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一十一章 要的都不多

第一百一十一章 要的都不多

    “可是结果不会因为愿望而美好。 .COM”草薙葵拉开我,俯身凑到草薙阳的脸前,“作为还清醒着的人,我们需要肩负更多的责任。”着,在草薙阳额头上浅浅一吻,“合冰,跟我去拿被子。明天给你放一天假,处理你自己的事情,后天开始,你就住在这里,直到你学会鹤摘。”

    “什么?”我得怎么去和三天王解释呀……去和神器家的人学武?不被大卸八块就万幸了……

    “我听你在残酷的训练中容易激发潜力,我想亲眼试试。”草薙葵的话让我更加绝望,“怎么,还不跟来?”

    “好吧……好吧……”只要不弄得死无全尸,就算生活不能自理……我也认了。

    草薙葵的房子虽然豪华,但真正奢侈的地方倒没有,或者她这样的身份已经不需要讲究什么品位,但凡她觉得入眼就行。我甚至在走廊墙上看到一糙劣得看不出内容的水彩画——草薙葵5岁手迹……

    “这些给你。”草薙葵带我进了……应该是她的闺房,从壁橱里随便翻出些看上去厚薄合适的床上用品,“拿去,在阳姐那房间打地铺……嗯,这是消费卡,在草薙城范围里的商业圈通用,你明天用,记得还我。”着,她把一堆东西一股脑扔来。

    “……谢谢。”

    “合冰……”正当我要离开,她又叫住我,“你已经21岁了吧?等学了鹤摘之后,需要我给你找个工作吗?”

    “你……什么意思?”

    “你的事情,我多少调查了一些,你现在这种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好象不适合谈婚论嫁。”

    “我……”

    “不要嫌我罗嗦。”草薙葵不给我解释的机会,或者她自认为知道我想什么,“极限流和加西亚家族不是你这样只能打秋风的人能够对抗的。也许爱情可以让金钱走开,但是完全没有收入便组成家庭迟早会导致感情危机;你可以不在乎吃软饭的名声,但你可以平静于那种生活状态吗?”

    “我……”

    “你的身体里流淌着我草薙葵的血液,我不能对你的生活不闻不问。无论从我个人的角度,还是从草薙家的角度。”

    “我……”这次我故意停下来,见她终于没有打断我的话,才继续开口,“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这些格斗家少女往往都这么早熟。或许是你们经受了优秀的教育,年纪便懂得别人需要几十年才明白的道理,或许是生在这样的家庭,对于人生的接触会比普通人更深刻……总之,我这个大你好几岁的人在面对你们时,难以把你们的脸蛋和你们的言论联想在一起。不过,至少我知道你没有亲身经历过爱情,以及因为爱情而带来的艰辛。虽然我也是第一次,可初恋只有一次,如果这件事都是在旁人的指导下完成的话,那么将来我去回忆什么?回忆一次教学表演?你认准了的事情你会坚持,我呢?我是你的徒弟,还指望着青出于蓝。而且,我的眼中看到的,能够看到的,愿意看到的,是三神器和八杰集。极限流?如果对这样的流派担忧,我还对得起你的那一滴血吗?”

    草薙葵嘴唇一张一翕,眯着眼盯着我,似乎试图从我的眼睛里寻找什么,良久,转过目光:“我服不了你,但要是撑不住了,记得找我。”

    “嗯。”我勉强头,走出门。

    或许草薙葵是真的关心我,但要是答应了她,从某种意义上来,我就真的成了她草薙葵的人了。那样……为了爱情而放弃自由,很感人,却绝不是最好的结果。

    ……

    “你回来了。”草薙阳对我的存在倒很灵敏,或许就像是盲人的听觉发达吧。

    “草薙葵很早熟,却终究还是个孩子,生活多半都还不能自理。”不知道,这样算不算腹诽呢?着,我开始准备睡觉。

    “阿葵很不容易,她爸爸是个很普通的人,虽然和她妈妈结婚,却受不了所谓的‘攀龙附凤’的闲言闲语,在阿葵5岁的时候抛下她和她妈妈离开了。所以,她也算是在单亲家庭成长。”草薙阳解释道。

    “以你们草薙家的能力,连一个普通人都找不到?”我不信。

    “正因如此,我们虽然没有承认,但都在心里认为她爸爸已经不在人世了。”

    “什么……”草薙阳的话让我一惊……想起草薙葵刚才的话,我的反驳会不会有些过分……算了,就当是又欠她一次好了……债多了不愁……

    “怎么了?”草薙阳发觉了我的失常。

    “……没什么,有些感叹罢了。”关灯,躺下,把被子盖上,我闭上眼,“草薙阳,生在草薙家,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辛酸?”

    “都是不为人知了,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草薙阳对这样的话题有些抵触。

    “那好吧。我睡了,明天也许有得忙,草薙葵要我在这里闭关,得协调好与外界的联系。”实话,草薙葵的话让我心里颇有些烦乱。

    “那……你能不能给我唱首歌?”

    “唱歌?”我有些不明白。

    “我当初不能动弹时,红丸时常在我床旁给我唱歌。但是,现在,我不希望再去打扰他的生活了。”

    “但你养成了听歌的习惯,所以叫我来?”我摇头,“我没有他那么迷人,也不可能代替他在你心中的地位,我也不可能像他那样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风格。”

    “没什么,就当是你帮助我忘记他吧。”

    “……好吧,让我慢慢想想,唱什么……”

    “我等着。”

    唱歌……才被草薙葵得心烦意乱的我哪里能唱什么歌呀……嗯……草薙阳希望结束自己和二阶堂红丸的感情,虽然这肯定不是她心底希望的……那就唱那个好了。

    “我开始唱了?”

    “嗯。”

    “我要的不多,无非是一温柔感受,我要的真的不多,无非是体贴的问候……亲切的微笑,真实的拥有……告诉我,哦……告诉我,你也懂得一个人的寂寞,你也懂得一个人的寂寞……有多少空白的新在静夜里跳动?有多少呐喊在胸膛里沉默?我的眼眸里只有冷漠,这样的夜,我不理人,人不理我……我要的不多,无非是眼光里有你有我,我要的真的不多,无非是两心的交流……轻轻的触摸,真实的zhan有……告诉我,哦……告诉我,这世界孤单的不止是我……”

    “谢谢。”

    “晚安。”

    “晚安。”似乎,我从她的声音中听出了眼泪的声音。

    (这首歌嘛~~的确写得不错,一般是中年人K歌时的保留曲目,呵呵,也许大多数读者不能真正体会,但……就当是我纪念一个堪比大佑、宗盛、虫的人好了……)

    [sp=http://player.ku6.com/refer/thwFGeirm-69z7OTK-8sjw../v.sw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