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九十九章 离开与回家

第九十九章 离开与回家

    “其实我在乎的并不是不能战胜你。 .COM一个未成年人的身体始终得面对现实。不过,作为一个悠远的家族,也自然有些家族的傲气。我的父亲为了疯狂之血付出了生命,付出了人生,却没有结果。为了未知领域披荆斩棘的先行者必然得有落个凄惨下场的觉悟,所以,我本来没有什么值得埋怨的。可是,你出现了,如你自称,你是个半路出家的成年人,却在短短时间内拥有了疯狂之血,也没有什么不适的症状。这,公平吗?作为伯恩斯坦家的子孙,我能够默默接受吗?”

    艾迪尔海德的话似仍在耳边回荡。也许,如果没有得知我觉得能够离开,他也不会出这些。但是,这已经不是重,让我惊讶的是:艾迪尔海德隐隐有以父为荣的意思!如果是Rose倒还可以接受,而他……是这世界疯狂还是我对那些“历史”念念不忘?

    而我,没有回答什么。又能够什么呢?不是主动作弊,却也不值得炫耀。

    今天该是麦卓回来的日子。我早早地起来,做好充分的准备,却扑了个空——麦卓仅仅派人带来了封信,其实也不是信,而是一张当天的英文报纸。也许艾迪尔海德对麦卓的行为感到迷惑,我却从其中发现了一些东西——“日本东京突现莫明火柱……”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太无关紧要了,但它却出现在了报纸上,因为这事故的地——草薙城!

    “麦卓阿姨这是什么意思?”艾迪尔海德不解地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没有猜错的话,她早就知道我已经达到当初的约定,而现在,我也可以离开了。”

    我当真是不清楚么?也许吧……不过,至少也能猜个**不离十。

    在去日本的一路上,鉴于麦卓给我报销费用,我也难得地阔绰了一回。而在飞机降落在成田时,我已经拎了个满身包裹。不过,也仅此而已,下了飞机,麦卓便不再管我,我也得快速找到一个地方落脚,比如,雅典娜家。

    这次,我已经没有了第一次来时的忐忑,也早认识路了,信步间,雅典娜的海报当真的十步一见于廊腰曼徊之间,某些店面播放的也多是她的声音。但是,我也从中听出了一些值得警惕的东西:夹杂其中的,有地狱乐队的作品。

    该来的终究还是渐渐来了,只不知这路将怎么走下去。俗话路是人走出来的,而现在,我知道的路却还是一片荒草,我也不可能让路按原本的轨迹延伸。或许,得提前干儿什么……

    雅典娜的家还是那么幽雅,没有因为成名而有多少烦恼,日本的艺人圈子的**保护毕竟比中国好太多了。当然,这便是她选择这里的原因,哪怕她喜欢汉语,哪怕,她喜欢吃中国菜。

    开门的是拳崇。他正拎着个包:“合冰?”

    “很诧异么?”我笑笑,“你好象很强,伤这么快就好了?”

    “那不是重,关键是你怎么想着来了?还这么兴师动众?”看着我的一身“装备”,他开始好奇,“你不是在神乐宫享乐吗?”

    享乐……我似乎头皮发麻:“你听谁造的谣?我是养伤好不好?再,我在那里也没有待多久就到麦卓家去了。”

    “麦卓?”拳崇一愣,旋即一脸暧mei,“你去干了什么?还是干了什么才去的?”

    ……这子怎么一段时间不见好象突然长大了,莫非……“你是不是最近和二阶堂红丸走得挺熟?”

    “你什么意思……你!我才不是那色狼!”拳崇反应过来,有些气恼,“算了,不和你了,我还得去买东西,马上就要去广西了。”

    “广西?又要特训了?你不是对老人家畏而远之吗?”我调侃他。

    他倒没有笑容:“KOF96上我还不够惨吗?游历的确可以增长见识,但是身体素质不过关,一切都是白搭。对了,罗伯特正在客厅里,你们好好聊聊,听他,他师兄对你的印象很不好。”完,便上街了。

    师兄?坂崎良对我有好感才怪了……不过,我到当真忘了罗伯特和拳崇关系不错的事实。但是,既然已经来了,当然是得进去的。

    “雅典娜,我回来了。”屋里,雅典娜正调着咖啡,沙发上坐着个魁梧的男人,显然是罗伯特,虽然,在格斗家中,他的体型算不上多么魁梧。

    看到正在放下包包裹裹的我,雅典娜很是惊喜:“合冰!你怎么回来了……不先去看望King吗?”

    “King,她那里我当然想去,但是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再,目前为止,这里才是我的家嘛!”我摇摇头,转向正打量着我的罗伯特,“你好,来看望拳崇的?上次他可是把尤莉揍得不轻哟!”

    “那不过是比赛……你什么意思?”罗伯特的神态一变,等于在他和尤莉的事情还处于地下工作状态,呵呵。

    “不需要这么激动吧?”我笑了起来,恋爱中的人总是有些傻,“尤莉现在好吗?上次她差儿就要了我的命呢!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不那么孩子气?”

    “她现在在家里修行。”罗伯特还是有些心——真不知道他心些什么。

    不过,这样一来,我还真不好接着什么了:“雅典娜,进晚上有好吃的吗?最近老吃外国菜,都快撑不住了!”

    “本来没有,但是你来了,当然要接风洗尘了!”雅典娜一笑,把咖啡杯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走来替我整理物件,“哟!带了这么多东西来?不是听你身无分文吗?”

    “有人报销,我当然不会客气。”反正麦卓也算是富可敌国了,“对了,香澄有消息吗?她的伤……”

    “有神乐家在,要是还救不了,世界上估计也没人救得了了。”雅典娜开个玩笑。

    真没有么?不过是因为NESTS藏得比较深罢了。想着,我又问:“那她现在在哪里?上次她还要和我讨论知识产权的问题,我学了那么多藤堂流的功夫,总该去一趟。”

    “她倒是已经回家了,不过,还在恢复期间。而且,草薙葵在照顾她,你敢去吗?”雅典娜狡黠起来,眉目间全是俏皮。

    “啊……”草薙葵,倒真有些麻烦,现在的我仍然不是对手,“对了,她不是已经承认了我的精神上的创伤了吗?”虽然是找出来的理由,至少能让我稍微安定。

    “你赢了尤莉吗?”雅典娜紧追不放,“好象还是人家草薙葵掉住你的命的。”

    ……这倒是,如果较真起来,她已经救了我两次了……怎么对我施恩的人却构思着我的性命啊……

    哦,等等,如果是草薙葵,那么,有些事情不定可以牵线搭桥……

    “那我还是要去,香澄怎么也是我朋友!”我得斩钉截铁,因为香澄的确给了我很多帮助,不过,这其中也有那么一儿醉翁之意不在酒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