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七十七章 无奈的八稚女

第七十七章 无奈的八稚女

    “庵哥哥!”香澄欣喜地回头,一下蹦了起来,“我……我想证明几年来我的……我的……”声音越来越,但脸仍然昂着,怔怔地看着八神庵。 .COM

    八神庵无言,但既然他不顾规则地上场了,那么就算麦卓认输,现在裁判已经在催促麦卓下场,好进行最后一局比赛——不管怎么,八神庵也算决定面对香澄了,但他会怎么做呢?我好奇,带着King往擂台边上靠。

    “庵……”麦卓左右瞧瞧,终于还是下场,“香澄还是个孩子。”

    八神庵没有答话,只默默地看着香澄,知道裁判喊出“fight!”

    “庵哥哥,我……我来了!”香澄深吸了口气,仔细地盯着八神庵,双手护在胸前,没有破绽——是的,在我看来没有破绽,只不知在八神庵的眼里会是什么样子。

    八神凝看了许久,终于动了,似乎有一丝笑意——暗杀炎!

    香澄双手微微向下一抖——降破!不仅抵消掉了暗杀炎,而且整个动作几乎和没动差不多。

    想不到她发招有这么迅速,平时虽然有保留,但真正较真起来……有些感慨地偏头对King:“看来,这一年你落下了很多呀!”

    “但我的成果并不比他们。”

    “算是吧……我还得努力。”看着King的眼睛,我有些埋怨自己。

    不过,先看比赛——只要有八神庵出场,总是精彩的,我相信。

    八神庵突然冲了过去,眼花缭乱间从香澄身旁穿过。“King,你看清楚没?”我喃喃地问,却得到她同样无奈的声音:“没有,我只看到八神庵有个出拳的动作。”

    “不错。”八神略微赞赏一句,转身又向香澄冲去,速度仍是那么快!我仅仅看到八神的身影在香澄周围无规律地游走,特别是那一头红发,如一盏暗灯飞舞。

    大概持续了一分钟,这种纠缠终于起了变化——八神庵拉着香澄的左手向身后一甩,是屑风;但同时香澄的右手架住了他的手臂,是杀掌阴蹴!

    结果,两个人相互间的力道让彼此都摔在地上。不过,也不算摔,确切的是就地一滚,又站起来对峙着。

    “你成长了。”八神庵拍拍衣上的灰尘,“但是……”

    “不,我其实不是什么高手。”香澄打断了他的话,“只不过你的每一个动作我都知道下文,你的速度对我来是优势,却不是胜势。”

    “你……”八神庵有些迟疑。

    “当初你在我家的时候,你每一次练习我都在场,你的没一个动作我都记忆犹新。在很多细节上,我比你更熟悉你自己。”香澄自豪地,“你在千锤百炼的时候,我记住了你的每一个到连你都不知道的习惯。”

    八神庵没有话,但整个会场早已轰动。毕竟这种隐约可以当作表白的话绝对是明天的谈资,而此刻则更有时效性。

    “……你觉得你能赢?”八神庵没有接着她的话。

    “不能。”香澄洒脱地摇头,“不过,你也不能打败我,除非是……八稚女。”

    “所以你该下场。”

    “不,我想试试。”香澄决然地,“今天是我难得的机会了……”

    “你确定?”八神庵突然并手双举——八稚女!

    距离很近,眨眼间就袭到香澄——哦,怎么可能!八稚女被架住了!香澄把八神庵摔飞出去!

    “庵哥哥,我不是女孩了,”香澄更加仔细到防备着,“不是真正的八稚女对我没用的。”

    八神庵直直地落定,沉着脸,一言不发。

    全场都安静下来,等待着他的动作,连一直存在着的那淡淡的背景配乐也停了。

    “合冰。”八神庵叫我的名字,却没有看过来,“叫救护车。”

    也许在观众看来这话莫名其妙,但我却知道八神庵终于决定了——不是因为我作弊,而是我也试着用过八稚女,全力使出来是难以主动停手的。

    “好。”我答应着,却把这事拜托给King。

    “香澄,你要想好……”八神庵的话又被打断:“庵哥哥,我不会退缩的。”

    “你会死。”

    “我是格斗家。而且,我已经长大了。我希望的是和你……”

    八神庵挥手止住她的话,闭上了眼,静静地站着,等待着。

    过了好几分钟,但全场的人都没有什么话,因为仅仅是八神庵这么站着,也是一股摄人的气势。

    突然,远出若有若无地传来了救护车声,仿佛倒火索一般,八神庵的身形已是屈腿举手。哦不,那只是一道残影!

    香澄已然倒在地上,而八神庵正趴在她身旁,十指纵横,血花飞溅……突然,他回头一望,无形中与我相视——这脸,这恐怖的脸色;这眼神,这……我不懂,其中包含的太过复杂,没等我回神就已经回头。

    “梆!”“梆!”“梆!”八神庵的双拳重重地砸在香澄身上,激起紫色的火焰——一切,终于停了下来。短短几秒,却似乎太长……

    ……救护车真的有用吗?我发着呆,但King已经跳上去把香澄救了下来……真的有可能救吗?我茫然地看去,只见香澄……这还是香澄?几处深可见骨的伤口汩汩地冒着鲜血,那一身的烧伤更是弄得不成人形……

    King麻利地处理着,而不远处已经有医务人员冲了过来……

    我没有理会身边的事情,只看着蹲在擂台上的八神庵,不知道他是否还清醒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慢慢站起来,长长地叹了口气,手上燃起紫焰,在全身拂了几下,边蒸干了所有的血迹。

    “八神队八神庵获胜。”

    裁判似乎反应过来,忠实地进行自己的工作,但全场却仍然没有人发声,倒是King拍了拍我:“还好,及时给她止了血,而且,来的救护车可是超级装备,竟然有液氮保存室,香澄应该死不了了。”

    “那就好。”我不痛不痒地话,几乎没有经过大脑——我的心思仍然在八神庵那里。

    “下面,请日本队与八神队一起到擂台上来!”就在这时,八咫镜平台上的司仪突然发布了有些奇怪的要求——难道,真正的主旋律终于要演奏了?

    我猜测着,不由稍微拉紧了King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