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五章 哭泣的红丸?

第一百零五章 哭泣的红丸?

    “喂,雅典娜吗?我的吃饭问题解决了!”兴许我的兴奋在七枷社和谢尔美眼中有些不爽,“你神交已久的地狱乐队已经邀请我在他们家来了个长期研讨……”

    “神交已久?”雅典娜咯咯地笑,“怕是你把我拿去借花献佛了吧?”

    “这个……你是明星嘛!”我还是放弃不被她奚落的期待好些。 .COM

    “随你,别丢脸就是了。”雅典娜的口气像家长,让我哭笑不得,“地狱乐队的人差不多都是格斗家的素质,我不在,你自己心被打个半死不活没人管。”

    “我可是和平主义者……等等,你怎么知道……”

    “他们有些歌,对非格斗者来难度特太大了些,就算真有那种普通人,也早就红得发紫了,但他们却还没有我出名——只能明他们也没有一门心思搞那艺术。”雅典娜得理所当然,“好了,我挂了,估计你今天也不会回来,记着你爽了次我们给你接风的宴席。”

    ……听着听筒里嘟嘟的声音,我有些郁闷,难道错过优待也是一种过错?

    “合冰,似乎你利用了我们?”谢尔美满脸堆笑地走来,几乎就是标准的猫步,但那双手的姿态让我不由得害怕,“也许,我们可以暂时当你是自己人?”

    “什么意思?”这绝对不是好事,绝对!我似乎后退了一步。

    “因为……”她的鼻子就要碰到我鼻子了,“大蛇一族对待客人很有礼数;但如果是自己人,那么作为四天王之一的我就可以好好教导教导了。”

    “这恐怕不合适吧?要是我在谎呢?”我几乎可以遇见某种遭遇,某种在尤莉手里遭受过的……

    “当然,你可以无视这个商量。反正等证实了你的身份,我可以变本加厉……”

    “我是!我是自己人。”看来,这个美女没有麦卓姐那样好话,放下电话,我堪堪退到墙边,“有什么吩咐尽管,作为大蛇一族的人,我还是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全靠你了!”

    “……”七枷社和谢尔美对视一下,不约而同地摇头,“耻辱啊!这样的人居然可以得到神乐家的人的青睐,难道我们的夙敌已经沦落了?”

    似乎,这两位天王对我的第一印象不好……“拜托,你们怎么也是天王级的,起码的趋利避害我还是知道的,如果把你们惹生气了,那不是胆识,而是白痴。”

    “就你的作为来,也不见得聪明。”谢尔美把我拉回沙发上坐下,仍是那让我发毛的微笑,“我们不会限制你的自由,你只需要每天晚上回这里住就是了。当然,你最好不要违背,记住——越是简约的规则越隐藏着沉重的逾越代价。”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其实你们身边有不少可以调遣的族人,所以我是不可能逃走的?”听到她这话,我放了大半的心。

    “大蛇一族人数不多,都是精英。”她傲然地笑。

    那些,关我什么事?只要能够不让大蛇干涉到我的未来,你们的教育对我不过天空的浮云,我可不是轮回中人。“那好,我先出去了。”

    “上哪儿?”

    “我去打入草薙家内部,你们要派人跟来吗?”我大笑开门,“对了,一会儿香澄回来了你们要好生招待,我也许不回来吃晚饭了……12之前回来应该不算违规吧?”

    “你……”谢尔美有些咬牙,但我已经关门而去。

    出来了!阳光还照在皮肤上,我找到了短期饭票,而且没死……算是97年的长征第一步了!

    事实上我不过是不愿意和他们待在一起夜长梦多,但真出来了也不能够无所事事,嗯,索性,去找草薙葵好了。反正出了什么事情,我还有麦卓姐的手机号码。

    想着,我渐渐走到草薙城的门口,那门卫有些懒洋洋地问住我,仿佛大白天来这儿的陌生人也算珍惜动物。

    不过可惜,鸟语我是不懂的:“拜托,不汉语也得英文吧?草薙城难道不和国际接轨?”

    门卫显然感觉尴尬:“那么……你是谁?来干什么?”

    “找人,确切地是拜访草薙葵,也就是现任家主草薙京的妹妹。”

    “葵姐不在。”

    “这个我知道,她今天有事情,我主要是想知道她现在在哪里?”

    “好象……去二阶堂家去了。”门卫想了想,“你是叫合冰吧?和麻宫姐一起的那个?”

    你才认出来啊?“想不到还有圈外人能认出我,荣幸啊!”我有些自嘲。

    “倒不是。”门卫呵呵一笑,“我们草薙城的人,多少也算半个圈里人了。”

    得,整一个强将手下无弱兵……“谢了。”我突然认为自己受了刺激,准备走人,“那么,二阶堂的家在哪里?”

    ……

    那个门卫挺热心,得详细,我也没有走远路。实话,那个门卫长得颇为平凡,但看他的举手投足,如果是半年前的我,如果是在赛场上,估计也将有一场势均力敌的表演。而他,不过是草薙城的一个门卫,根据那么显眼的位置,多半是装饰品的地位!

    草薙家……真的好强!

    一路感慨中,二阶堂家已经在眼前了——本来也没有多远,照那门卫的意思,某位风liu公子哥时侯就常来这里玩了——当真和草薙京是好兄弟。怪不得草薙葵也会去那里……

    回想那天夜里二阶堂红丸的口气,他的家应该是很富有的,但眼前这建筑却不怎么华丽。难道是金玉其内?或许,在那和藤堂道场差不多大的门褴里面有着一个富豪家族的独特品位?

    门是虚掩着的,探头望去,里面的角落有不少救护车——难道有人重病了?草薙葵难道是来……不,她的血可不是什么灵丹妙药……

    “请问……”我拖了老长的声音也没有见有人来应答我,不免有些奇怪,便信步往内室踏去。

    “阳子,你可别吓我……别吓我……”没走几步,某人的哭腔就越来越清晰——嗯,是二阶堂红丸!

    寻声而进,终于有人了,是些白大褂,操着鸟语。无视他们,我直接进了那应该是哭音来源的房间——或许这样有些不礼貌,但是,能让二阶堂红丸哭的女人……会是什么……

    “唰——”地板上打了个地铺,应该睡了个人。但我是看不到的,因为被一个弯曲着的脊背遮挡……是二阶堂红丸,正一声接一声地啜泣着;而地铺的另一边,露着草薙葵的半个头,还有斜跪在地板上的双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