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五章 还是暴走了

第八十五章 还是暴走了

    我们走得挺快,因为Leona在这狂风之后的阳光下披着这么多衣服很容易引起行人的注意,而我也担心事情在大街上变糟。 .COM

    藤堂道场此刻是没有人的,但幸好以其规模还不至于只有一个门,我们也便能在没人看见时翻了进去。当然,就这高度和难度,一般的毛贼肯定是无可奈何,我甚至怀疑有这么一堵背街的又刚刚好我这个半吊子翻得过去的墙是不是为了时侯的香澄能够翘家出去玩而产生的……

    带着Leona来到我常去的后院草地,其实我更愿意去室内,没有面衣一直待在外面也不好,但是现在有钥匙的只有我的卧室……想想,还是算了。

    “现在,做什么?”见我停下来,Leona终于忍不住问。

    “等待。”放开手,我熟练地躺在草地上,这泥土的气息真舒服,“如果你感觉有什么不妥,要及时告诉我。”

    “你?”Leona很是不信任,却也抱膝坐在我旁边,“你能做什么?”

    “我承认我不是什么高手,就像在面对高尼茨时我能做的不过是煽风火,”也许我笑得诚坦,但看到Leona那忧郁的样子时也是一丝心痛,“不过,现在,你的伤口虽然愈合,却肯定还是虚弱;而我,最有心得的恰好就是我们身处的这个流派——藤堂流!对付没有绝对力量和速度,仅仅靠渴求血的本能时的你,我并不是废物。”

    “你?”Leona摇头。

    “是不是这样到时候就知道。哦,对了,把你的匕首暂时给我,好吗?”这东西太恐怖了,“不然,容易误伤。”

    “我的攻击并不局限于这匕首,”Leona有些迟疑,“你拿去也没用。”

    “不,我的目的不是削弱你的战斗力,只是……”这原因终有些难为情,“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的匕首不只一次地在我脖子上比划,我很有些心理阴影……”

    “……我,”Leona有些脸红,“我是军人。”

    “我知道,那对于你来是任务……但是,除了这话你不能儿别的?”我有些恼火,却又立即意识到她除了这个伴随自己多年的借口,几乎没有什么还可以依靠,“……对不起。”

    “你没必要道歉。”Leona还是有些不自在……也许是言不由衷。

    “什么时候,你可以丢掉这个借口,有一份依靠,告别孤独?”我自言自语般地,看着天空的浮云,其实是不敢看她的表情,毕竟这是她的苦楚,“一个人的生活,并不好。”

    “我?”Leona的声音低沉,“除了怕我的人,就是恨我的人。而义父……他要我成为一个军人。”

    “不会吧?”这样阴暗的心理……希顿的教育方针也未免……“那么,拉尔夫呢?克拉克呢?”

    “他们?他们……”提起这两人,Leona的语调一惊,旋即一喜,却又一叹,“谁知道呢?以前他们不过当我是个孩子,现在……”

    转过头,正见她迷茫地看着草地,头有些埋着,蓝发挡住了脸庞:“至少,你有他们。”

    “有又如何?他们根本不用怕我,也几乎难以看到他们……两个战友而已。”

    “你是……需要一个真正的朋友?”我渐渐明白了她的寂寞,“那么,你觉得我怎么样?如果你不觉得我是高手,如果你不认为我别有用心。”

    “你?”Leona沉默了,歪回头盯着我,突然“锵”的一声抽出匕首,指着我的鼻尖,“你确定?不怕我?”

    “……你呢?”一瞬间,我的冷汗就遍布全身——我似乎太得意忘形了,现在的Leona和没有经过拉尔夫、克拉克两位大叔的开导,还是颗有心理问题的不定时炸弹!“如果有人用匕首威胁你,你怕不怕?”

    “我会反抗。”

    “若是无法反抗呢?比如我现在这样。”我似乎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寻找对策。”

    “那是因为你长期经历军事训练。而我是普通人,不怕,是不可能的。”Leona没有表情的脸简直是一种压迫,难道是审问犯人的习惯?“按照你的习性,你能得到的是战友,但你需要的,是朋友。”

    “有区别么?”

    “当然有!”虽然Leona的语气有些疑问,但这刀尖仍跟踪着我的性命,“人一辈子拥有的不仅仅是军队的生活,普通人的世界不像战场上那样简单,纯洁,却同时又更加丰富多彩。如果动不动就比划军械,你能期望别人给你那些你所希望的温情么?友情,是需要以友情作为回报的。”

    “不懂。”良久,伴着这话,Leona终于松手。匕首落在我的胸膛,刃尖儿贴在我的颈上,那透过衬衫而来的冰凉着实吓我一跳:“你干什么?”

    “你不是要我把匕首给你吗?”Leona微微一笑,让我的怨言与后怕随风而逝。

    握着她的匕首,感受这柄上她所残留的温度,那匕首的背上浅浅地刻着一个“L”,反映着阳光:“高级货?”

    “也不算精品,”Leona微微摇头,“只是从用习惯了。”

    “我却不习惯,或许是它给了我太多可怕的记忆。”着,随手一扬,匕首钉在了几十米远的一段树干上,“再,藤堂流也不需要兵器。”

    Leona望着自己的匕首,回头恨我一眼:“你得给我捡回来。”

    “我会的,在确定没事儿了之后,因为我得成为你的朋友。”我感慨地笑——这样普通的事情对她而言却是如此的希罕,“不过,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感情。所以,要当朋友,我们总得需要儿经历——这可不像执行任务那样单行道。”

    Leona没有话,只看看我,又盯着脚边青草。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我拉下披在她肩上的面衣,盖在自己身上,重新躺好,“十一月的东京真冷。”罢。拉住她的手,“从现在开始,等待。就当是静坐好了,只要你不毫无征兆地把我杀了就行。”

    “不会。”

    有了她的承诺,我稍微静下心来,猜测那废墟般的赛场上将有什么发展。其实我更在意King,害怕Vice突然忍不住,宁愿暴走也要跑回去……那应该不可能,大概是我关心过头了……

    倒是麦卓,她真的给神乐千鹤治疗了吗?八神庵究竟暴走了没有?还有……那个敬业的漂亮护士不会被波及吧?对了!椎的伤势……雅典娜不会把我的格斗服留在会场房间吧?天!那儿已经……我未曾谋面的格斗服啊!

    ……

    胡思乱想了很久,直到Leona的手突然动了,偏头看去……她根本是全身都在颤抖!

    “你……感觉怎么样?”我抓紧她的手,翻身爬起来,却见那蓝发正在逐渐变红!

    “我……”Leona捂着头,强撑着想什么,却喷出一口血来,洒在我的脸上。

    不能犹豫!我侧到她身后,把她的手脚锁在一起,按在地上——应该不能动弹了?“别吓我,快好起来。”

    可惜,我的愿望不过是一个愿望,Leona终于死命挣扎起来。但幸好,藤堂流的招式毕竟经过千年的洗涤,力气不够大的我还是控制住了局面……

    ……

    “……咳……放手。”当Leona那代表清醒的声音和蓝色的头发出现时,我也筋疲力尽了,哦不,应该是体力透支,连带着还有了不少伤痕。

    “终于……”放了手,跌坐在草地上,喘着粗气,看到Leona蓬头垢面,血污斑斑,衣衫不整,虚弱不堪的样子,我不由笑了起来,“怎样?好了吧……我们这样子……像是玩了……场……**?”

    “你……”Leona整理着仪容,有些恼羞,“我的恢复能力比你强,要不要一会儿我来导演**的下半场?”着,双眼在我身上瞟来瞄去……什么**?她盯的地方分明是用刑的好位置!

    “我……错了行不?”不定那是她专业中的强项!

    “那,你去把我匕首还我。”Leona轻笑如春风,却搓着手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我。

    “我这就去!”大概,此刻我的样子是惊弓之鸟……

    可是,就在我快奔到那树干时,一股燥热蹿遍全身,痛楚剧烈而突然地让我身子一软,然后……

    似乎,我很不雅观地倒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