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六十九章 抽签

第六十九章 抽签

    三天了,已经三天了……终于第三天了!

    我不知自己是在欢喜还是哭泣,或者是喜极而泣——不是我分辨不出自己的感受,而是我已经差不多木然了,而且,我甚至不能伸手来确认自己的脸上是否有泪痕!

    是的,我被绑住了,但这并不是什么绑架,仅仅是我自己和雅典娜商量的结果。 .COM但是事情的操作者——椎,显然是别有用心,竟然把我绑成了耶某人的经典十字架造型,然后还颇为精巧地四十五度后仰倾斜固定……幸好他没有打算拿镜子来消遣我。

    至于为什么我有这种要求——事情的缔造者,还是椎!给我擦的什么狗屁膏药!当天深夜就双手奇痒无比,把我从熟睡中惊醒,甚至之前还引出了个貌似双蛇缠手的梦!而椎显然是早有预料地拉着雅典娜一起破门而入,才按住了不心滚下床的我……还好,我没有裸睡的习惯。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因就是那药——促进局部新陈代谢,功能强劲,某医疗协会认证,格斗家专用,物美价廉,独家秘方,专利所有……

    妈的!看着那牛气冲天的明书,我在痒得有气无力间挤了句:“怎么没有有这副作用?”

    “正因如此,才是格斗家专用。”椎举着明书,教孩子般地在我眼前晃,“你就当是对你忍耐力的考验——格斗家需要面对的可不仅仅是伤痛。”

    我哭笑不得:“还有其他隐含事项没有?对了,我还得忍多久?”

    “放心,我的本事。”椎大义凛然,“三天。三天后,我们的比赛就会开始,而你,当然也就解脱了。”

    “你……”我咬着牙好久,“等我好了,一定会报答你的!”

    “不用这么做,我们还这些虚礼?”某人一笑而过,“如果你真有力气,下场比赛打头阵就是了。嗯,……雅典娜,我们回房睡了?”

    ……又得这么暧mei!我恨恨地斜眼盯着他的背影。突然,一清凉如一滴甘露降入湖面般在我手上扩散……是一直沉默着的雅典娜:“合冰,忍忍。要让你恢复完好,三天内也只有那药了。你放心,给你订做的衣服我会替你取回来的。另外,刚才我输了儿精神力在你手臂上,今晚你应该可以对付过去。明天等到了主会场的休息房间,要不要我们把你绑起来?”

    “……绑。”我很无奈,一方面不好意思再接受她输入精神力,特别是在她也受伤的时候,但是,这所谓的副作用……真他妈的不愧是格斗家专用!

    于是乎,我成了可怜的人。

    没等我回忆家感叹多久,房间的门开了。光线肆意地涌入,同时显出雅典娜的身形:“合冰,好了吗?”

    “是的。”听着她温温的声音,似乎这三天的苦也不过如此,或许更多的是因为那已经是过去时了。

    “那就一起去吃早饭。”雅典娜替我松绑,“顺便走儿路活动活动……昨晚你睡着没有?”

    “还行吧,应该不会影响比赛。”我稍微舒展着身体,“对了,我们的对手是哪个队?”

    “不知道。今天早上九主会场有开幕式,然后现场抽签分组。”雅典娜往门外走去,“好了,你快去洗个澡吧,我等你一起去餐厅。”

    ……主会场的餐厅果然豪华,但我连个大概都没有看清,因为我显然更关心另一件事情:“雅典娜,我的手怎么会这样?”洗了澡之后,我的双手竟似婴孩皮肤般的洁净!

    “这也是副作用呀!”雅典娜弯着手指戳我,“怎么样?意外吧!不过很可惜,这是药物作用,一旦停药,过一段时间就会复原。”

    “嗯……你,这是不是一种商机?”有麦卓的灌输,我脑子里一下迸出个想法。

    “呵呵,那得看你有没有足够的医学以及专利法知识了!”雅典娜随意拉我坐下,“你等等,我去挑早餐。”

    原来还是自助呀!

    独自坐着,那双手酥痒的时间恍似幻梦。这餐厅是入围格斗家专用的,但此时只有我一个人。难道,我们出来晚了?竟然连椎都不在。

    “来,吃饭!”雅典娜端着热腾腾的大盘子,“现在主会场已经在进行开幕式了。如果要看,就得快儿吃,还有,一会儿不定要比赛,你可别吃撑着。”

    “不看也罢。倒是我们,好象还从来没有单独吃过早餐吧?难道拳崇没有什么想法?”我玩笑着——反正神乐千鹤多半也不会这么早现身,“对了,我的新衣服呢?”

    “拳崇和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旁敲侧击了。”雅典娜调皮一笑,“至于你的衣服嘛,老先生最好等你成为一个高手了再给你也不迟,所以,我暂时保管了。再,你现在也买不起这么贵重的东西。”

    “那……好吧。”既然衣服的作用与人的能力挂钩,那我现在也的确拿来没什么用处,不过,“雅典娜,你可不能等我成了尖高手了才……”

    “谁知道呢?”又是那狡黠的声音,“吃饭!”

    没多久,我们从选手专用通道一路走去,出现在主会场的选手区,还没等我看清楚不远处有些什么人值得首先瞻仰,椎就跑着过来了:“你们可错过了!这开幕式办得可真不错!”

    “是吗?”我有些诧异,神乐千鹤当真想把KOF首先弄成是商业行为?

    “这个举办者真的很有商业头脑。”我的肩上有出现了白皙的手指,以及,紫色的指甲……“麦卓姐!”我有些欣喜地回头,却看了个空。

    “想我没有?”那迷人的声音又从身后响起。

    “想过很多次!”

    这回,她没有再捉弄我,给了一个春日般的微笑:“那么,姐姐我就亲自打败你好了,也能有个分寸。当然,如果不能相遇就别论了。一起去抽签怎么样?”

    “这个……”我犹豫着看向雅典娜和椎,他们对此倒不在意:“去吧,反正你的运气看上去非常好。”

    ……什么话嘛?我靠的是努力!

    有些不爽地想着,跟在麦卓身后:“麦卓姐,八神庵这个队长怎么不来抽呢?”

    “他不喜欢作秀。”麦卓漫不经心地。

    ……也是,不然还是八神庵么?“要是我们真得对手,你能在不伤到我的情况下赢吗?”

    “那也太不过去了吧?”麦卓回手在我脸上一拂,“怎么也要有儿视觉效果才行,不伤筋动骨就是了。”

    有她这话,我稍稍放心,打量起整个主会场来……不错,的确不错。远看之下和我所知道的很像,但精致了很多,而且,更多了些别的东西——比如,我将去的主席台。

    那是一块挺大的圆形平台,地面上刻着古朴而有些神秘的图案——应该是八咫镜?我看了看麦卓,她头:“果然那个巫女参与了。”

    哎!真不知道当麦卓发现自己称赞的“很有商业头脑”的举办者正是神乐千鹤时会做何感想……

    嗯,草薙京,坂崎良,Leona,金家藩,不知火舞,还有吉斯——我又有些激动了!哦,还有两个挺漂亮的司仪也在,等我和麦卓上了八咫镜平台后,其中一个就开始了讲话:“首先,作为上届KOF的冠亚军,日本队和八神队将分开,所以,两队将指定为1号和5号,不用参加抽签了,而其他队伍的代表请来抽签。”着,示意另一个司仪端起一个箱子。

    我看了看每个人,似乎只有金家藩最配合,他第一个过去,抽了6号。

    “我是不是该为韩国队默哀?”我声问麦卓,得到了银铃般的笑声:“不用,我应该可以保证不出人命。”

    这笑声似乎大了一儿,所有人都看过来,而金家藩更是直接走过来:“这位是麦卓女士吧?难道你认为韩国队不值得做你的对手?”

    “去年的结果让人记忆犹新呀!”麦卓无所谓地笑。

    “今年的韩国队已经不同了!”金家藩大声。

    “今年的八神队也不同了!”麦卓依然无所谓。

    “赛场上见分晓!”金家藩甩出话,大步地下场。

    麦卓朝着他挥手:“对了,希望你们不要打败我,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不出人命哟!”

    有了第一个,事情就顺畅了。不知火舞抽了8号,坂崎良抽了4号,然后是吉斯的7号——其实,在我看到的来,这个黑社会BOSS还是挺有风度的……

    “你怎么不去抽签?”Leona突然走过来问我。

    “你不也没抽吗?”似乎Leona变漂亮了……哦,是耳环!不过,我突然想起,这不会是炸弹吧?有狐疑起来。

    Leona摇头:“我讨厌这种事。”

    “好把,反正我不在乎。”我走过去,把手探进箱子,“无论八神庵还是草薙京,我们现在都不是对手。”着,我随便抓了个球——是3号。“看来,你们将在揭幕战中被淘汰了。”

    Leona动动嘴角:“我是军人。”

    “那么,我先回选手看台了,我会为你加油的。”呵呵,真是个酷酷的女人,我有些心血来潮,“对了,草薙京虽然无法战胜,但面对二阶堂红丸时,你最好注意儿他的腿,如果,压制住了,应该可以轻松取胜。”

    Leona沉默不语。麦卓却不信:“你很了解?”

    我神秘地笑,往场下走:“谁知道呢?难道你要为决赛做准备?”

    “不可以吗?”麦卓爽朗地笑,“倒是你自己,不要又挨上什么霸王翔吼拳。”

    “那次是巧合。”

    “不管巧不巧合,细的失误总是大祸的根源。”麦卓拍拍我的头,往自己的队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