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六章 草薙……阳?

第一百零六章 草薙……阳?

    “请问……”我正要开口,眼前的二阶堂红丸就动了,下一个刹那便是被他抓住脖子提在半空:“谁!”

    ……

    一秒钟的冷场时间也许不长,但草薙葵的动作我倒是看清了——她的左手食指头上有个伤口,正贴在那躺在床上的人的同样有伤口的食指上,那血液仿佛有生命地保持着液体的状态却不流出来,只在伤口上缓慢地流淌,细看上去,竟是泾渭分明的两股!

    “怎么是你?”二阶堂红丸终于放我下来,有些疑惑地问。 .COM

    “咳……咳……你的反应速度也太快了吧?完全不像个在哭的人。”我扶着脖子,还是有些岔气。

    “……条件反射。”他的话像是在自嘲,但取代警惕表情的却是忧伤。

    “究竟怎么了?”我好奇起来,因为草薙葵到现在都还没有和我话——这可是反常,很反常!

    “疗伤。合冰,你不要打搅她。”二阶堂红丸解释着,“现在她虽然睁着眼睛,但她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你,甚至连看到都算不上。”

    “谁受伤了?”那被褥盖满了伤者的全身,只露出那只和草薙葵相交的手,除了那皮肤精致以外,我什么也不能推断。不过,能够让草薙葵爽掉和我的约定,急急跑到这里,到现在还全神贯注着……这人绝对非同可!

    “你的话很多。”二阶堂有些冷的话让我一惊,望着他的脸,我心思一动,试探着问:“女人?”他仍冷冷盯着我。“草薙家的女人?”他眉头有些动作。“你……喜欢的人?”

    他终于开口,却伴随着拳头紧握:“好的判断力会招来杀身之祸。”

    杀身?虽然你不是什么标榜正义的人,但也不用这样吓唬我吧?“我只内部八卦一下,又不向外八卦,再,你和草薙京关系那么好,完全可以当成内部时间协调。不过,我可真佩服你,草薙家的人都能搞得奄奄一息……”既然草薙葵不可能主要到我,也就不需要回避男人的话题了。

    “嘭!”一个黑影出现在眼前,紧接着就是那一声清响,然后,我倒飞在门外……妈的,怎么搞突然袭击啊!虽然我根本不是你的对手……会不会有熊猫眼啊……

    “什么奄奄……一息……”二阶堂红丸愤怒而尴尬,“她是气急攻心……才昏厥的。”

    “气急攻心……”我勉强爬起来,却得扶着墙,他这一拳倒是用了力气,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少力,“气急攻心得靠草薙血来救治?”你当我外行啊?

    “只不过她本来就有伤。”二阶堂红丸似乎听到了什么,急忙回头俯身,“阳子,醒了没有?”

    “命倒是保住了!”草薙葵长叹口气,“合冰?你怎么来了?”

    “虽然你我没用,但我还是想帮儿什么忙,这不就来了?”在她面前,我远没有像面对二阶堂红丸那样从容。

    “哦……”她沉吟起来,也不知道对我这样的回答是什么态度,良久,缓缓站起来,“红丸,一起去吃东西吧,我知道一家新开的地方,鱿鱼寿司抵得上我家厨师的手艺。合冰,你也一起来吧。”

    “哦。”我看看二阶堂红丸,他没有话,倒像个做了错事等着惩罚的孩子。

    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话,连开车的司机都感觉到气氛的诡异,时不时地擦着汗,虽然事实上不热。直到到了那家饭馆,草薙葵冰霜般的脸才有所变化:“老板,老菜谱,三份。”着,示意我们在最靠里的角落落座。

    还没有坐下,二阶堂红丸终于忍不住话:“葵……”

    “住口。你有没有资格这么叫我还是未知数。”草薙葵又让刚刚开始回升的温度到了个新的低谷,“吧,你究竟做了什么?”

    难道……某人用强……不对,那似乎不是某人的风格……我好奇地猜测,却没有答案。

    “她……”二阶堂红丸斜眼看着我,吞吞吐吐。

    “呀,你呀!你敢做就不敢了?”草薙葵有些怒了,“合冰,不许走,我倒要看看你这风liu公子是怎么始乱终弃我草薙家的人的!”

    “我……我没有做什么呀!”二阶堂红丸做无辜状,“阳子就这么突然出现……”

    “突然出现?当时你在做什么?”此刻的草薙葵完全是个刑侦达人。

    “我在和人打电话……”

    “和人?你新勾搭的女人吧?恰好被刚刚苏醒的女朋友……哦不,是前女朋友撞见,然后呢?”

    “我根本不知道阳子会醒,当时我完全蒙了,她对我什么我根本没有反应,等我回过神时,她已经晕倒在地上了……”二阶堂红丸辩解着,却被草薙葵打断。

    “我理你!”一团火焰飞向他,他却不躲,任由鼻子被烧黑,一帅哥瞬间成一丑。

    “葵……”

    “你还知道叫我葵,那你心里还有没有阳姐?这几年你对得起她吗?”草薙葵厉声而问。

    “当时诊断她不可能醒了……”二阶堂红丸越越声,终于似乎鼓起儿勇气,“可是当时是她叫我找一个……”

    “她叫你找一个,没叫你找一群!你打橄榄球赛呀?”草薙葵一拍桌子,引得周围的人心惊,却也不敢转头观看。

    “可是……没有一个女人可以代替她……”

    “你……”草薙葵举在半空的手悬了,恰好,服务生端来了寿司,战战兢兢地放好,跑着离开了。

    “你给我滚!”草薙葵慢慢放下手,从牙缝里挤出字来。

    “阳子什么时候可以醒?”二阶堂红丸边起身边问。

    “你还想她能再醒来受气呀!滚!”草薙葵呵斥着,却没有了其他动作。

    直到二阶堂红丸走了许久,她终于又话:“合冰,吃吧,不要浪费了。”

    “啊?”都已经不热了,现在才吃?但我不敢问出来,很干脆地埋头苦干,至少动作上没有迟疑,嗯,的确不错。

    见我开始吃了,她也伸了手,哦,是徒手,直接抓着开吃,如同一只饕餮,三份寿司到最后我才哦吃了不到半份。

    “化怒气为食欲?”在她擦完手,递纸巾给我时,我忍不住问。

    “不,今天疗伤消耗太多体力了。”草薙葵摇摇头,感慨起来,“冤孽……真他妈的冤孽。”

    ……像她这样美丽的女孩子骂粗口……我似乎想起来某个年代某个城市以美貌与骂人智慧并存的女人了……

    “究竟怎么回事?”

    “一个女人因为男朋友而成了植物人,当她苏醒之后,第一时间去看他时,却发现他和某个其他的女人在电话里**,怒极攻心,旧伤迸发。”草薙葵在笑,苦笑。

    “能够明白些吗?”虽然知道了一些,却仅仅达到勾起我好奇心的作用。

    “……你算是草薙家的人,也不是不能知道。不过你得保证你不泄露。”见我头,草薙葵又,“以及,让红丸对你非常的信任。”

    “什么意思?”

    “这件事情是他的**,如果你不能让他允许你知晓,那就等着他惦记着追杀你吧。”

    “好奇是人类的原罪,如果我真的被杀了,也是你勾引的源头。”

    “呵,”她终于半真半假地笑了,“那我真讲了——红丸是有特异功能的人你也知道,一般来,他能够控制自己的电能,但在极度消沉或者极度兴奋的时候却会失控。”

    “那……注意调节就是了。”我不觉得有什么性命悠关的。

    “是的,可是,我表姐和他相爱了。六年前的一个夏夜,他们初尝jin果……在你的国度是这么形容的吧?应该是件很浪漫的事情,但他是携带电能的红丸……我表姐在毫无防备的时候遭到毁灭性的打击,而红丸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时我表姐离焦碳就差一口气了,能够保住命已经是奇迹,但理论上是不可能苏醒的。之后嘛,红丸就完全地变了,成了……你也知道现在他的名声。”

    “接着,奇迹又发生了——你表姐居然醒了,她心念着他,坚持着去看他,结果看到在时间的洗涤中已经算是平常的一幕,然后你就接到紧急通知,然后你就和我爽约——我没有推测错误吧?”帮她出来也许更好一儿,毕竟自己的家人成了这样子不是什么值得提起的事情,“而你表姐就是他口中的‘阳子’吧?”

    “是的。”草薙葵站起来,随手把一张卡扔在餐桌上,“而红丸这样的改变,有一部分是因为当年他们的那些古怪的海誓山盟。”

    “古怪?多半是什么‘如果我不在了,你要一个人活好’什么的吧?”情话嘛,种类多多。

    “但是我表姐的记忆还停留在六年前!她看到红丸的情况时,她会怎么想?”草薙葵又一拍桌子,这回,终于手起桌裂……“修理费用算在饭钱里。”着,她拉我离开。

    “……我们还是换换话题?”看她忍着情绪时不时爆发一下的样子,我感觉有些危险。

    “……好,你吧,你要学什么招式?”草薙葵想了想,回头问。

    “鹤摘,以及其一系列变式。”我尽量得严谨。

    “那可不只一招。”

    “融会贯通了,那就是一招。”

    “……香澄今天怎么样?”草薙葵突然问。

    “不错,笑了,我带她去听演唱会了。”

    “好吧,如果你真的让香澄心情平复,我就把鹤摘当成一招教你。”草薙葵还个价,却不给我砍价的机会,“我先走了,表姐醒了又昏的事情我还没好好给哥哥,也得为教你准备准备。”

    “嗯。对了,”我突然想起来,“照理你哥哥比你更强一些,为什么红丸不找他来疗伤?”

    “因为,他不敢去叫哥哥。”草薙葵停住脚步,“你知道我表姐是谁吗?”

    “应该是叫草薙阳子吧?”

    “阳子是红丸一个人能叫的,我们叫她草薙阳,这是她自己取的名字。在我们家族敢给自己取这个名字的人,你多少也能猜到意味着什么吧?”草薙葵很是惋惜,“可惜,现在的她,只能躺着。如果没有这些事故,哥哥也不用为家主的事务闹心了……”

    目送她远去,我有些回不过神……阳?草薙阳?家主?

    也许,一个拳皇在六年前的某个夏夜被二阶堂红丸一击必杀成功……也许……

    ……

    嗯,半份寿司,哦不,半份寿司……得快儿回去,也许能赶上地狱乐队和香澄的晚饭……

    (注意这一章的长度~~就当是我为更新慢所作的一儿补偿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