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一章 敬茶?

第一百零一章 敬茶?

    敬茶?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想到这调调,但看到她有些出神的样子,我还是走过去翻箱倒柜起来。 .COM

    茶是碎茶渣,闻闻,也不是什么很好的品种,水倒是烧开不久的,却是自来水。我不清楚什么茶道,但怎么才能泡好茶还是多少知道些的。看着我有条不紊却又非专业的动作,草薙葵似乎略微有了儿兴趣。

    “来尝尝,我也是难得泡茶,虽然自信,但也不知道你的规格。”毕竟,她是大贵人家出身。

    “合冰……你得想清楚。”草薙葵伸手,却离茶杯有那么丝距离,“我的是敬茶。”

    “敬茶……你的意思是……”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手似乎颤抖了一下。

    “不管怎么,你也算是草薙家族的一员,不过,我没有打算让这件事被人知道。”草薙葵接住了茶杯,让茶水不至于因为我的失措而洒出来,“你也最好不要出去,不然,对我们两人都没有好处。可是,完全没有名分也不是回事儿,就像我信守诺言救你,我也不会让你就这么浸渍着草薙之血却完全和草薙家没有关系。所以,我决定这么办。当然,你可以拒绝。”

    “拒绝?”我吸了口气,“如果我拒绝,还能够怎么选择?”草薙葵的坚持我算是见识过了。

    “你可以对外公布你有草薙之血的事情,倒时候自然有人来找你,要么,承认你的实力,你也就平步青云成为草薙家的一员;要么,处决你。而我,无论如何都会受到处罚。如果你什么也不做,我也会自己告诉大哥的。”草薙葵得很平淡,却没有玩笑的意思。

    ……

    “你还是把茶喝了吧。”我终于决定,“你也算让我脱胎换骨了,不管怎么也是一份恩情,我不能任性。”而且,我也从来没有在意过什么草薙家成员的身份,虽然,那对于普通人,特别是像我这样的穷人来很有诱惑性……当然,这话我是不会出来的。

    “那我真喝了。”草薙葵把茶杯递到嘴边,最后问了次。

    “……对了,我可不可以问一下,之后我是不是得私下里叫你师傅?”我忍不住问。

    “没有必要,我也没有打算教你多少东西。”草薙葵一饮而尽,“……你的茶艺还不错。”

    “难不成这不过是走个过场?”我有些眩晕了……亏我刚才思考了那么久!

    “倒不是。只不过,我不会教你太多东西。确切地,我只教你一招,而且是在我会的范围里。”看着我重燃希望般的眼睛,她立即浇来冷水,“所以,大蛇薙什么的你就不要想了;而荒咬,九伤什么的,也算了——你自己模仿了那么久,肯定有了自己的习惯,就算我教你,也没有什么好处。”

    “那你究竟打算教我什么?”我又给她满上一杯。

    “这个得你自己选,反正你好象对我们草薙家的武学知道不少。”草薙葵站了起来,“你先回去吧,我得去陪香澄了,一会儿还要给她做晚饭的。明天早上你早些来吧,我在后院的草地等你,听最近一年,那里几乎成了练功场了。”完,草薙葵径自走出了会客室。

    就这样……我就有了个师傅?脑海里还是草薙葵啜一口的茶的神态,我有些恍然梦间的感觉……算了,先回家吧,想想学什么招吧,就当是聊胜于无好了。不过……想到刚来这世界时千推万阻地拒绝老人家的好意,现在……却摊上个比我还一些的师傅……真捉弄。

    直到回到家中,我仍有些浑浑僵僵,哪怕看着雅典娜也提不起什么笑容。

    “怎么了?”雅典娜见我神游,关心问着,“是不是草薙葵刁难你什么了?”

    “刁难……倒算不上刁难,就是很……当是命运弄人好了。”我甩甩头,往沙发上一坐,“罗伯特呢?”

    “他和拳崇出去玩了。”雅典娜“装备”着,看样子又要上街,虽然我的话有些不清不楚,但至少我没有真正的恐惧,她也不是很在意,“我也要去录歌了,去特训前还是要和新出来的地狱乐队竞争一下。要不要一起去?”

    “有空时常都可以听你的清唱,倒是那个地狱乐队,连你都要当竞争对手,明的确很有实力,倒让我有些兴趣了。”我问,“你有他们的演唱会票吗?我想去听听。”

    “这个……我倒没有,就算要去买也没空闲了。”雅典娜有些遗憾,“不过,他们的歌我都录制了的,你可以听听。”着,她从随身带的包包里掏出盘VCD递过来。

    “哦……”我真想要的哪里是他们的歌呀……暗自摇头间接过VCD,我目送雅典娜出门。

    还是思考一下草薙家的武学吧!既然连大蛇薙都没可能了,那无式就更别想了……至于其他的,荒咬一套草薙葵不会教我,毒咬一套也是异曲同工……奈奈落?琴月阳?轹铁?七十五式,或者改?八十八式?独乐屠?轰斧阳?对于没有火的我来,鬼烧就更不可能了……好象什么都不够全面。虽然只能学一招,也要尽量多学一些东西才行……嗯,也许,应该学……鹤摘!应该是的,虽然在游戏中这是个很鸡肋的招式,但事实上它所需要的功底非常高,其变式也很多,要真正学会,恐怕草薙武学的所有基础都会涉及……其实,我更愿意学鬼烧的,可惜……哎!

    嗯……既然决定了学鹤摘,那就回想一下鹤摘的细节吧!也算是攻防一体的招式了,记得在KOF96上,Leona和草薙京的比赛中,草薙京的鹤摘直接破掉了Leona的威武军刀的,看上去,只要对手在正面,鹤摘几乎是没有破绽的!

    算了,还是听听地狱乐队的作品吧,到时候不定能多事半功倍的希望。心念间,我走向了那在97年初也算高档的播放机……

    晚饭的内容不错,虽然没有准备,但是雅典娜还是在下班时买了不少菜回来。拳崇和罗伯特也很是喜欢这口味。看着他们融洽亲近得像兄弟,我和雅典娜会心一笑,各自埋头处理着食物。

    “雅典娜,我帮你洗碗吧!”和她一起钻进厨房,我有些不由分,因为在拳崇和罗伯特中间我难免很无趣,他们的话题我插不上嘴,而罗伯特也显然是因为某些传闻而对我不是很感冒,拳崇也不好办,毕竟,我算是半个主人……

    “好吧。”雅典娜没有看我,盯着洗碗槽,“今天在藤堂道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回来了,神情有些古怪。”

    “……我答应了某人不告诉任何人的,而且,这事情真的有些让人哭笑不得,我也不想。”哭笑不得?那不过是年龄的关系,真正的形容恐怕应该是别扭——老是受人恩惠却没有报答的希望……

    “那我就不问了,反正你没有危险。”水龙头下生出清脆的水击声,如雅典娜的音色般美妙,“那你有什么打算?明天我和拳崇就要到广西和师傅汇合了。你要一起去吗?”

    “这个……你们明天什么时候离开?”

    “下午。怎么也得给你接了风再呀!”雅典娜笑笑。

    “那我明天问问可不可以在藤堂道场打秋风,如果不能,我可以一个人守家吗?”我有些忐忑。

    “当然了,你也是家里的一员嘛!”雅典娜毫不迟疑的话让人感动,“不过,你会做饭吗?天天到餐厅吃东西总不是好事,格斗家比常人更应该注重食谱的。”

    “应该没有问题,或者,你走之前给我留份饮食大全?”

    “真要?”雅典娜眨眨眼睛,似乎不信我。

    “……总得先试试打秋风的可能性吧?”我有些赧然。

    “男孩子呀,总不关心怎么照顾自己。”雅典娜摇摇头,似乎在我,但那语气,更像是在感叹拳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