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章 又见草薙葵

第一百章 又见草薙葵

    “那么,既然这样,我现在就去看香澄好了,反正现在离午饭时间也不远了,真要给我接风还是明天来场正式的更好,我可要吃你的真手艺!”我对雅典娜笑笑,“再,第一时间去看望她,也更能显出诚意嘛!”

    “……那好吧……今晚你回来吗?”雅典娜微微头,“你的卧室恐怕也有灰尘了。 .COM”

    “尽量回来吧……如果某人要铁心把我弄进医院或者太平间也没有办法。”我挥挥手,往门外走,“再见了,加西亚先生,要玩得愉快哟!”

    我的卧室?有灰尘又怎么样?能够一直给我保留着就够让我感动了……不过,我还是得离开,罗伯特……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毕竟,他是某人的师弟……

    算了,还是考虑怎么和草薙葵瞎掰吧……那女人的心思,我真不懂。

    或许是KOF96上香澄的表现不错,虽然现在似乎藤堂道场暂时没人可以当教练了,却仍然有很多学员在里面操练。我一到门口就听见了里面的热火朝天。

    “先生,请问你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又有了一个类似接待员的女人,看样子也是大学生,不过不是我第一次来时的那个人了。

    “我来看望香澄的。”实话,我突然之间有了些不爽——怎么我也是KOF96的一员呀,她竟然完全不认识我……我也许很失败。

    “你是……”女大学生有些不相信。

    “我是她朋友。”我有些无名火起,虽然她的行为其实算称职,“莫非我还是来踢馆的?有草薙葵照顾她,又有几个人敢乱来?”

    “可是……”她还想什么,难道我的长相就真的那么不像好人?

    “他的确是香澄的朋友。”身后有人了句公道话……啊,是草薙葵!

    “你……”我冷汗暗生。

    “我什么?跟我进去吧。”草薙葵似乎没有打算在大庭广众下发难。

    “哦。”还是顺从好了……

    “怎么突然跑来了?”草薙葵漫不经心地问,一边往内室走去。

    “我也得养伤呀!”我斟酌着,“香澄受了那么严重的伤,我怎么能不来看她?现在才来我都觉得晚了些。”

    “你来早来晚倒无所谓,不过,香澄现在情绪不怎么好。”草薙葵提醒着,“你最好不要乱话。”

    “她怎么了?”

    “从神乐宫回来前,被八神庵拒绝了。”草薙葵的口吻挺平淡,却隐约把拳头握得很紧。

    “……”我真不知道该什么,也许我一直便知道这结果,但真正发生了,对于香澄来……“感情的问题,很复杂。”

    “是的。”草薙葵在香澄的卧室前停住了,“可惜我帮不了她。”

    帮?难道你打算把八神庵绑架了来个包办婚姻?她的口气让我倒吸口冷气。

    “阿葵,你在和谁话?”屋里传来香澄的声音,中气没有上次活蹦乱跳时那么足了。

    “是合冰,他来看你了。”草薙葵推门而入,径直坐在香澄的床头,扶她坐起来。

    “……香澄,有些事情……葵姐已经告诉我了,我不怎么会安慰人,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该什么。”我有些期期艾艾,“或者……我们还是其他的话题?”

    “你的意思我明白。”香澄勉强一笑,“可惜我真的没什么心思,让我好好睡几天好吗?”

    “好,休息就休息吧。”草薙葵有些无奈,着,变戏法似地弄出些报纸,“来,看看这个,就当是消遣了。”

    “谢谢,阿葵。这几天都是你在照顾我,我……”香澄的话被草薙葵打断:“我们是什么?发!你的事情我不能帮你办,已经很无能了,难道还不好好服侍你?”着,她揉揉香澄的头发,“看,都脏脏的了,今晚我给你洗澡,不许推,女孩子有洁僻的权利。”着,她噗嗤一笑,“好了,你一个人待待吧,可别再哭了。”

    完,草薙葵起身示意我跟她一起离开,而我也的确觉得自己有些多余——起码,我就不觉得我能比草薙葵做得更好。

    “有些对不住,你特意来看香澄,她却没有好好接待你。”出了屋子,往后院走着,草薙葵有些歉意地。

    “没什么,香澄的状态的确不好,遇到那样的事情,难免……”我得有些感慨,却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上次草薙葵这么礼貌地道歉之后,就是找我单挑,难道这回也……

    “那好,我们现在来谈谈你的问题。”草薙葵的话让我如坠冰窖,“……你怎么发呆?”

    “……哦,没什么,你吧!”我勉强话,却明显地一脸苦像。

    “你……”草薙葵沉思了一下,突然大笑,“莫非……你以为我要找你打架?”

    “我的确很担心。”我索性承认,反正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她可是有神器血统的!

    “哈哈……”她笑了很久,差儿直不起腰,良久才稳定下来,“我就真的那么可怕吗?”

    “我也不知道,”我摇头,“或者,就凭你救了我两次,你如果真要我命,我也没资格还手,而且就算我抵抗,也是徒劳。”

    “两次……你知道了?”草薙葵有些诧异。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再,你做的是好事,有什么必要掩藏?”我真不明白,“你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呀!”

    “救命恩人?”草薙葵摇摇头,“我可没有那么爱心泛滥。第一次救你,不过因为我过不伤你性命;至于第二次……凡是拥有我草薙之血的人,相互之间都应该扶助而已。”

    “照你这么,我岂不是得了个大便宜?”我不信真有那么好的事情。

    “便宜?当时我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罢了,一滴血对我来根本无关紧要,而对你来,却是一把双刃剑——它可以让你的伤痊愈,却首先会因为排斥而要你的命。”草薙葵伸出食指,指尖轻轻燃烧着,“一般人接受我草薙之血,绝大多数都是直接导致死亡,虽然死后不久,身体却可以达到完美无暇。所以,你没有必要感谢我,而我和你的约定,也迟早要兑现,只不过,现在的你还不能让我感兴趣。”

    “那么,什么时候你决定和我单挑呢?”

    “当你有可能赢我时,哪怕那可能只有一丁儿。”

    我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却又立刻不甘心起来——她的意思也就是,现在的我连一丁儿赢她的可能都没有……

    一时间,我们都没有话,站在后院的草地上对视着。她的身材不高,脸庞是理所当然的精致,看似随意却颇为昂贵的衣服很衬出青春活力,却更多的是早熟的气息。

    “跟我来。”她终于话,带我到藤堂家的会客室——只有我们两人。

    “给我敬杯茶吧。”草薙葵端坐着,眼神有些深邃,“就在那边柜子里,有茶叶,柜子旁边也有开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