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九十六章 Vice的闺房

第九十六章 Vice的闺房

    艾迪尔海德得没错,麦卓很疼Rose,连我们回家了也不过是轻描淡写地句:“大家都去睡吧。 .COM”便守在Rose的床头有一搭没一搭了。

    给我安排的卧室是Vice的闺房。虽然我很好奇于Rose的所谓“好事”,但艾迪尔海德却怎么也不,而麦卓,更干脆地白我一眼:“就不知道给孩子留些秘密?”然后就打发我离开。

    秘密?看来,溺爱从来是不缺乏借口的。躺在床上,闻着女性房间残留的芬芳,我有些发笑。不过,母爱不正是这样的么?麦卓啊……

    算了,不想这些。既然来到了某人的闺房,那就不能放过这探索的机会。

    动了心念,我麻利地从床上弹起来,扫视一周:床头柜,衣橱,写字台,电脑桌,书架,还有健身,哦不,是训练器材,颇有些特别……等等,怎么会没有化妆的地方!

    嗯……也许,疯狂之血本就有美容的副作用,那东西很是多余了……一定是这样。

    就近原则,从床头柜开始。其实这东西也就三个抽屉。能够打开的两个想必早已经被Rose“开发”过,而我打开时也不过看到一些家庭照片和似乎是草稿用途的信笺纸。纸上的字迹很有力道,颇有些霸气;至于那些家庭照片,倒很温馨,起码,从其中的氛围看来,Rose他们对Vice的恐惧有些偏颇——能够投入地和刚到自己腰间的孩子一起打雪仗的人,怎么也流露着喜爱,而且,那照片上的Vice笑得很惬意。

    最下面的抽屉上着锁,看情形,Rose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但明显是失败了。不过,的确,这锁的相貌奇形怪状的,想象不出正常情况下会怎么打开——既然如此,暂时放弃。

    想着,我打开了衣橱。没有富家女性特征般的琳琅满目,我仅仅发现了十来套时装,挂在这偌大的衣橱里显得有些空荡,很让我吃了一惊——算起来,就女性而言,Vice也可以是不修边幅了?而且,在这仅有的衣服中,秘书装就占了一半有余,剩下的,有紫色的晚礼服,红黑相间的马术服,浅灰色的风衣……甚至,还有一套男式西服!这些……就是Vice的收藏?我真有些怀疑她是不是女人了……

    不腹诽了,起来,格斗家们多不在意衣着,哪怕是身为艺人的雅典娜也不过在上街办事时才乔装打扮,平时就算是便服也没什么变化。

    还是瞧瞧写字台吧!

    嗯……香型的碳素墨水瓶,一叠光华厚实的纸张,面上的一页已经有了些灰尘——看来,Rose还不对这种地方感兴趣。左手边上有座台灯,靠椅和这写字台一样是木制的,虽然我不能一眼认出这是什么材料,但其年代……应该还是有一定年代——就这靠椅,我怎么也找不出一枚钉子——高手的境界,现在还有这水平的木工已经不多了。

    接下来是电脑桌。看着那厚度我见犹怜的显示器,我似乎又犯了红眼病……有钱人啊!不过,我却没什么值得继续观察的,毕竟不能打开电脑去看看Vice在其中存了什么东西,**……我现在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走到门旁边的书架前,我有些发晕——这些书也太过专业了,甚至有些语言我根本连书名都看不懂!匆匆间,我仅仅认清了两本书,《政治经济学》,还有,《孙子兵法》,然后,我逃也般地往床上躺去。

    那些锻炼器材就以后再了,现在我的身体还有些轻微的酸痛。而且,就这一圈看下来的,已经很有意思了。

    Vice给我的感觉有些不像女人,或者仅仅是在她的房间没有发现很多一般女性或多或少会有的东西;而雄浑有力的笔迹也多少明了她的性格类型。但是,那些照片中的她却是如此的亲和。回想起当初在藤堂道场的时光,我迷茫了。也许,我在习惯了麦卓之后,对于Vice的性格就不好接受,以至于有意无意地躲着她,甚至从理论上来,我很有可能因为对于从前游戏的理解而产生了错误的判断——Vice和麦卓是同族,关系很可能很好,但无论如何,她们是两个人,而不是一副脑袋。用麦卓的模式去衡量Vice,这根本就是可笑的事情,但我却在潜意识中这样做了挺久。也许是因为不善言辞的她往往由麦卓的话代替自己的意思吧……

    看来,将来回南镇了,得好好重新和她交流了。

    接着胡思乱想了一阵,我便有些索然。想睡,却太早了些,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打发时间……还是研究那可疑的锁吧!

    翻身起床,蹲在床头柜前,凝视着锁……无果。

    它是锁,仅仅因为它出现的位置,但就它那造型……天下哪有那么大的钥匙孔?都可以把手指塞进去了!但除此之外,从外表上就看不出什么东西了。

    ……妈的,我就不信了!一咬牙,我把手指塞了进去。虽然有些孩子气,但在没有其他办法时,这也是一种选择。

    啊!痛!塞进去的手指似乎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我赶紧抽出来……血!有伤口!这什么机关呀?

    正想着,却听到“咔”的一声,这抽屉竟自己弹开了!

    敢情,这锁还真用手指来开?我有些愤然,舔舔伤口,旋即有些失望——这抽屉里只有一部手机。

    不用,我揭开了翻盖。既然用了锁,而所谓的锁的作用便是吸引贼,那么,我……

    当翻盖揭开,这手机就自动开始拨打了。这吓了我一跳,但很快就安静了,反正不过是手机而已,不管打给哪里了,难道对方会通过线路跑过来对我产生威胁?

    “喂?麦卓吗?有什么事情?”电话通了,声音有些焦急,是Vice。

    “这个……不是麦卓,是我。”找到了正主,我忐忑起来。

    “……合冰?”Vice很是诧异,“你怎么会拿着这手机?”

    “……他们安排我暂时住在你的……卧室。”

    “我是这手机!”

    “……我一不心……把锁打开了。”着,我的好奇心终于战胜的忐忑,“那是什么锁呀,把我的手指都弄伤了。”

    “是你用手指打开的?”Vice确认了我的话,更是惊奇,却没了最初的焦急。

    “是的。”我承认,“那锁孔那么大,估计也只有手指刚好合适。”

    “你……”Vice沉默了,过了好一阵,才有些激动得地话,“看来,我们大蛇一族有了新成员了,虽然,这个成员的产生有些特别……”

    “等等,你的意思是……”

    “是的,合冰。你拥有了疯狂之血。”Vice的声音很清晰,却掩饰不住一丝什么东西。

    “你的意思是……那锁……”

    “那锁只有用疯狂之血才能打开。”Vice简明地解释,“关键是,将近两千年来,只有你一个人以普通人的体质能够拥有疯狂之血,当初我们为了种族的繁衍实验了无数次,牺牲了多少人,都没有成功过!”

    ……Vice还在滔滔不绝,估计她此刻肯定是唾沫横飞了。而我,有些发呆——我就一只不心成功了的白鼠?虽然,这是个意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