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九十五章 怒加的儿子

第九十五章 怒加的儿子

    当麦卓拖着我回到那外表颇有幽雅的别墅时,那金发少年正在往外走:“麦卓阿姨?你终于来了!”

    “如果我真的中午来……你们真那么希望?”麦卓笑着反问。 .COM

    艾迪尔海德尴尬起来:“当然,要清理好Rose干的好事,是要花不少时间……”

    “那么,你现在是要来找我,还是已经吃过晚饭,要出去练习?”麦卓已经让我着地,拉着我进了门。

    “本来,我想早些吃饭的。”艾迪尔海德跟着进来,顺手关上门,“但Rose被你昨天的样子吓着了,还她的麦卓阿姨被Vice阿姨传染了,就执意要等你来……”

    “是吗?”麦卓哑然失笑,“我是不是以前太慈祥了?嗯……Rose呢?”看看四周,没有要吃饭的迹象。

    “在二楼,她要给你接风洗尘,就把饭厅决定在你的卧室了。”艾迪尔海德心翼翼地。

    “……这孩子。”麦卓无奈地摇摇头,“合冰,不定,你将是接替艾迪尔海德而被她肆虐的对象。”

    “啊!”不会吧?难道……这……就是混吃混喝的代价?那个Rose……但愿她其实是个单纯女孩……

    “麦卓阿姨!”在进卧室的一刹那,那稚嫩的童声和娇的身躯就毫无征兆地袭来——很可能这丫头根本就一直关注着我们,“你终于来了……你……已经原谅我了吗?”

    “原谅?你呢?”麦卓伸手抱起她,随便坐下,瞄了眼那满桌的菜肴,又仔细地盯着Rose的脸庞,“你什么时候能够像你哥哥那样懂事?”

    “我还嘛!”Rose的口吻怎么听怎么像是在撒娇。

    “?你当我看不出来?人鬼大!”麦卓示意我和艾迪尔海德也坐下,“昨天有些匆忙,今天再正式给你们介绍一下——他叫合冰,一个半路出家的人,想成为格斗界的一员,而且是高手中的一员。不过,现在的他,还不如艾迪尔海德。另外,他也是我的弟弟。”

    “什么?难道我们得叫他叔叔?”确认得到原谅的Rose一下活泼起来,但在我眼里,更该形容为放肆,“他也不比我们大多少吧?”

    “他也不比我多少——难道他也叫我阿姨?”麦卓反问她。

    “这个……”Rose踌躇起来,但显然没有放弃自己的想法。

    “可以不纠缠这个吗?”我有些好笑——这样的事情本就是在所难免,“麦卓姐就是我的麦卓姐;至于人鬼大的Rose……姐,你想怎么叫我都可以,当然,总不要叫我侄子什么的吧?”

    “那……”Rose还在思考,艾迪尔海德却决定了:“就叫合冰了,听中国人的二字节的名字比较喜欢用全称,这……应该没有什么不妥吧?”

    “当然可以。不过……”

    艾迪尔海德微笑地看着我:“麦卓阿姨平时就喜欢汉语,她和Vice阿姨之间从来就是这么交流的,我也多少有些耳渲目染。”

    原来如此。我看看麦卓,她正举起了刀叉:“开饭。”

    ……

    不得不,西餐终究不是我的喜爱,看着艾迪尔海德和Roce津津有味的样子,我只能局限于填饱肚子的境界,而麦卓也看上去对这些菜的味道兴趣缺缺——颇有些囫囵吞枣的架势。

    当大家都吃得差不多了,麦卓擦擦嘴:“我带Rose去她卧室了,你们自便,一会儿会有人来收拾的。”这最后一句是给我听的,但是……难道她想让我和艾迪尔海德多交流交流?

    移去目光,恰好和艾迪尔海德对视,他哈哈一笑:“别看麦卓阿姨得那样,她其实最疼Rose了。现在,肯定是在对她嘘寒问暖。”

    “这个……也算理所当然,她是很温柔的人嘛。”我头,“那么,我们现在做什么?”

    “我们?不介意的话,一起出去散散步?”艾迪尔海德发出了邀请。

    “不会突然心血来潮就要切磋切磋?麦卓也了,我不是你的对手。”我先打个预防针,事实上,这一天的训练已经让我腰酸背疼了。

    “我也不是什么高手,虽然,我还没有和别人切磋过。”当他用切磋这个字眼时,还有些停顿,看来,他真没这方面的经历。

    “那么,我们走吧。”

    冬季总是有些干冷,虽然今天才下了雨。我和艾迪尔海德走在别墅旁的道上,一切,看上去都挺空旷。

    “合冰。可以问一些问题吗?”艾迪尔海德似有意无意,也似蓄谋已久地。

    “得看什么问题了——起码,我的私生活属机密。”我试着开个玩笑,因为他的口气很正式,这分明意味着麻烦。

    “当然不会了,你又不是美女。”艾迪尔海德的话让我一惊。

    “……你还真早熟。”

    “不用这么,只不过文化差异而已。”艾迪尔海德完全没有在麦卓面前时的那种腼腆,“东方人喜欢‘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而在这里,富家子弟恰恰有更多的责任。”

    “这……也不能做为早熟的全部理由吧?”

    “的确如此。不过,如果你是在麦卓阿姨那样的美女的身边长大,你也会有和我一样的结果。”艾迪尔海德的话有些含蓄,也有些露骨。

    “我看……人鬼大的应该是你。”我似乎有些冒汗了。

    “那又怎么样?不管怎么,麦卓阿姨在法律意义上是我的继母。”艾迪尔海德淡淡一笑,“好了,正事:在外人的眼里,是怎样评价我的父亲——怒加的?”

    “这个……”也许,我根本没有资格回答,怒加在我的心中那老不死BOSS的形象也算稳固了,而这分明是个误会——我又怎么可能得出中肯的评价?

    见我沉默不言,艾迪尔海德又:“不用忌讳什么。父亲从来不为追求自己的梦想后悔,无论他的所作所为在别人看来是什么样子,都没有对错的分别,也都是我父亲。”

    “那你为什么有此一问?”

    “因为麦卓阿姨的话我不能全信。”艾迪尔海德继续走着,我们早离别墅很远,“她和我父亲间的那些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让她的话的可信度打了折扣,而且,我想知道的是世人眼里的父亲,而不是真实的父亲。”

    “你……什么意思?”

    “我毕竟要继承这个家,毕竟要和别人打交道,而我本不喜欢这些事情,所以更应该未雨绸缪。”

    “……艾迪尔海德,你今年多大了?”看着他,我联想到了雅典娜,那与年龄不符的成熟理性是如此惊人的相似。

    “十四。”艾迪尔海德停了下来,“现在,你可以回答我最初的问题了吗?”

    “不是我不回答……其实,我没有资格评价你的父亲。”我索性实话实,哦不,是有所保留的实话实,“因为我仅仅是个半吊子格斗家,我也从来没有亲眼见过你的父亲。不过,作为一个连续举办了两届KOF的人,你父亲的实力是毋庸置疑的。至于别人的看法,我也不清楚……也许你可以问问八神庵,他应该见过你父亲。但是,八神庵是一个危险的人,你要慎重。”

    “八神庵?KOF95的亚军?”艾迪尔海德想了想,“他很残暴吗?”

    “危险不等于残暴。”我纠正着,“具体的你最好去问麦卓,她比我清楚。”

    “……好吧。”艾迪尔海德沉默良久,“另外,虽然你不愿意和我切磋。但我还是有这个想法——能够得到麦卓阿姨的赏识的人,而且是一个基础薄弱的人,必然有其特别的地方——作为我父亲的儿子,我对此很感兴趣,你不要拒绝我。”

    “交流嘛……”

    “是的,既然是交流,用最直接的方式最好。”我想打个哈哈,却被他干脆的否决掉。

    “那……明天,怎么样?”我和他对视了好一阵,终还是妥协了——他怎么也是主人……

    “好。明天清早我来叫你。”艾迪尔海德转回身,“现在,我们回去了,估计麦卓阿姨和Rose也得差不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