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章 日本队VS雇佣军队

第七十章 日本队VS雇佣军队

    当我回到雅典娜身边时,会场中央的擂台上已经是大门五郎与克拉克对峙着。 .COM而随着裁判“fight!”的发出,那两人不约而同地缓缓朝对方靠近——真不愧是两个投技高手呀,呵呵!

    先出招的是大门五郎,一记轻拳探去,怎么看怎么像是试探。而克拉克根本没有理会,直接几下机炮拳挡退,然后倒高不低地跳起来,会是什么招式?我没看出来,但大门五郎已经在瞬间出手——出云投!这招应该对空能力很到位的,但是……对手是克拉克的话,也许没那么简单……果然!空中的克拉克压根没有主动出击,而是抓住了大门五郎伸来的手——凝固汽油弹!

    两个强悍的投技相互击中,并没有像游戏中那样分别倒飞开去,而是两人缠在了一起——紧接着就像是街头孩打架了——如果从外行的眼光去看的话。而我,对于学过藤堂流的我来,他们在地上缠绕着翻滚般的每一个动作我都看得出一些意义来,甚至隐约觉得那就是某个“著名”招式,只不过动作的变化幅度有些大而已。

    不过,他们还真是棋逢对手,看得我都觉得兴趣索然了都没有分出胜负,仍然是胶着中,的的确确的“胶着”!

    终于等到裁判那可爱的声音:“时间到!日本队与雇佣军队平局,请双方各自的第二选手上场!”真是美妙的声音,至少对那些外行观众来是吧?没人喜欢看自己儿时的打架模样。哪怕是能看出些门道的我……

    第二场是二阶堂红丸VS拉尔夫。显然这两个人的性格很是不同,一个粗犷而豪迈,一个优雅而……好色,我实在没法对某人对场下做花式飞吻的夸张动作做其他解释,特别是知道其一些出名历史时。

    不过,两个人在比赛开始的刹那,神色就变得差不多的兴奋了。拉尔夫踏前一步,高高跃起——急降下爆弹!

    怎么会是这个?破绽呀!我不解地看向雅典娜,却见她神情关注,算了,继续看吧!

    二阶堂红丸退后一步,在急降下爆弹落地的时候开始侧身——反动三段蹴?那拉饵夫不就危险了?

    结果,我猜对了开始,却不懂结果——拉尔夫落地后没有向后空翻,而是直接向前一滚,刚好硬乘住反动三段蹴的第一击,却有了近身的机会——超级阿根廷攻击!

    二阶堂红丸被抛到了空中,而拉尔夫没有去接,反是退开两步,蓄势待发,他究竟要干什么?我有些眩晕——今天的拉尔夫的动作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原来是拉尔夫踢!是想把对手踢飞出场外?他有那么大的力道吗?要是有,二阶堂红丸不会重伤吧?我反正是不敢拿自己的身子骨去比较了。

    二阶堂红丸是落了下来,但并不是自由落体,他早在右拳上聚着电光,当拉尔夫踢打来时,那满是电的拳头也伸了出去。有多少电压呀?似乎都看到电弧了!

    虽然有些远,我还是听到那撞击的响声。二阶堂红丸飞出了场,但是拉尔夫更是不轻松,刚才的雷光拳打在了他的腿上,此刻竟站不稳了!

    “雇佣军队获胜!”裁判的判定完全没有让二阶堂红丸有什么不开心的,他做着潇洒的动作慢慢离场,却向日本队的休息区瞥了一眼——那是绝对的信任的眼神,难道……这是一种策略?

    当草薙京走上擂台时,不仅半片看台沸腾了,拉尔夫也直接弃权,甚至需要克拉克上来扶他离场!看来,对二阶堂红丸的估计得修正一下……

    嗯,果然是英姿飒爽!当Leona踩着极有节奏的步伐上场时,我不禁眼前一亮——近距离看她更多感觉她是个喜欢扮冷酷的军人,而远出看去,看着在擂台上的她,还是那么酷,但是品味那感觉,却分明吸引人多了!

    不知是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Leona看着草薙京的神态没有什么不妥,而那右手已经按着后腰上挂着的匕首柄,很专业地戒备着,如她进行所有的任务一样认真而无惧。

    “fight!”

    草薙京的动作很快,虽然比不上八神庵,也让人有来不及防御的态势——在一个暗杀炎之后,一记胧车从空中飞压而去。

    涡旋发射器!Leona后退半步,双臂张开,那朦胧的大圆球就挡在了自己和草薙京之间。而且,Leona的右手又在第一时间按住了匕首柄。

    草薙京中途变招为奈奈落,在涡旋发射器前面三步落地,恰好是暗杀炎到达的时刻——耀眼的碰撞之后,草薙京的暗杀炎竟然和Leona的涡旋发射器不分伯仲地抵消!

    光芒刚刚散去,一个匍匐般的身躯快速地窜向草薙京——是Leona,威武军刀!

    而草薙京的反应绝对是一流中的一流,就在Leona欺到面前,匕首出鞘的时候,他打出了鹤摘!

    火焰在Leona身上燃烧起来,同时也逼得她倒退了三米多远。而此时,草薙京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琴月阳已经冲到!

    Leona没有犹豫,直接就是月光锯。但是,匕首虽然挡住了第一击,Leona还是被抓住了脖子——一声炸响!

    Leona腾空而飞,草薙京没有再追击,静静地看着自己的手,有两道新鲜的伤口,流着血——Leona的攻击虽然没有阻止到他,却也不是没有效果。

    “草薙京受伤了?”雅典娜很是吃惊,仿佛不信一般地看着我。

    “他就不会受伤吗?”我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

    “这就是你外行的表现了。”椎靠过来解释,“以草薙京的能力,避免受这种伤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除非,那个Leona的攻击的效果出乎他的意料,或者,他只有拼着受伤才能赢——无论是什么原因,都只能证明Leona的实力非同一般,当初KOF94时,草薙京可是完胜的。”

    场上,Leona已经挣扎着爬了起来,是的,那动作是挣扎。嗯?有血?Leona的脖子上有血!

    是草薙京的血还是她自己的?如果是她自己的,那就遭了!疯狂之血呀!

    不对,看样子很可能是她自己的!我一下子焦急起来,要是Leona在KOF96就暴走了该怎么办?

    草薙京可没有什么顾虑,他多半是察觉出危险的味道,毫不犹豫地冲过去——毒咬,罪咏,罚咏!Leona又腾了空。

    不过,这次Leona不是落下,而是……V字金锯!

    草薙京几乎没有反应时间,但他还是情急之下打出了鬼烧。没错,鬼烧能防空,但是用鬼烧来打V字金锯恐怕也太托大了吧?

    正当我想着,V字金锯已经打在了草薙京的身上。咦?鬼烧没有完成?草薙京根本没有离地!这是……大蛇薙!

    “砰!”

    Leona这次是真的飞了,飞到了场外,被一个快速的身影接住——是麦卓。

    而草薙京,正按着自己血流不止的左手,一动不动。

    整个会场静悄悄的,连裁判都忘了话。麦卓飞奔到我这里:“雅典娜,拜托你赶紧给Leona治疗一下!她现在有生命危险!”

    “是吗……”椎刚想询问就被雅典娜拦住:“我尽力。不过,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治。只能保证不死而已。”

    “那就够了,只要能让她在一分钟内不死就可以了。”麦卓焦急而有些欣喜,“雅典娜,拜托你了!”

    趁雅典娜双手按在Leona胸口的时候,我拉过麦卓,声问:“为什么不叫八神庵救她?那样更‘门当户对’一儿。”

    “庵现在不在这里。”麦卓有些为难。

    “哦。”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我顿时明白八神现在做的事情是需要隐蔽性的。

    事实上,没到一分钟,Leona就清醒了,却非常的虚弱:“谢谢。”然后死死地盯着麦卓,“为什么我会这样?”

    “你迟早会明白的,不过现在,你还是好好休息。”麦卓勉强对她微笑着,“合冰,Leona暂时拜托你们照顾,我去找庵。”着,变快如鬼魅般地不见了。

    我看了看擂台上慢慢开始移动的草薙京,很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却看到Leona迷惑而不甘的眼神,只好伸手轻轻替她稍微整理破烂不少的衣服:“我也不知道,不过,就算以后你要杀我,我也得好好照顾你的——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