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八章 绝世高手的条件

第八十八章 绝世高手的条件

    是的,神乐宫真的是应有尽有,连摩托的大型电动都有储备……好象这个本不该出现在这种贵族般的地方了?算了,谁叫她是神乐家家主?

    想着,我死命却事实上很轻地抱在神乐千鹤的身后,就这晃动程度,现在的我也是够戗,或者她以前没有什么载人的经验,而此时这便成就了她的兴趣……但愿是三分钟的热情吧,不然,这些日子我就惨了。 .COM

    不得不,神乐千鹤的一头黑发很漂亮,完全可以给洗发水打广告,哦,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是她自己旗下的公司外加是她心血来潮。而在她身后的我嗅着这发香……还有我自己的汗水,感觉又挺别扭——运动的人是她,但流汗的却是我,我的体力呀……

    不过,神乐千鹤骑摩托的确很了不起,细细看她的水平,无论纯粹的速度还是艺术般的技术都是尖的……应该是,反正感觉比那些好莱坞大片里的特技强多了。可是……

    “千鹤,够了呵?我真的快要摔出去了!”我的苦苦哀求完全没有效果,她依旧全神贯注地盯着前面的大频幕。

    终于,几秒钟之后,力气耗尽的我在她一个急转弯时飞离了后座。但在落地前的一刹那,我定格了——是神乐千鹤,她已经下车,轻轻拎着我,靠在车背上。

    “有我在,怕什么呀?”那表情如同在看学龄前儿童……

    “我现在怎么也算伤员吧?”我努力站定,一步一歪地走向不远处的沙发,“有儿同情心行不?”

    “反正不会让你受伤。”神乐千鹤率先坐在了沙发上,“再,胆是当不了格斗家的。”

    “你……”我终于沉默了,郁闷地坐下——女人,都有不可用逻辑衡量的地方。

    良久,我终于决定转移话题:“千鹤,你我真的可以成为格斗家吗?”

    “当然可以。”神乐千鹤回答得很干脆,“连疯狂之血都弄不死你,至少明你与众不同。”

    “我是认真的!”虽然这是事实,但与我关心的事情没什么关系吧?

    “我也没搪塞你。不定,你现在可以称为大蛇一族了。”

    “不会吧?”有了儿疯狂之血就是大蛇一族,那我岂不可以凭某一滴血和神器挂钩?

    “怎么不会?”神乐千鹤一笑,“八神庵不是拥有紫炎吗?他同时也是三神器之一——拥有什么体质是一回事儿,选择怎么做是另一回事儿,Leona的例子不是你亲手铸造的吗?”

    也是……“对了,八神庵现在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慢慢恢复当中。”神乐千鹤有些低沉,“高尼茨太强了,八神庵那么强撑,根本是在赌命。不过,也幸亏这样,我才能活下来——欠他一个情呀!”

    “他本就是个了不起的人。”这话有些拍马屁,但也算我的真实想法,“而且,能够看那么多书……起码我是比不上的。”

    “看书?”神乐千鹤一愣,又摇摇头,“要不要去看看八神庵现在在做什么?”

    “什么意思?”我不懂她的用意。

    “去了就知道。”着,她笑得挺神秘。

    着,她又拎起了我,飞速地冲了出去,在偌大的神乐宫里如入无人之境,直到停在一围墙后面,哦,还有个大门。

    “你自己看吧,但不要打扰他。”神乐千鹤率先偷窥般地在墙边露去一个脑袋。

    在她身后,探头看去——是八神庵!

    这是一个比较广阔的花园,哦不,叫草地也许更好一些,毕竟此刻也没有什么花存在,倒是到处的怪石嶙峋,显得空荡。而八神庵正对着一块一人高的大青石攻击着,但现在的他明显没有什么力量,甚至,在月色下我隐约看到他的手指在流血!

    “看到了吧?”神乐千鹤的手勾到后面拍着我的头,声地着,“不管是天才还是笨蛋,做任何事情都得切实地去努力。八神庵现在的情况不比你好,如果要能力倒退的程度,他受的伤是你远远比不了的。但是,你看,他在做什么?这些夜里,他都在做什么?你知道他刚刚醒来时是什么样子吗?八神庵了不起的地方可不仅仅是看书。”

    不远处的八神庵还在倾尽全力地攻击这石头,那上面也早已痕迹斑斑,其中不少是血迹,我不知道他在这里多久了,也许晚餐之后他就在这里——这样的练习……我经历的所谓死亡训练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的动作已经不快,甚至完全没有了火焰,但每一次出手都让人感受得出他的努力,仿佛一个即将脱力的人向对手发出最后的毅力上的攻击。如果不是那红发,那新月,如果不知道他是八神庵,我很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个和我一样醉心于KOF的门外汉……

    见我有些发呆,神乐千鹤继续:“每个人都是从零开始的,当初我还一度不愿意学武呢!但是现在,虽然我的伤还没有好完,我也敢我是人类中的最强者之一。而你,又有什么好担心的?至少,你已经经受了疯狂之血的洗礼。”

    “可是……”我喃喃地,依旧盯着八神庵——现在的他甚至不能感觉到这种距离下的我们!我真的能像他那样的努力吗?哦不,我在意的不是这种坚持,而是……八神庵从来是讨厌暴力的,却也能在受重伤后独自一人在这夜深人静的月色下默默努力,但我呢?当面对大蛇的时候,我将会怎么做?

    “我们还是走吧。”我悄悄地转身,带着一些黯然,起码,现在的我根本没办法和八神庵相比,无论是能力还是其他。

    “怎么了?”陪我走了不短的一段,神乐千鹤终于忍不住问,“我带你来的本意是激励你的。”

    “……没什么,”我叹了口气,甩甩头,“有些感触而已……你觉得八神庵的背影是不是很孤独?”

    “他本就是那样的人,内向而已。”神乐千鹤头,“很难让人理解,但是,又有多少人有资格理解他?”

    “资格?”我大概在苦笑,更加低沉了。

    或许,八神庵的孤独同时也是他的一种尊贵?想起第一次和他碰面时他毫无表情地向拳崇反问一句:“打败?”;想起他不明所以地笑着对我:“你你懂了?”;想起他在KOF上毫不留情地:“KOF不是弱者的舞台。”;想起他在用八稚女攻击香澄时那复杂地回望;想起他在高尼茨手中救下二阶堂红丸时的:“累赘。”;想起他强撑着举着他讨厌的赤炎走向高尼茨的样子……

    他什么都知道,愚昧的是我们。可是,他就像那些所谓的先知一样不愿出来,或者,他根本不屑,或者,他希望能有可以和他交流的人,却始终孤独。

    “千鹤,他是不是活得很辛苦?”我缓缓地回头。

    “但是他愿意。”

    “愿意?恐怕是宁愿吧?”我摇头,继续走着,虽然还不认识路。

    “宁愿?”神乐千鹤咀嚼着这话,停住了脚步。

    ……

    拜托神乐千鹤重新安排我的卧室,让我能从窗户看到仍在那花园的八神庵。此时月已高照,八神庵也已经站立不稳,斜靠在大石头上,喘着气。站在窗户边的我没有开灯——这种月色是他的舞台,我只能远远地看着。那石头上的血迹仿佛图画,写意着。也许这只是八神庵普通的一天,但是,什么时候我也能那样靠着一块石头,或者其他什么?

    不觉吹来一阵夜风,我似乎嗅到血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