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零七章 谈判

第一百零七章 谈判

    (这一章先拜托儿事情。 .COM不知道大家时侯看不看动画片,至少我的人生观有很大一部分是那些动画片培养的,对此,我先感谢卫视中文台,注意,不是凤凰卫视,在92年-94年她给了我太多优秀的作品,很多动画片所蕴涵的东西在我当时的年龄并不能完全看懂,可惜现在沧海桑田了,要寻找当初的一部动画片的资料往往就要很久,而且是可遇不可求。像那些《男子汉》《樱桃丸子》《六三四之剑》《娱乐金鱼眼》《森林好子》《福星子》《忍者乱太郎》这样轻松温馨的,《超时空游侠》以及很多到现在连名字都记不住的科幻性质的,更有许许多多当年那代人耳熟能详的,到现在往往都只能在网上寻到残缺的信息,或者深存于回忆。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缅怀那段童年,有的话,请加我QQ:229754512,但是你得给我个见面礼,比如某当年的动画片的资料。

    的时候也许仅仅把动画片看了,记了,就过了,但是当人长大了时,突然看到一些名字,发现很是熟悉,却又不清楚,细细回想,原来是……于是,我开始寻找当年那些下出好蛋的鸡,钱老的比喻从来都是贴切的。

    比如,王晓燕,更年轻一儿的朋友也许把她记成王燕,反正我的这人本应该是如雷贯耳的啊!作为中国动画片最鼎盛的时代的女配音演员的NO.1,她的作品我就不了,如果你看动画片要看END字幕,那你绝对会对这个名字非常熟悉,如果你没那习惯,我了也没什么用处。这里我们不去纠缠什么原创还是引进,至少在那个年代度过童年的人往往会用怜悯的眼神看待现在这些只能看什么《蓝猫》的孩子的生活,如果是早婚早育的,就更会为自己孩子悲哀了。

    可惜,中国的配音演员不像日本那样有地位,不会走上前台,也许他们本身也没有这样的意识。不管怎样,现在的有心人想寻找一张他们的照片都要费尽周折,而且结果还不尽如人意,起码,我在网上寻找了很久也仅仅是几张又又差的王晓燕的工作照或者生活照。这里,我向各位讨要她的尽多资料,希望成全,成全我对一个影响了我童年的人的崇敬。毕竟,动画片的配音的功力往往能入木三分,真正好的配音加上好的场景和台词会让人记住一辈子的。

    这里,我主要她,不是中国的配音演员只有她成功,其实男配音的NO.1韩力也是非常棒的,但是嘛……我是男的,理所当然了,嘿嘿!

    一看,不心就了那么多,暂时打住,更新正文,不然,这就成个外篇散文了,呵呵。下面,正文——)

    香澄啊香澄,为了我的前途,你可要勇敢面对失恋的人生啊!

    就快走到地狱乐队的楼下,看天色……应该没错过晚饭,不知道香澄和Chris一下午玩得怎样……可惜,晚上不能和她促膝而谈了,该怎么劝她呢……早熟女孩的心思简单也简单,复杂嘛,就……

    “嗨!今晚上吃什么?”给我开门的是谢尔美,正套着略有油渍的白围裙,手里抄着的锅铲上残留着番茄酱,这一副妇人的打扮让我忍不住那么一问。

    “反正是好吃的。”她悄悄指指客厅,“合冰,去打搅一下那两个孩子。Chris正在变声的年龄,老那样又又唱不停会影响发育。”

    得,“没觉醒的天王也不过是个孩子。”我笑了笑,往那童音的源头走去,“香澄,玩得开心吗?”

    “当然了,有未来之星陪伴。”香澄浅浅笑着,“你呢?”

    “我?我又没有美女在旁。”草薙葵虽是美女,但她算是我师父。

    “原来是只色狼。”Chris喝水润润嗓子,几乎是天真无邪。

    色狼……今天我才遇见一王牌色狼呢!“Chris,严格地,正常的男人都是色狼,只不过……”

    “不听不听,诡辩!”Chris甩起脑袋,“你和社哥哥是一丘之貉。”

    社哥哥?瞬间,我联想到谢尔美的光彩照人,难道……这是七枷社的功不可没?“起来,七枷社上哪儿去了?”

    “谁知道?不定是为了晚上的事情购物去了,”Chris眨巴着眼睛,“昨天家里的邦士杰用完了。”

    ……这—这究竟是教育的成功还是失败啊!

    见香澄微红着脸,见Chris还有继续讨论的迹象,我赶紧打断:“Chris,帮忙问问谢尔美还有多久开饭好吗?我饿了。”

    “哦。”

    “……教育的变革总是有道德风俗的阵痛的。”等Chris进了厨房,我努力结束话题,“不过,谁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好事情。”

    “我不过是个未满十八岁的孩子。”香澄摇摇头,“今完我们什么时候回去?我得看看你的水平有没有给藤堂流丢脸。”

    “……以后再吧。”看?怎么看?我牵起她的手,“今天,你自己回家,我留下。”

    “为什么?”香澄虽有此一问,却也没有太多的吃惊。

    “为了你能毫发无损地离开。”

    “难道……”香澄警惕地望着厨房,却被我用食指按在唇上:“藤堂家被三神器拖累一千多年,已经够了。而我,当我踏入格斗家的世界时,一切就不能回头,至少,从KOF96结束时,命运那本已经生锈的齿轮就被焕然一新了。而你,现在还可以抽身。”我的声音很,几乎是唇语。

    “我……”香澄想什么,却见Chris轻快地端着盘番茄鸡蛋走来,只好把话咽下。

    七枷社是准着饭回来的,但是,同样的一桌人,饭间的氛围却与中午不同了,如果硬要从这沉闷的过程中找儿活跃,那就只有我时不时观察并猜测七枷社带回来的手提袋里的东西时的眼神了。

    “送送我。”饭后,香澄要了地狱乐队的电话号码,以及他们口头上的关于以后演唱会票的优待承诺,接着便拉着我的手要走——看上去没有丝毫破绽。

    一路上我们默然。直到站在公路边准备招计程车时,她才问道:“现在方便话吗?”

    “含蓄儿应该没问题。”谁知道这里有没有什么眼线。

    “好,我决定,参加KOF97——肯定有人举办,不然,趋利避害的你也不可能为了我而涉险——我不是King。”

    “KOF97?你开玩笑吧?”我有些发蒙,香澄会出现在KOF97里?

    “我像在开玩笑吗?”

    “你……”我稍微瞧瞧四周,嗯,没有什么人,便猛地把她搂在怀里,耳语,“你看你这一瞬间的反应,如果我不是拥抱而是攻击怎么办?你现在的身体根本是外行——八稚女的效果你我心知肚明。而且,就算KOF97在12月举办,你也不可能超越你受伤前的状态。所以,不要去送死……你的庵哥哥是确认了救护车的到来才动的手,别人会这样吗?”完,我稍微推开她,双手按在她肩上,“回家吧,好好休息。再见。”

    ……

    目送计程车远去,我不知道香澄上车时那还有些呆滞的脸下是如何波涌的心绪,但是不管怎样,我得回今晚的住处了,虽然不愿面对地狱乐队,但晚回去了更不好处理。

    “砰!”一声脆响,我后背一痛,往前扑出好几步,摔在地上。

    “谁!”回头间,我愣了——是八神庵!

    他面无表情地走近,给我一种他很生气,后果很严重的感觉……“不是吧?我拥抱一下香酲你就这样动静?那你干嘛拒绝她?”我努力让氛围轻松。

    “明知故问。”一撮苍炎贴地冲我滚来,快得根本躲不了。

    “我……你干嘛欺负人啊?虽然这样子勉强可以算一种新潮服装,但是……”就这么一儿火,我的裤子就沿着膝盖以下报销了。

    “嗯?”八神庵有些疑惑,忽地凑上来,注视着我裸露在夜风里的腿:“没有被灼伤?谁的血?”

    “什么意思?”我一脸茫然。

    “只有疯狂之血才不会被苍炎造成灼伤。”八神庵解释了下,但看他的脸色,这也是不耐烦的分水岭。

    “Leona的,KOF96时你和Leona都吸收了高尼茨的疯狂之血,你倒下了;为了让Leona暴走时不乱来,和她纠缠时我吸收了那么一儿。”其实,我不想和他装傻,但是……谁知道他刚才指的是疯狂之血还是草薙之血呢?

    “……嗯。”八神庵不置可否地挤个鼻音,“带我去三天王那里。”

    “……不是吧?”难道你想单挑他们?“这样去……是不是有些唐突?”

    “你能够保护香澄吗?”八神庵反问。

    “你……跟踪我们?”

    “总不能看你拉着她一起玩命。”八神庵随手又给我一记轻拳,躲不了,没受伤,却痛得厉害。

    “我没有啊!”咬着牙关,我辩解,“我简直是如履薄冰。”

    “三天王不像你那样白痴。”八神庵似乎觉得了太多话,脚步逐渐加快。

    “喂,等等!你一个人去了,到时候我会有嫌疑的,我还要保命呢!”

    ……

    “是你?”当七枷社打开门的刹那,空气仿佛冷了几十度,却也像有沸腾的迹象。

    “这白痴太笨了。”八神庵径直进去,坐下,倒没有什么矜持或者防备,“今天我不打算决斗,仅仅是谈判。”

    “谈什么?三神器和大蛇一族有什么好谈的?”七枷社反问,谢尔美更满是嘲笑。

    “我手中的苍炎便是先例。”八神庵举起燃烧起来的左手。

    “好吧,看在你也有疯狂之血的份上。”七枷社坐在他对面,“要喝水吗?”

    “不要动藤堂香澄,而且保护好她。”八神庵没有理会这些礼节,“我不提前泄露你们的消息。”

    “那个女孩子真的那么重要?”七枷社玩味着问。

    “反正你们不亏。”八神庵有些不耐烦,“成交还是破裂?”

    “倒不是不能谈下去。”谢尔美插言道,“但你总要让我们知道你的确有这个筹码。”

    “筹码?”八神庵慢慢站起来,哦不,已经是残影了!“现在你们我足够筹码吗?”他在一个房间门口,手里抓着Chris。

    “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要挟吗?”

    “别慌,谢尔美。他只是告诉我们他的实力。”七枷社拦住了她,平静地看着八神庵,“我们早知道你的实力,但这不是我们关心的。你究竟打算泄露我们什么?”

    “大蛇不能凭空现世,我给你们准备的机会。”八神庵胸有成竹地放开Chris,朝我走来,“合冰,跟我出来。”

    “谈判……破裂了?”我有些发晕——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我做错在哪里!

    “成交了,”八神庵静静地下楼梯,看着那天,恰好有月亮,“大家都明白,到即止罢了。”

    “因为大蛇需要躯体,需要能量,需要天王们花时间收集,需要利用KOF的比赛来收集,所以他们不能容忍计划被泄露,不然大蛇仅仅是灵魂的形态,一切都没有意义——我没有错吧?”我真的不明白,“可是,为了香澄而让事情如此演化,真的值得吗?你不愿意接受她,却把她和人类命运做交易,这分量也太……”

    “泄露了又怎么样?”出了楼,八神庵停在路边,微微回头,“三神器和大蛇总该有个结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