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九十章 伯恩斯坦家的别墅

第九十章 伯恩斯坦家的别墅

    老爷车,游轮,直升机,一路上颇有些Leona带我去巴西时的味道,不过,这次可是彻头彻尾的豪华,起码,都是私人的东西。 .COM

    不过,我倒没有什么好在意的,毕竟在知道这一切的主人是谁之后,也就释然了。真正让我好奇的是麦卓要带我去哪里,确切地,我在意的是地。

    结果,我们来到了法国,但却没有感受到什么浪漫国度的氛围,因为是晚上,因为我们去的是郊区,哦,也许乡村更贴切,超级有钱人都是这调调儿。

    当我们进入一幢不大不的别墅时,里面正开着电视,放着动画片,好象是哆啦A梦——这东西的影响力可真不。一个大概十岁的女孩听见声响,张着双手就要从沙发上蹦着跑来,却在看清是我们时一愣,旋即更欢快地奔来:“麦卓阿姨!”那粉嘟嘟的样子配上一头金发,简直是个芭比娃娃!

    “Rose又长高了,才离开几个月呀!”麦卓呵呵笑着,一副温柔的样子,仿佛一位母亲,“在家里乖不乖?有没有欺负艾迪尔海德?”

    “是他欺负我才对!”被称作Rose的女孩一脸委屈,撒起娇来。

    “好象在谎吧?”不知不觉间,我的身后已然有了个人,声音还有些稚气,很有些玩笑的口吻,“麦卓阿姨,这位是……?”

    “他叫合冰,希望你们能成为好朋友。”麦卓抱起Rose,转身看来,分出只手,指过去——这是个十三、四岁的男孩,格外雪白的皮肤,加上清秀得有些过分的面容,很容易让人错认成女孩。但是,我却不会,因为我早猜到他的身份:“你好,你就是艾迪尔海德吧?有一个淘气的妹妹,当哥哥的总有许多痛苦,但同时也是幸福?”

    “你好。”男孩略微有些羞涩,迟疑着怎么应对我伸出的手,“你是自我们父亲死后第一个来到这里的生人。”

    “呵呵,一切,都是麦卓姐的意思,都听她的!”看得出来,两兄妹应该很听麦卓的话,我也“入乡随俗”好了。

    “麦卓阿姨,这次回来有什么事情吗?打算住多久走?”艾迪尔海德走到麦卓跟前,虽然没有像Rose那样腻在她身上,却也挺激动。

    “你就这样希望我消失?”麦卓反问,掩不住快乐的样子。

    “没……你这几年老是忙,所以……”艾迪尔海德有些结巴起来。

    “放心,这次我会好好陪你们的,可怜的孩子!”着,麦卓怜爱地把艾迪尔海德搂在怀里,加上另一只手上的Rose……我似乎很是多余……

    就在我颇为尴尬时,麦卓放下了手中的Rose:“好了好了,我先给合冰安排卧室,你们先玩一会儿,我要看看你们这几个月都干了些什么哟!”

    “这个……麦卓阿姨,”艾迪尔海德有些不自然,“你打算怎么安排?”

    麦卓一愣,又笑了:“放心,你爸爸的卧室我怎么会动?我带合冰去的是Vice的房间。”

    “……还是安排在爸爸那里好了,毕竟Vice阿姨的闺房……”看着艾迪尔海德扭捏的样子,我有些不爽——你爸爸的卧室,那也算鬼屋吧?

    “没什么,Vice暂时不会回来的,难道……比起我,你更想Vice来调教你?”麦卓似乎有意在恐吓他。

    “别!Vice阿姨她……”艾迪尔海德终于没再什么了。

    别墅一共四层,下面的是大厅,厨房呀什么的,二楼是卧室,但只有五间,照这规模看来,都是非常宽敞的,至于更上面的,麦卓没,我也不好问。

    没有电梯,甚至整个别墅看上去都挺古典,顺着楼梯上去,就在麦卓的手握住一扇门的把手,轻轻推开时,身后突然出现了蓄势待发般的呜咽声——是Rose。

    “怎么了?”她的样子很是害怕,弄得我奇怪,但麦卓没有回头,也没有话。

    就这样冷场了十几秒钟,艾迪尔海德终于开口:“麦卓阿姨……”

    “谁做的?”麦卓打断了他,声音异常平静。

    “是……”艾迪尔海德没有出来。

    “Rose,你真是很活泼。”怎么麦卓的口气像是反语?

    “哇!”Rose终于大哭起来,如山洪爆发,“我……我……”

    “还有什么?一并出来吧……”麦卓叹了口气。

    “麦卓阿姨,是我没有劝好她……”艾迪尔海德也有些慌乱了。

    “!”

    “还有……”艾迪尔海德的话又被麦卓打断:“让她!”

    “还有……我的房间,”Rose似乎有特别的技能,居然能边哭边把话清楚,“还有,Vice阿姨的,”见麦卓仍然没有动,“还有哥哥的……”艾迪尔海德也吃了一惊,Rose委屈地看了看他,“是今天……”

    “还有没有?”麦卓又问。

    “……还有三楼的钢琴房。”Rose顿了一下,“再就没有了。”

    “真的?”麦卓似信不信。

    “真的!我保证!”Rose赌咒发誓的速度简直是熟练级的。

    “……哎!合冰,今天只好委屈你了。”麦卓终于回头,冷冷地瞪着Rose,“给我把一切恢复原样!明天中午我来检查!”

    “明天?”艾迪尔海德脱口而出,“怎么可能……”

    “大不了你帮她,如果你愿意。”麦卓着往楼梯口走去,“合冰,走吧。”

    “哦。”不过,究竟Rose在这些屋子里做了什么?我非常好奇,不由探头朝那门里看去,却被一只修长的手按住脸,往后拖走——是麦卓:“孩子的东西,没意思。”

    你……你这不是更让我好奇吗?

    麦卓直接拖着我走出了别墅,那老爷车已经不见了:“陪我吹吹风怎么样?”

    “我现在还挺虚弱。”她的邀请让我担心,“这天,挺冷的。”

    “虚弱?”麦卓大笑,“不识庐山真面目呀,你当自己真的虚弱?”

    看着她的样子,我有些茫然。

    “和八神庵半真半假地打了一场,你现在觉得痛吗?”麦卓突然问。

    这……真的!我竟然不是很痛,这一路走来,我都没有留意过!

    看着我诧异的表情,麦卓很是高兴:“看来,我又多了个族人——这就是疯狂之血的恢复能力!”

    “不是吧?”

    “怎么不是?来!”着,麦卓带我跑到一棵巨树前,应该是寒带的品种?也许是是温带针叶……反正在入冬了仍然茂盛。

    麦卓带着我的手,轻身一跳,再在边缘的树枝上一,就到了树上——有一块颇为古怪的大木版!

    轻轻落在上面,麦卓放开我,率先躺下:“来,一起看星星,不要站着,压强太大会垮的。”

    “哦。”和她并排着躺着,这角度的确很适合观看夜空,而且,在木版上也不能太过晃动,感觉有些像在船上。

    “这些年当秘书,又有八杰集的责任,很累,偶尔有空,就喜欢在这里躺着,感觉很不错。”有些自言自语,有些感慨,麦卓枕着双手,很是惬意,那金发也披散开来,“又不心成了监护人,责任呀……”

    她的样子有些臃懒,眼神弥散地对着银河,似快睡去,给我的感觉很是异样:“这不像我的麦卓姐。”

    “不像?”麦卓怅然,“都快要三十岁了,再过几年,这一辈子也就那样了。”

    “反正你还有下辈子嘛。”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样,但还是宽慰。

    “下辈子?”麦卓一愣,转过头来,成了往常春风般的笑容,“我还是当那个万人迷吧!这样,对谁都好……起码,那两个孩子需要。”

    “你怎么就成了监护人了?”我有些奇怪,虽然从某种角度来,这是理所当然。

    “那你该是谁?孩子们可是对Vice又敬又怕。”起孩子,她的眼睛充满温柔。

    “不是,我是……”

    “那么,你是怎么看待他们的父亲——怒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