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二章 上街

第一百零二章 上街

    照顾自己?也许雅典娜的是对的,男人往往容易做出些傻事,不管是拳崇还是我,都有过算得上是不珍惜性命的经历……但是,都有各自的原因啊!

    已经入夜了,雅典娜美美地睡去,拳崇和罗伯特还在他们的卧室里高谈阔论,而我,躺在自己的床上,却睡不着,毕竟从时差而言,我还处于精力充沛的时候。 .COM

    抓着麦卓给我的报纸,玩味着——草薙城的火柱?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和无式有关!但是,现实中的情形基本上是不能用二维的游戏中的样子来衡量,就像千鹤的神技其实完全没有什么光芒,却有着神奇的效果,多半,草薙京的无式迟早也会让我吃上一惊,特别是在我已经注意到这些细节以后。

    是不是明天去问问草薙葵?也许能够知道些什么,但她多半会守口如瓶……多半……她似乎就是外柔内刚的例子……

    有些无聊,我站起来,在倒大不的空间里转圈——这是在麦卓家时弄出的玩意儿,双脚不离地,犹如滑步般地旋转着身体,保持平衡,这样可以以微的移动躲过对手的攻击并有着立刻回击的可能,特别是用上藤堂流的功夫时更能事半功倍,至少,艾迪尔海德就被我这样弄得焦头烂额。

    但是,不管我怎么努力,也无法躲开假想中的大蛇薙或者类似的招式,也无法破掉麦卓的天国之门……

    第二天清晨,雅典娜早早弄好了吃的,因为大家都有各自的事情,哪怕是罗伯特,也要回自己的家族处理一些事情。

    在门口和雅典娜分手,顺便回望一下吵着要远送一下罗伯特的拳崇,我往藤堂道场走去。虽然我没有化装,但街上没有人认出我,或许也有人知道,只是没有人觉得有必要什么……KOF的四强?有我这样的四强么?他们会为了雅典娜而疯狂,可以为了草薙京嘶声力竭地吼叫,而我……因人成事的我,在大众的眼里,多半并不算一个真正的格斗家吧……

    草薙葵没有在后院等我,而是直接在道场门口出现:“合冰,今天我就不教你了,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必须去处理。拜托你今天照顾香澄,行吗?”

    “……你也太突然了儿吧?”我真的有些吃惊,不是因为她放我鸽子,而是我第一次看到她些许慌乱的脸,“发生了什么?我可以帮忙吗?”

    “你?你只可能越帮越忙……又不是打架……再,打架你也是累赘……”草薙葵喃喃地,“你去看香澄吧,我先走了!”完,便急冲冲地离去。

    ……我就不信你不知道你的话会刺激我的神经!

    带着郁闷,我走进内室,推开香澄房间的门:“香澄,今天草薙葵有事情,护花使者暂时换成了我,有什么想要实现的愿望吗?”夸张,也算是一种掩饰吧……

    香澄似乎刚起床没有多久,还有些睡眼朦胧:“阿葵已经告诉我了。你坐吧……”

    看来,她还是没有恢复。从前的她绝对不会这么落落寡欢外加两眼无神,这状态可不是好事,可惜我不是什么心理医生:“你……吃了早饭没?”

    “……没有胃口,一会儿再吧……”香澄渐渐看向我,“合冰,你,我参加KOF96是不是一个错误?”

    “你不是要找你爸爸吗?”

    “别转移话题,你知道我指的什么。”香澄摇摇头,“我现在是不是很难看?可是,我真的什么也不想做,也没有力气去做。”

    “难看?你可是个美少女!当然……你现在的样子的确有些颓废……”我实在不知道该什么,一时间,便和她一起沉默起来。

    ……

    “我……我带你出门走走怎么样?”我终于不能忍耐这种气氛,“总待在床上是不行的,你可不是埋头的鸵鸟。”

    “上街吗?有什么可以做的?”香澄微微抬头,“我现在这样如果被那些学员看见,他们会为我担心的。”

    “难道就不能化装?”我捉起她的一只手,“当初是谁一副专业模样地带我潜入草薙城的?道场某个地方的某堵墙又是怎么回事儿?你不过是想逃避罢了。但是,被我逮到,你就不能再懒下去了!”

    “那么……我们出去……做什么?”香澄有些松动,也还有些犹豫。

    “……去听演唱会怎么样?”这……也算是一石二鸟吧!“我来的路上看见有海报今天有地狱乐队的演唱会,我们一起去。”

    “地狱乐队?”香澄有些茫然。

    “我也没有听过,但是连雅典娜都把他们当做竞争对手,其水准应该不低。”我嘻嘻一笑,“不过,我可是一穷二白,典型的三无人员,你得给我报销哟!”

    “好吧,走吧。”终于,香澄被我弄出了一丝笑,虽然是很微的一丝,“你先出去,我换衣服。”

    当香澄开门出来时,我几乎是被吓了一跳!哪怕是情绪低落,专业就是专业,就她这打扮,恐怕也没有人能把她和格斗家这职业联系起来——轻柔的黑发自然地披散在背上,宽松的黄色外衣开着下摆,左手正整理着领口,右手抓着个朴实的提包,与那白色的防水裤相映成趣,而那双淡绿的波鞋上的花边竟有几分童趣!

    “我这样应该不容易被认出来吧?”香澄略微有些不自信。

    “美少女就是美少女!我果然没有错。”我赞叹一声,“你这样子倒不容易被认出来,倒是和你一起出去的我得担心会不会被路人嫉妒了……对了,我们这次是翻墙而出吗?”

    “当然!我也好久没有那么做了。”香澄一笑。

    你当然不用翻墙了……你都是一家之主了嘛!跟在她身后,我窃笑着。

    事实上,当我们真的到了街上,香澄那装束加上临翻墙前又准备的圆帽,竟没有人留意我们……我可是完全没有化装啊!再次郁闷……

    “演唱会在哪里举行?”香澄还真是直奔主题。

    “不远,大不了我们问路。看样子,地狱乐队虽然是新星,但也足够红。”我漫不经心地着,心里盘算着怎么处理演唱会之后的事情,或者,怎么让事情按我希望的方向发展……

    “心车子!”香澄一把拽住我,一辆轿车从我身旁路过,“合冰,你在想什么?这么投入?”

    “没什么,仅仅是在思考怎么能在短时间里让你淡忘伤痛。”看着眼前那车,眼前的演唱会场入口,我撒了个谎。

    其实……我真不知道该什么,那车子应该就是地狱乐队的专车,我也知道那车的速度不可能把我撞得伤筋动骨,本来……算了,仙人跳的变式究竟不是我的强项。

    “撒谎!”香澄轻笑,“不过,谢谢!”

    “好了,我们去买票吧!你付帐,算是作为逗你开怀的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