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四章 审问?

第一百零四章 审问?

    “你……”七枷社沉沉地盯着我,良久,方吐出句话来,“Chris还只是个孩子。 .COM”

    “那么……”

    “其他的,吃了饭再谈,你也不想有些事情让藤堂家的姑娘知道吧?”七枷社挥挥手,往客厅迈步,“走,谢尔美的手艺不错。”

    “嗯,但首先,我来洗手间可不仅仅是个谈话的幌子,所以,你先去吧。”着,我关上门……

    当我再次回到客厅时,他们已经围坐在饭桌旁,和雅典娜家不同,这里的饭厅没有与客厅区分,而Chris想偷嘴而不敢付诸行动的样子也别有一番温馨。

    “开饭。”谢尔美的腔调颇有新婚少妇的味道,让我不禁多打量了两眼:正如我记忆之中,她的眼睛几乎藏在了头发里,只不时射出两道风韵十足的光芒,只不知道在某些时候那光芒会不会让人不寒而栗,至于其他的,因为坐着的缘故,我只能看到那“波涛汹涌”,对了,还有鲜艳的红唇……有血统的就是不一样啊!

    席间,Chris不停地问着香澄关于雅典娜的事情,简直一好奇宝宝,也幸好香澄在我养伤期间与雅典娜共处过,应答起来也算自如。而我和七枷社,颇有默契地埋头不语。谢尔美想什么,却似乎被七枷社用眼神劝住,也满脸狐疑地沉默。

    “香澄姐,我们去逛街吧!”丢下碗筷不久,Chris就亲热地缠了过去。

    “也好,”见七枷社他们没有反对,我也鼓励起来,“香澄,陪陪孩子也是一种调节。”

    “嗯……”

    “我才不是孩子呢!”Chris对我做个鬼脸,便拉着香澄出门了。

    “你们不担心吗?”我回头问道。

    “担心?真要担心的话,你们也不可能在会场外见到他一个人买冰激凌了。”七枷社淡淡一笑,“哦,我们需要担心的是那些不知底细想对他下手的毛贼。”

    “也是。”我讪讪而笑,正见洗完碗的谢尔美走来,“总归是八杰集之一嘛。”

    “你……”谢尔美闻言一惊,怔怔指着我呆立不动,“阿社……”

    “没什么。”七枷社走过去,扶着她坐下,“既然他低调来找我们,也就意味着可以谈下去。”

    “是的。”我接过话头,从兜里掏出那剪下来的报纸,“这便是我来日本的原因。”

    “草薙城……火柱……”谢尔美口气有些惊惧,更是凝重,与七枷社对视了一下,“你的意思是……”

    “我不能肯定,但给我这份报纸的人也是八杰集之一,所以,”我头,“我宁愿相信它的隐含意义。”

    “你的八杰集之一,就是你口中的麦卓?”七枷社沉吟着问。

    “起码,她这辈子叫麦卓。”出于谨慎,我尽量得明白,“对了,不知道你们对于KOF96有多少了解?当然,你们肯定去了解过,对吧?”

    “KOF96……”

    “直接地,高尼茨。”

    “他……”谢尔美气恼起来,“那家伙,做好了准备工作,自己却跑去轮回了,留下这摊子事情给我们,不厚道!”

    “啊?!”她的言论吓了我一跳,但真想想,她这么或许也无可厚非,高尼茨烟消云散的事实只有我知道而已……有些为高尼茨鸣不平啊……“他好像也尽力了的……”

    “尽力?”谢尔美不置可否,“算了,往事如风。谈谈你的身份吧。”

    “我?”她这话让我猛地一寒。

    “你知道的不少,却不是我大蛇一族。虽然我八杰集里的确有麦卓这个名字,但除了嘴巴,你还有什么办法证明你和她的关系?”言语间,谢尔美压了压手指。

    “别!我可不想牡丹花下死。”我几乎立即站了起来,双手挡在胸前,“现在的我连天国之门都还没学会,打不过你的。而且,你的招事也太阴狠了儿,我的身子骨不一定撑得住。”

    “牡丹花下死?”她嫣然一笑,“既然你都这么赞美我了,不给你儿奖励怎么行?”着,她双腿一蹬,猛地贴地滑了过来。

    “不……”本想再什么,却发现她的速度实在太快,原本在游戏中几乎是鸡肋的招式此刻竟给我一种无处可逃的心悸感。

    反击?可能么?荒咬?葵花?不,她的动作让我联想到天国之门……好吧,试试那原来打算应付麦卓的办法……

    当她滑到跟前时,我一边往后仰,一边主动去抓她的手——仅仅是为了不让她逮着我脖子。不过,她最终探到我胸前的衣襟,整个人向我身上压来。

    条件反射一般,浸淫无数次藤堂流操练的我左手揽住她的臂,右手环住她的蛮腰,借着这后仰的惯性——几乎就是谢尔美大闪耀的翻版!

    但是,率先栽在沙发上的不是她的头,而是手掌!一瞬间,我身子一轻,倒飞了出去——是谢尔美鞭打!

    “砰!”虽然尽力调整身体姿势,我还是脊背撞在墙上,兴许还有个凹印。身子下滑间,传来谢尔美拍手的清声:“藤堂流果然名不虚传!”接着,沙发上露出那看不到眼睛的脑袋,“你和藤堂姐的关系吧,对了,还有八神庵。”

    “你……”忍着痛爬起来,我有些郁闷,“既然你都知道香澄与八神庵了,干嘛还消遣我?”

    “不掂量一下,又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吃骗喝?”谢尔美损了一句,“使用伪八稚女的先生。”

    “得,我还不行吗?”眼见七枷社笑而不语,我走过去,把茶几上的水一杯饮尽,“今天我像是自投罗网了……嗯,我在香澄的默许下学了藤堂流,但至今还牵扯着知识产权的问题;至于八神庵,他差不多就是我的一个路标,昭示着努力的方向。”

    “听你还和神乐宫里的那位关系不错?”七枷社终于发问了,不过看他的脸色,似乎对“路标”这个形容颇觉有趣。

    “是的,千鹤是我朋友,但与KOF无关。”

    “三神器与大蛇一族的争斗原本也与KOF无关。”七枷社又往杯子里倒水,“龙卷风之内的事情我们不去纠缠,但你最终在神乐宫里养伤……”

    这话的言下之意可对我不利:“当时,在神乐宫里的,还有麦卓,八神庵,以及Leona,可以除了千鹤,全都流着疯狂之血……”

    “都有?”谢尔美大笑,“据我所知,大蛇一族的名单里可没有你的存在。”

    “名单?”我一愣,“拜托你们也更新得快一儿吧?四个多月前,麦卓和Vice就确认了我的血液成分,那结果还让我消化了好一阵。”看来,八杰集也是人,也有消息闭塞的情况,“当然,成年后能拥有疯狂之血,似乎我还是首例,麦卓还激动得差儿落泪。不过话回来,我真的很不希望别人用看白鼠的目光打量我……”

    见我有即兴演讲的征兆,七枷社当机立断地插言:“大蛇一族还算自爱,不会把同胞活剖了。不过,虽然你的话几乎是无懈可击,但我们还是得慎重。在联系到麦卓之前,你愿意一直在我们家做客吗?”

    “如果事实证明我谎,你们会灭口,对吧?”

    “招摇撞骗的人本来就可恨。”谢尔美答得有些微妙。

    “也就是我无可拒绝了?”

    “你也可以试试你的藤堂流能否从这里全身而退。”谢尔美的话简直是种戏谑。

    不过……“那可就太感谢你们了!我正担心没有家庭主妇解决我的饮食起居呢!”没有在意七枷社和谢尔美石化的样子,我继续高兴着,“对了,我得先给雅典娜打个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