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三章 别了,高尼茨

第八十三章 别了,高尼茨

    那人是……吉斯!

    一时间我不知道吉斯是怎么跑出来的,但他那伸手探向高尼茨的胸口却够不到的样子多半是打算偷袭!心思一转,我的余光中便瞥见了分别被拉尔夫和克拉克缠住的Mr.Big和克劳撒。 .COM

    “既然你这么想要,我就给你!”高尼茨狂怒地高叫起来——黑暗哭泣!

    仅仅一秒钟,吉斯……已经是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而高尼茨早已丢弃了他,化为一道穿梭于众人之间的残影,快得连八神庵也来不及反应。

    当他最终停下来时,竟是抓住我的脖子!其实我是没看见他是怎么停的,仅仅是突然感到自己离地了,紧接着就是高尼茨那迅速从狰狞化为安详的脸,然后……

    ……

    连绵至天际的芳草地,稀疏的几棵生机勃勃的树,远处的山脉是郁郁葱葱的森林,天色正是傍晚……

    这里是……是什么地方?我很是茫然。

    “合冰,这环境还不错吧?”这是高尼茨的声音,他正在我的身后,“其实这些东西都是虚幻,但是为了不让你感到恐惧,我便让它出现,其实……我很喜欢这样的景色。”

    有些吃惊地转过身,只见高尼茨正温和地笑着,那古朴的蓝色长袍如此洁净,完全没有刚才打斗的痕迹。

    “这里……哦不,这是怎么回事?我在哪里?”我还是问了出来。

    “我们是在用意识交流。”高尼茨爽朗地,“不过,这一切是因为我强大到可以创造一切。”

    “不可能吧?”我不信,要是真那样,高尼茨还会输么?

    仿佛知道我在想什么,高尼茨头:“是的,我被三神器,还有那丫头打败了。但是,此刻的我却能够创造一切……只不过,这一切仅仅是虚幻罢了。”

    “虚幻?”我有些不能跟上他的意思。

    “在这一刻,我的能力超过了我的主人。但是,主人可以影响现实的世界,我只能在这个自己构造的世界里摆弄;不过,对于你来,我的强大是史无前例的。”高尼茨的话的内容应该是豪迈的,样子却分外凄凉。

    “史无前例?”

    “是的,自古以来,八杰集中还没有谁选择放弃轮回。”高尼茨伸出手掌,带起一股的旋风,几枚枯叶在其间盘旋,“在这之后,世界上还是会有暴风,却再没有高尼茨……不过,比起我们将谈论的事情,我们剩下的时间算是无限长。”

    “谈论?谈论什么?”我不明白。

    “呵呵,慢慢地你自然就会知道。”高尼茨托着那些叶子慢慢飘飞,“这毕竟是我的回光返照,总得好好品味一下……首先,你也知道,我的主人在他的空间里能够解读别人的思想,而我现在同样也有这个能力,”没有理会我惊异的表情,他继续着,似乎很有兴趣,“你知道我在你的思维里读到了什么吗?”

    “作为一个属‘穿越’的人,我的经历在这个世界的人眼中肯定是很精彩的,你也不能免俗。”我无奈地,“但是,那又怎么样?”

    “属‘穿’的?”高尼茨大笑,“自以为是也是人的原罪呀……算了,不管怎么,我得感谢你,你给我所带来的让我觉得我的放弃物有所值。”

    “什么意思?”不得不,自己的思维被别人了解比**更别扭。

    “哈哈……从什么地方起呢?”高尼茨笑得有些岔气,“好吧,就先那个什么NESTS组织。想不到草薙家的子会这么凄惨……也算是报应吧!不过,真的是悲哀,我族和三神器之间两败俱伤后竟然让那样的家伙竖子成名,什么草薙京军团?什么人类的神?可悲!”

    “你放心,既然我出现了,我就不会让你这样的前辈在下面看笑话。”

    “那么,面对打算利用我族力量的那些家伙呢?”高尼茨继续追问。

    “这些问题就不用纠缠了吧?”我摇头,“反正你知道我的想法,知道我的本性,我的行为也就那种类型,将来的作为仅仅是在一些细节上有偏差而已。”

    “嗯……也好,我们就来谈谈具体的事情。”高尼茨头,“我要你完成我族的理想,这也是你自己的理想。”

    “我?我算什么?比起你们,我不过是只蚂蚁。”我有些发笑,但更多的是笑自己的无能。

    “现在的你不行不代表将来的你不行,”高尼茨又窥测了我的想法,“当然,我是不会让你突然来个什么飞跃的,也不会让你继承风的力量,事实上,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成为八杰集的一员。而且,我族的理想……那些所谓三神器!”

    看着高尼茨含恨的样子,我有儿忐忑,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也许根本就是一个错误:“三神器……历史的真相究竟是什么?”

    “历史的真相?真相被歪曲了千年便成了谎言。为了让人类支持自己,那么多年来,三神器们把历史的贞操糟蹋的了多少?什么三神器?归根结底不过是大自然的杰作之一罢了……而现在的三神器呢?只能让他们的先祖蒙羞!你记住,事情往往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其他的……你问我的主人吧!如果到时候你有足够的能力的话。”话间,他目送远方那最后的晚霞褪去,又转身注视新生的圆月。

    “我尽力就是了。”我虽然答应,心里却很是没有底。

    “另外,我要求你照顾好Leona那丫头,一辈子。”高尼茨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什么!”

    “你刚才的演讲不是很精彩吗?你不是对她很有好感吗?那一刻你不是在心里为她定格了吗?”高尼茨此刻完全没有一个牧师的自觉,“难道Leona不是一个值得去爱的女孩子?而且……”他暧mei地一笑,“我比你更清楚地知道,你这样的男人万中无一,是女人最好的归宿,虽然……在经历伤痛之前,女人一般是不明白的,但这也更是Leona需要你去爱惜的原因。”

    “为什么?凭什么?”我的话很简单,很坚决,“我已经和King在一起了!”

    “那个有些像男人的法国美女?”高尼茨摇摇头,“她对你的感情倒是很真挚,你现在对她的感情也算真挚的了。但是,你们感情的开端有作弊的嫌疑,就算没有你,她也不是没有未来。而且,既然你打算改变将要发生的事情……其实你已经改变,那么,你就得为之付出!而且……”他有些黯然地,“正如你演讲时所,一个人要有自己的生活,所以,在完成宿命的理想时,让自己有一个幸福的过程也是应该的……知道我为什么要放弃轮回吗?其实……我,也倦了……忠诚是一种美德,但长久地轮回失意,即使是八杰集也不容易煎熬……”他突然坚定地看着我,“我已经让Leona那丫头够凄惨了,你需要替我补偿,你得爱上她!”

    “你想干什么?”我不安起来,因为他自信的笑容。

    “你也知道,我很早的时候封印了Leona的一些记忆。”高尼茨又在窥测我的思维,“不,你放心,我不会仅仅是封印你的记忆那么简单。其实封印本身就是为了再一次打开,从某种意义上,那不过是一种保存的手段——这样的技术含量是不够我将做的事情的。别忘了,在这里,我无所不能!”似乎很是享受惊吓我的乐趣,他竟然将天色立刻变成了子夜,还吹起了扑面的长风,“会让你忘记的仅仅是我们现在的一部分交流,另外,我会在你心灵的深处做一儿稍微的修改,对了,我还得给你制造一些似是而非的印象,好让你在探寻武道的路上有些直通车……”

    看来他是真的打算那么干了……我很是无力,却只有接受:“随便你!我认了,就当是间接谋杀你的报应,”着,我躺在草地上,那一些幽香真是令人心沁……哦不,这是Leona的气息!

    “你……”我猛地爬起来,瞪着他,最后还是放弃,“趁现在还有时间,问个问题行不?”

    高尼茨早已知道我的想法:“八稚女这样的招式如果想运用自如而不丧失自我,如果不是我族之人,则必须要正常释放疯狂之血——这样的事情难度太高了。其实这和所谓的三神技一样需要血液的摧动……对了,多告诉你一:三神技之中,无式其实很简单,却是最强,八酒杯最复杂,却最弱,究竟为什么,你自己去思考好了。这算是命令你的回报,你不是希望成为一个尖高手吗?”

    “我真的可能吗?”尖高手,对现在的我像是海市蜃楼。

    “怎么不可能!”高尼茨哈哈大笑,“要是你没有这种资质,我也不会拜托你。让我来你已经有了的每一次飞跃——在南镇,那两个女人训练了你半年,虽然没有什么结果,但让你的身体的忍耐能力大大加强;于是,当你被草薙葵烧伤时不仅暂时挺了下来,并且几天之后草薙葵为了救你用了自己的一滴血附着在你身体中,如果是平常人,早就被草薙血弄死了,但你因为那些训练而足够活下来;再之后,极限流的霸王翔吼拳也是让常人立毙的,但是,经受过草薙血洗礼的你的体质已经不是常人可比,加上那些女人七七八八的理疗,能够复原甚至反而变强,可以是个合理的奇迹!而现在,你已经有了一个强者的根基,虽然……那一滴草薙血很让人看不顺眼……话回来,你也不怎么感冒草薙家,不过,命运嘛,总会有些尴尬。”

    “你是……那个时候,是草薙葵救了我?”我很是吃惊。

    “是的,根据你的记忆,除了她,不可能是别人。她一共救了你两次。”

    完,我们竟都沉默了,却也的确一时找不到话题,便无言地欣赏起月色,直到他打破寂静:“好了,我放你回去了。在最后的时间里,我想一个人……你放心,我们的交流通过思维,所以在现实中经过的仅仅是一瞬间。”着,高尼茨一下不见了,倒是远方的山巅出现了一个伟岸的蓝色身影,虽然很远,却看得真切。

    “记住我要求你办的事情,还有……照顾好那丫头……一生。”

    随着高尼茨断断续续的话逐渐远去,四周的景象也慢慢淡化消失。

    别了,高尼茨……我似乎有些舍不得,大概,这样的一个人当你真的了解他时,总能品尝出一些独有的魅力。

    不过,想到他对我的思维做了未知的手脚,想到他竟然乱鸳鸯谱,虽然感慨,却也下着决心——从现在开始,我也有了一个宿命,姑且称为高尼茨牌的宿命好了……但是,为了King,我一定要摆脱它,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