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九十八章 从寒冬初至到阳春三月

第九十八章 从寒冬初至到阳春三月

    不是吧?已经会烈风了?他才多大!BOSS的后代果然名不虚传……

    震惊之间,那烈风已经来到身前,我也的确想知道艾迪尔海德究竟力量有多大,便双手硬挡了下来——还好,疼痛的仅仅是肌肉。 .COM

    见我故意不躲,艾迪尔海德有些恼怒,直冲过来,那气势……有些像天国之门……仅仅是步法。

    不过,麦卓的冲刺我无能为力,但十多岁的半大孩子应该还在可操作范围。心念间,微蹲,藤堂流的架势不经意就流露出来……也不知道香澄见了会是什么反应,又提知识产权的事儿?

    算了,还是先对付好眼前这好斗孩子吧。他出手抓我脖子,我侧身封他前进路线,他避开,我阻拦,双手纠缠,身体交错……

    孩子终究还是孩子,就像李梅的力量有待提高,艾迪尔海德的重心便是他的不足,终于,摔在地上的人是他。而我也立即追加去龙连牙,哦,是那像以半月斩结尾的变式。

    逼得他连滚带爬,我没有停下——荒咬,葵花第二式,九伤!因为是以龙连牙开始,借助惯性,我每转一周打出一击,终于一拳击中其胸膛,好——龙卷踢·改!

    正当我打算试试琴月阴的可行性时,麦卓已经出现在我和艾迪尔海德中间,一记抉择摔击把猝不及防的我扔出老远:“艾迪尔海德还是个孩子!”

    “我也不过是半路出家。”大概,她对孩子的关心与对我出手的力道成正比,而我恰好差儿爬不起来。

    “麦……麦卓阿姨,不要管我,我还没输。”艾迪尔海德喘着气站起来。

    “输了就是输了。”麦卓拦住跃跃欲试的他,过来扶我,“天国之门是以平衡性为基础的,而合冰最擅长的藤堂流恰好很注重这个。基本素质的不足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但是,我也好不到哪儿去。”刚才摔他的时候其实也挺惊险,“我离天国之门也很遥远。”艾迪尔海德的冲刺我可以阻拦,但麦卓,就是另一个量级了。

    “走吧,吃早饭。”麦卓的怀抱很令人舒惬,她一直扶着我,应该是对自己出手的效果很清楚。

    我享受着,自动过滤了某孩子的脸色……嗯,那是嫉妒?呵呵!

    ……

    事实上,麦卓这个监护人的身份不仅仅意味着可以支配令人咂舌的财富,繁重的商业事务也不可避免。在早餐中,她交代了诸多安排与要求,再草草扒完吃的,便径自离开。

    ……

    “一般来,我每半月回来一天,在我离开期间,合冰和艾迪尔海德要照顾好Rose,当然,她的某些过分要求得拒绝。而且,你们可以一起练习,以平衡性为重。合冰,我知道你其实很想去见King,我也索性给你一个目标——什么时候你能躲过我的天国之门,什么时候你可以离开这里,路费报销,如果你愿意乞讨加偷渡着去美国,现在也可以走。当然,你只需要躲过一次,无论躲过之后会露出什么样的破绽——我不会强求,也没打算关你在这里。”

    麦卓的交代不少,但我记住的只有这些。

    艾迪尔海德倒好,早熟孩子只要你把他当成人对到,其叛逆性格多半不会对你体现;而Rose,简直是在魔女年龄,芭比娃娃般的外貌不过是个假象,那貌似甜美的笑容完全是需要后退戒备的标志。某两个可悲男性的相顾无言便成了伯恩斯坦家的常景。也许这样形容有些偏颇,因为每个有女儿的父亲或多或少都会遭遇这情况,但是,Rose的程度很匹配她千金姐的身份,但是,我和艾迪尔海德本该是在废寝忘食的练习的季节……

    季节,哦,是的。不知觉间十一月的寒冬初至已经变成了阳春三月。也许,是倒春寒更贴切一儿。就在Rose嚷嚷着要去享受什么地中海气候时,我和艾迪尔海德已经在麦卓手中败了好多次,让我的心情也如这倒春寒的天气。

    不过,进步是显著的。其实,如果仅仅是以躲过一记天国之门为目标,我已经可以合格,但很多思绪的纷扰让我没有取巧——作为一个格斗家,哪怕是半吊子,只要是真心向往这个职业,就不会情愿作弊……又不是大学公共课的考试。而且,伯恩斯坦家的确是个好地方。大富豪就是大富豪,无论设施还是收藏都颇有底蕴,而那图书馆更是值得流连的地方。和藤堂家的老宅不同,伯恩斯坦家的图书馆甚至有专门的大块凹地,让人在突然间有了什么想法时可以立刻身体力行地实验。用艾迪尔海德的话来:这是特意给格斗家的配置。可是,那空地更多时候是被Rose霸占的,从投影摄像到金属提炼,从**解剖到绘画涂鸦,从壁球练习到乐队演奏……别那些可怜的工作人员,就是当免费观众的我和艾迪尔海德都看得汗颜无比——年轻就是好呀,什么奇思怪想都层出不穷……

    具体地,这图书馆里的武学典籍才是吸引我的东西。鉴于八神庵的习惯与我在藤堂家的亲身经历,我几乎也养成了看书的习惯。麦卓没有空闲来手把手教导,这里便是获取答案的好地方。在这里,我知道了很多King过但没能解释详细的各种武术流派的知识,我知道了格斗的许多从自然科学出发的理论知识,我甚至从怒加的笔记中了解到气功,特别是天国之门的体会!

    千番求,终拥有,不负寻觅生白头!我兴高采烈,练得更加卖力,连饭都多吃了几碗……

    可是,无论怎么努力,我就是做不到哪怕是最基本的滞空,问艾迪尔海德,他只能不断演示那早让人看腻的烈风踢,而麦卓,还得两三天才回来……

    难道,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坐在那棵麦卓喜爱的大树处的木版上,对着不怎么温暖的夕阳,我有些矛盾。

    拥有财富的麦卓很忙,我在这里暂时没有大的上升空间,但当真要离开,又颇舍不得。Rose活泼得让人害怕,却真的让人喜欢,看着她,在气恼间会不知不觉变得年轻;艾迪尔海德让人感到后生可畏,但他更是我的朋友。恰好,从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算是我朋友的人还真是屈指可数——格斗家的生活啊!

    雅典娜得没错,习惯往往在时间中产生,也在时间中更改,却在意识到将会更改时让人怅然。

    想着,我又想起很多事情,那些朋友们,就像拼图般接二连三:雅典娜还好吗?拳崇呢?他们还是心照不宣地你追我闪么……恐怖的尤莉现在应该在家了吧?讨厌极限流却在举首投足间全是极限流的烙印的姑娘啊……香澄现在怎么样了?八稚女的伤害可不是开玩笑的,但是……草薙葵应该会倾力照顾吧?不知道下次碰到草薙葵时她会不会直奔主题找我单挑……八神庵现在应该早恢复好了?应该是的,连我都没问题了嘛,他会在什么地方,做什么……还有千鹤,被责任拖累的人,她现在还没到可以无忧无虑开怀而笑的时候,大蛇的问题就像每个人的死神一样不紧不慢地接近……至于饿狼兄弟们与吉斯的恩怨……我还是精神上支持好了。印象中,没有吉斯的南镇简直是个混乱之治,侠客般的英雄或是恐怖的统治者,对一个城市来,都不是最好的选择。比起这些纷争,我宁愿去猜测二阶堂红丸的泡妞故事……

    对了,还有Leona,可怜的姑娘。看上去的英姿飒爽不过是一种虚幻,除了更让人心怜之外并没有什么意义。当事人最需要的可不是什么军人的荣誉,她毕竟是个青春期的女孩,军营里却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那些看着她长大的人也不能给她所有,而我,真的可以让她展露那让人短路的清笑么?她可是颗不定时炸弹啊……

    嗯……还有……King。直到认真考虑离开,我才发现她也是让我滞留在伯恩斯坦家的原因之一——不好面对啊!这次相见,应该是谈婚论嫁了吧?但是,婚姻更是法律程序和社会关系。简……难道得愚公移山?King没有直接提起,但并不代表她不在乎,赝品戒指明了她的心意,同时也暗示了简的标准。

    KOF冠军奖金?强者的实力,巨额的财富,莫大的声誉……

    难道,得等到简长大成人不需要牵挂了我和King才能终成眷属?

    猴年马月……

    难道,雅典娜和拳崇心照不宣的长跑竟要在我和King之间发生?

    不能忍受……

    难道……

    “嘭!”我一下摔在地上,幸好,木版没有跟着下来。脚踏实地的感觉有些痛,却是必然的结果,那块木版上不能老待着。

    好了,还是面对眼前的事情,艾迪尔海德晚上肯定要拉我打架。那孩子,当我暴走的伤好完时便已经不是我对手了,却完全不服输,似乎是念念不忘于我半路出家的身份。

    哦,肚子饿了……

    决定了,这次一定躲过天国之门。虽然千好万好,伯恩斯坦家的食谱……

    好怀念雅典娜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