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八十九章 道别

第八十九章 道别

    接下来的日子,我也经历了八神庵的痛苦——仿佛一个婴儿,什么事情也做不了。 .COM神乐千鹤没有像麦卓那样亲自喂我吃饭什么的,却找来了那个漂亮护士——宋莉娟来搭理我,还不忘挑时候看我受照顾的样子,一脸莫名其妙的笑容……绝对是嘲笑,绝对!

    兴许是给神乐千鹤急救很到位,那个护士现在成了她的专职护士!看着宋莉娟满心高兴地和我道谢的样子,我不免恶毒地想:你当初那济世救民的胸怀哪里去了?神乐千鹤的专职护士……那得多少薪水啊!

    时间一天天过去,就像神乐千鹤随着伤渐渐康复也就越来越少来关心我,我卧室旁边的花园中的大石头也越来越破烂,终于在一个雨的夜晚轰然倒塌。而我,也能够生活自理了,虽然,连普通的拳击沙袋也打不破……

    算着时间,麦卓应该是明天来接我,她会带我去哪里呢?哦,首先肯定是去King的酒吧……似乎我现在心里更希望的是和麦卓学习,对King的思念倒不像刚刚醒来时那样当仁不让的重要——也许是别会胜新婚吧!

    今天的晚饭我特意吃得最快,在那花园里等待着。这些天,八神庵总是白天看书,夜里苦练,一天的睡眠时间还真……只有佩服。

    站在本是大石头的那堆碎砾前,我闭上了眼,仿佛能够感受到八神庵的存在——当然不是他有什么气呀什么的残留在这里,而是他在这里的无数个身影在我脑海中的印象。

    像他那样的人不成为高手,还能是什么人呢?

    “你?”八神庵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似乎有些吃惊。

    “我?”转过身,我笑着,“难道我不能在这里?”

    “你不是习惯在楼上偷窥?”八神庵的反问颇让我尴尬:“不要这么嘛……高手的历程总是会吸引菜鸟的。”

    “那今天为什么下来?”八神庵随手向别处挥出道暗杀炎,很慢,大概主要是艺术效果。

    “不出意外,明天我就要走了,今天,算是告别。”我俯身抓起一块石头,把玩着。

    “没必要。”又是一道暗杀炎。

    “那好,换一个理由——也许现在的我有了那么一儿疯狂之血,也有可能学会真正的八稚女了。”实话,这些天来我观赏了也不少,但“偷学”起来总感觉差些什么。

    “你不是看得够多了?”八神庵又一次一针见血,“而且,舆论已经你残暴了。”

    “这算是幽默吗?”我不禁哈哈一笑,“我虽然不是什么强者,但是高手的心境还是明白的。”

    “高手?”八神庵顿住了正要打出暗杀炎的手,悬在空中,“值得吗?”

    “不值得吗?”和他话简直有打机锋的感觉,但幸好我多少明白他的意思,“专业了,就只有专业才懂。众人皆醉我独醒,很痛苦。”

    “那就更不值得。”

    “不。如果是一个人,的确不值得。”我指着他,“但是,已经有你了,加起来就是两个人——我还担心什么?”

    “你?”八神庵的手还悬着,似乎在思考……

    突然,他终于把暗杀炎打了出来,却对着我的方向——现在的我多是个普通人啊!

    想归想,躲还是得躲的。可是,错身之后,脚还没有站定,八神庵的葵花又袭来了。

    荒咬,九伤,八……没有办法,力量上的差距太大,我硬生生被砸得蹲在地上。本想借势锁住他的腿,却扑了个空。抬头时,只见由远而近的皮鞋……

    龙连牙!虽然快来不及躲,我还是努力反击——脸终究还是被皮鞋擦中半边,但至少让八神庵伸手来挡了。一击,两击……龙卷踢!哦,是改版的……

    可惜,我的龙卷踢直接被他半式鬼烧带飞了起来,虽然没有紫焰,也让我很是狼狈。落地时我抢先对着走到身前的他一记轻拳——假的!拳到中途就收了回来,换成了另一只手的葵花!

    屑风——八神庵根本没有被骗到,直接把我带了个晕头转向。当我回过身时,鼻梁正好擦到他举在空中的拳头!

    “学会了?”八神庵收回拳头,将手插进裤兜。

    “……没有。”我摇摇头,但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大概。

    “知道就好。”八神庵好似看穿了我的想法,不再看我,朝空旷处打出一个不快不慢的暗杀炎后,用琴月阴追逐过去,却始终无法抓住那团火焰。

    是呀……现在的我根本没有可能学会八稚女,身体素质要求太高了!

    就在我决定离开时,突然心念一动,忍不住回头:“八神庵,疯狂之血怎么才能不暴走?”

    “自己的,才是对的。”八神庵继续追逐着,传来的声音也有些变。

    自己的?我的强项是作弊呀……有些无奈,也有些感悟,我终还是离开,向花园的大门走去。

    “真是勤学好问呀!”当我走出门时,一只白皙的手伴着熟悉的味道搭在我的肩上——是麦卓。

    “麦卓姐!你……不是明天吗?”我有些吃惊,但更为她的出现而高兴。

    “我可不想看那巫女的样子。”麦卓一笑,“现在就跟我走?”

    “这个……不太好吧?总得和千鹤道个别吧?毕竟在这里白吃白喝这么久……”我的话有些让麦卓不满:“这么快就‘千鹤’‘千鹤’的叫了?你的情商是不是太高了?”

    “不要这么嘛?”我有些委屈,至少表情是那样的,“大家都不容易,千鹤是千鹤,神乐是神乐。”

    “……你这么的,还是她这么?”麦卓愣了一下,突然问。

    “都一样。不然,我怎么会和她成为朋友?”我回头看着她,却看不出什么表情。

    “那好,你就那样叫吧!”麦卓终于头,拉起我的手,“走吧,我已经在她的卧室留了便条。”

    “哦……”既然已经考虑周到,我也没有好的,但是,“你不去和八神庵什么?”

    “我有什么好的?”麦卓有些黯然,却走得格外的快,“现在高尼茨也不在了,我还有什么理由留下来……只要他原谅我就够好了。”

    “原谅?”我不懂。

    “……不这个,”麦卓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回头,虽然那笑容有些勉强,“合冰,你不是想知道我会带你去哪里吗?”

    既然她不愿意,我也就顺着吧——那苦涩的样子很让人心痛:“你还是先带我去见King吧?”

    “不用了,她了,叫你自己努力,她能够教你的不多了。”麦卓魔术般地从手里变出枚戒指,“King叫我带给你的,赝品。她要你拿KOF的冠军奖金买正品给她——这是结婚戒指哟!”

    “你也不用笑得那么暧mei吧?”话虽如此,我也格外心地接过手,套在手上,无名指……哦,还是中指吧,那地方留给正品好了。

    当我暂时玩味够这戒指时,麦卓已经带我出了神乐宫,一辆老爷车等着我们,似乎比名牌更有味道——历史气息。

    “这车应该不便宜吧?”我和麦卓坐在后坐,司机是个女人,约莫三十岁,很干练的模样。

    “也就那样了,要是连这些琐碎都得在乎,我还当什么职业秘书?”麦卓一笑。

    “秘书再怎么了不起,也不可能对这么贵的东西不在乎吧?”我不信。

    “当然没有那么富豪。但是,我的老板呢?”麦卓又是一笑。

    “老板……难道?”我没有完,因为我想到一个被我忽视的可能,这……

    “是的。”麦卓拍着我的肩头,“我是八杰集之一,但是,我也是伯恩斯坦家族的遗嘱执行人,同时也是起先继承者的监护人。”着,她别有深意到看着我,“你觉得这个姓代表了什么?”

    伯恩斯坦!我怎么就没有细想过?这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