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九十七章 弦断可谁听?

第九十七章 弦断可谁听?

    “合冰,你在听吗?”Vice突然的大声问话把我惊醒。 .COM

    “嗯……刚才,有些走神。你得谅解,毕竟这个消息不容易消化。”我想缓缓气氛,就她刚才的口气,不定要连夜赶来把我解剖了……

    “哦……的确,我也有些激动。”Vice顿了一下,特意清清嗓子,“我现在在南镇,不可能把事情在电话里清楚,你去和麦卓谈谈吧。”

    “……好。”我想了一阵,问,“我有了疯狂之血了,还算不算人类?”

    “我们大蛇一族虽然自称天国神族,但是哪怕是八杰集的肉身,也不过是一个人类的亚种,或者……”Vice轻笑起来,“你还是问麦卓吧,估计,也只有她,你才会信任。”完,便挂了电话。

    信任?是的,我信任她。但是,如果真要在经过这么一把锁之后才能肯定我有了疯狂之血,那么为什么她会在之前一直我已经是大蛇一族了?

    也许,是我多虑了……

    拿着手机,我去往Rose的房间,却被麦卓拦在走廊:“Vice已经给我短信了。”

    “那么,可以解释一下了?”虽然不知道她会些什么,我还是尽量做好平和的心态,却终究有些慌张,竟止不住近似紊乱的思绪,甚至……我还在为她们早在96年就把发短信当平常事而眼红……

    “有什么好解释的?”麦卓反问,“我不过提前判断你的体质而已,反正那可能性已经非常客可观了。再,就算你不是,难道不能让我自己骗骗自己?Vice多半已经告诉你了我们大蛇一族繁衍的艰难——稍微麻醉一下,也可以原谅吧?”

    “……”我很想什么,可是,我能什么?我的体内还有神器血……

    见我沉默,麦卓伸手把我揽在怀里:“别这样,不管怎样,我都是你的麦卓姐姐。”

    ……难道,她刚才哄Rose的手段一不心就用在了我身上……

    “不是的,你当然是我麦卓姐。”我虽有些哭笑不得,但被美女虚抱的感觉还是值得享受的,“我是,为什么大蛇族的生育问题严重?”

    “简单的,是生物学上的问题——这等于不;复杂的……如果我能解释清楚,那还存在问题吗?”麦卓开个玩笑,“我告诉过你,血统不纯的后代,在发育高峰期容易暴走,而疯狂之血在遗传学上有自我收敛的特性——两个都拥有不纯的疯狂之血的人的后代,其血统必然比双亲的血统的平均值更纯正——这个法其实是不规范的,但是易于你理解。于是,在普通人环境里生养的大蛇族血脉,往往造成重大事故,最终被认定为妖孽而杀害;而在我们族人的环境生养,却容易近亲繁衍,而且,就算是在我们自己的村镇,因为血统本就很纯正,往往产生潜力非常的孩子,这仍然会酿成事故——Leona就是一个例子。”麦卓有些伤感,“所以,虽然经历了千年,我族的人口还是非常少的——比起长时间毫无节制的人类而言。”

    就凭她最后这句话,便隐隐有认为自身与其他人种不同的心态……这也是为什么会有争斗的因素之一吧?我猜测着,也不得不承认他们有这个资格……

    “而我,能够在成年之后拥有疯狂之血,这意味着你们有了避开发育期的暴走的可能。”我顺着这思路下去,“所以,你们喜出望外。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也许,我是一个特例?而且,就算是现在,能够确定的仅仅是我拥有疯狂之血,但究竟拥有多少?也许仅仅是痕量?一切都还是飘渺的……我不想让你们面对梦想破碎的场面。”

    “聊胜于无呀!”麦卓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带我回到我的卧室,“梦想的存在,就是让本来不会发生的事情拥有1%的可能——虽然残酷,却足够让人前仆后继。”

    “……人生不满百,而我,也从没有怀过什么千岁忧。”我摇摇头,终于离开她的臂弯,躺在床上,“先让我把这短暂的人生处理好吧!”着,我摸出了那赝品戒指。

    我为了King而忧愁,麦卓为了种族奔走,算是异曲同工好了。我也终于多少可以猜测千鹤、香澄和八神庵的烦恼。

    麦卓看着我,没有话。也许在她眼里,此刻的我有些颓废吧……

    “我先睡了,明早上艾迪尔海德还要找我打架,作为客人,我得答应,作为想成为格斗家的人,我也得答应。”我对麦卓笑笑,往浴室跑去,“对了,好象,某个快到青春期的金发少年有些恋母情节哟!”

    “……你!艾迪尔海德还是个孩子!”麦卓一愣,红着脸嚷道,摔门而去。

    打开喷头,蜷缩在浴缸里,灯光在水雾中朦胧,我闭上眼,感受着那暖流从脸颊上滑过……

    草薙葵的草薙之血,Leona的疯狂之血;香澄,麦卓,还有千鹤;King,简,还有那个坂崎良……也许,只有当初和雅典娜在一起时才是像那广西自然风光一样,可是……

    而今识到愁滋味,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

    第二天清早,艾迪尔海德的敲门声颇有些马赛进行曲的节奏。当我穿好衣服开门时,他的眼中充满了兴奋:“走,到训练室去。”

    “喂……难道不先吃早餐?”被他一把带着,我猛然间快跟不上脚步。

    “那个?不急。”

    “你们还真早啊!”当我们拖拉着下到一楼时,正撞见打开大门的麦卓,“走吧,我当个观众。正好也挺久没考察过你的水平了。”麦卓朝我们招招手,对艾迪尔海德笑笑,却又略显矜持地回过头。

    难道……我昨天开的玩笑太过暧mei了?麦卓毕竟是想当好继母这个角色的。

    一路上,麦卓都走在我们前面,没有话,这更让我莫须有地愧疚。而那所谓的训练室,其实是一体育馆般大的建筑,这规模……比藤堂道场更大。而里面的设施,虽然分门别类的也不少,但终究看上去有些空旷。

    “你们开始吧。”麦卓在一个角落席地而坐,向我们挥挥手。

    “合冰,我先开始了!”艾迪尔海德退开几步,猛地一抬腿——烈风……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