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败露

第一百一十二章 败露

    第二天早上是草薙葵把我叫醒的:“起来,跟我出去。 .COM”

    “痛!”早起虽然是好习惯,但揪住别人鼻子叫人起床就是你的不对了……

    “我有事情要办,现在不跟我出去,你怎么出草薙城?”草薙葵没好气地,“想让全草薙城都知道我带男人回家呀?”

    敢情你昨天大摇大摆地带我进来就没问题了……想归想,我还是顺从地爬了起来。

    临出门时,我回头看了看床上的草薙阳,她依旧是那么苍白地躺着。

    “卡虽然是免费给你的,但是你不要花钱花得太离谱,不然一天之中突然出现大的消费额,我也得给家族一个清单。”清晨出门时倒是很注意掩藏,草薙葵一边叮嘱着,一边带我从非正常路线往草薙城外走,简直和香澄那天晚上有异曲同工之妙。

    “知道了……对了,一般多少算是‘大的消费额’?”和她分手前我忍不住问。

    “嗯……上次被叫去解释是因为我买了家餐厅……”草薙葵回忆起来。

    “得,我多少明白了。”这就是……就是传中的年不知大年啊……看来,我又可以奢侈一把了!

    不过,当真一个人揣着可以视为“巨款”的东西走在街上时,我反而没有花钱的yu望——不清楚,也许是没必要像中了彩票的爆发户,也许是心里会过意不去,也许,我根本没有花钱的习惯,上次“坑”上麦卓姐时也事实上没有花多少钱。

    径直往三天王家里去吧,如果他们去搞什么演出了就麻烦了……想着,我加快了脚步。

    事实上当我上了那楼敲响门时,里面正隐约传出声音。

    “合冰?这么早就来了?”开门的七枷社有些诧异。

    “当然了,我也流着疯狂之血,也得紧紧围绕着以天王为核心的领导集团嘛!”见他脸色似乎不对,我努力轻松氛围。

    “你……还是出去吧,或者这几天去藤堂道场?如果……没有钱,我借你些?”他几乎明显在要撵我。

    “究竟发生了什么?潇洒的天王一夜之间扭扭捏捏了?”我很好奇,非常好奇……

    “你……真想知道?”他犹豫着,“倒不是不能让你知道,但是……估计你也帮不上忙……”

    ……我干脆直接进了屋——就他现在这状态,多磨嘴皮子也不过是消耗口水……哦不!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香艳的一幕!

    Chris正被谢尔美紧紧搂在怀里,那脑袋正和那波涛汹涌……不是吧……

    “Chris,不要冲动,稍安毋躁啊!”正在我几乎短路的时候,谢尔美恳求着。

    “给我放开,竟然藐视我,我一定要给他儿颜色看!”Chris吼叫着,虽然还是童音,但口吻是绝对的火暴。

    “七枷社,现在可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了吧?”回头看看一脸无奈的七枷社,我再次发问。

    “昨天八神庵抓住Chris的时候把他弄了儿伤口,再把他自己的八神之血抹了儿在那伤口上,结果引发了觉醒。”七枷社得很声,但我这么一个大活人终究还是被愤怒中的Chris注意到了:“你,你也敢回来?”

    “我?我怎么了?”Chris的话让我莫名其妙。

    “就是你子把那家伙引来的,也好,就先教训你当开胃菜!”着他奋力一振,挣脱了谢尔美的怀抱,直接就是屠镜之炎半飞半跳地袭来!

    “喂……”我才一个字,那苍炎便临近眼前了……退路……就我的速度,退路可以被封死了……罢了,轻伤当赢……电光火石间,我决定踏前一步,趁着他那燃烧着的右手还没有砸下来的瞬间空隙,我溜到他的正下方,转身,抓住他右手手肘,顺势让他摔在地上……“你们快来帮忙啊!”

    可是,七枷社并没有出手:“挺厉害的嘛,一招就制住了Chris……”谢尔美也是洋洋微笑,丝毫没有注意到我的气急败坏。

    “拜托!你们再不出手,我就成烧烤了!”忍着那灼烧的痛楚,我丝毫不敢放松挣扎中的Chris,那意味着比灼烧恐怖得多的袭击!

    “子!给我放手!不然心我把你烧成磷火!”Chris的话绝对是在他的能力范围之内的!

    “别,我就是怕你欺负我……”我的手背几乎已经变了颜色,那……邱少云同志啊……我直到今天才如此感同身受地佩服你!

    “Chris,这个的确不关他的事,”谢尔美终于开口劝了……还是女人有爱心啊!“找八神庵算帐的事情我们重长计议,你先答应不找合冰麻烦好吗?”

    “……”Chris沉默了一会儿,在谢尔美又要开口时突然浑身一振,闪出一身火苗,随之而生的气浪把我掀在空中,而他本人更是恰倒好处地起身举手——暗黑大蛇薙!

    有声音吗?没有吗?也许,这是一个问题……反正,这是我还有意识时的最后一个问题……

    ……

    当我醒来时,谢尔美正趴在我旁边,在她身后的是七枷社,我……应该是躺在某张床上。

    “醒了?”七枷社刚开口问,Chris的声音便从我视线范围外传来,很是不屑:“当然醒了,我下手的力道什么时候偏差过?”

    “你挡没有偏差过,就是经常打些可以避免的架。”谢尔美略有埋怨,“合冰,感觉怎么样?”

    “还……还好。”我试着摆弄身体,“我……真的中的是暗黑大蛇薙?我昏迷了多久?”要是又是个十天半个月……草薙葵会怎么想我?携款而逃?

    “的确是暗嘿大蛇薙……的一成。你只不过昏了一个下午。”Chris终于走到床头,盯着我,“我还不至于迁怒一下就干掉自己的族人。不过,有些事情你最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什么事情……”我有些茫然,却从他的口气中感到一种寒冷。

    “合冰,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们?”谢尔美叹了口气,软软地问,却更多的是恨铁不成钢地味道。

    “瞒?”我一愣,“我瞒你们的事情多了,总不可能把**全都暴光吧?不知道你们指的是什么?”这样的回答……算是避实就虚好了,反正我的秘密足够多。

    “那好,你先你这个是什么?”谢尔美二指之间夹着一张信用卡在我面前飘荡——那是草薙葵给我的!

    “这个……”一瞬间,我挣扎着坐起来,举起被单——这不是我的衣服!难道……我顺着那信用卡渐渐看向谢尔美的脸……

    “别脸红什么的。”七枷社发话了,“你的衣服被烧毁了,我给你换的,没人稀罕你的**。还是解释这信用卡吧,能够在暗黑大蛇薙中不损坏……你没有谎的余地。”

    ……谎?你倒给我个谎言的框架!我的脑子似乎混乱着……怎么度过这道坎,又怎么回去和草薙葵交代……

    “你倒是给我。”Chris催促起来,“我的苍炎可没有降低智商的功效。”

    “我……”算了……在聪明人面前最好的谎言便是一部分真话加一部分掩藏——管这话是谁的,具有指导意义就行了,“这信用卡是草薙葵的,也就是,它属于草薙家。”

    “草薙……”七枷社接过话头,“你还真是去打入草薙家内部了?或者,你一开始便是草薙家的卧底?”

    卧底?一听这词,我的冷汗似乎开了闸门——从某些影片的经验来,卧底的败露等于不得好死……“卧底?给谁卧底?给草薙葵吗?她还未成年呢!而且,我也没有打算什么打入草薙家内部。之所以能够和草薙葵搭上关系,那是因为香澄,她们是从的好朋友。那两个女孩子也许自己不明白,但你们应该知道草薙家和藤堂家的历史关系吧?需要我来吗?”

    “香澄?”Chris念着这名字,脸色明显松动,“但是这信用卡的上限可不是普通朋友的交情能够度量的。”

    “那么,你,我敢拿这卡去挥霍到一个连草薙家的人也不能忍受的程度吗?”我反问,“又胆子花,还要有命用啊!”

    “哼!看你不爽。”Chris斜眼瞄瞄我,出了这房间,“赶快解决。”

    “那么……你现在和草薙葵是什么关系?”七枷社思考着问。

    “关系……做客而已,最近我都要在草薙城里打秋风了。今天回来主要是明一下。”我斟酌着用词,“昨天你叫我自己解决住宿问题,我差儿就走投无路,最后死马当活马医……睡觉倒没问题了,但草薙葵邀请我在她那里多住几天,我不好拒绝。”

    “阿社,你,合冰帅吗?”谢尔美突然问。

    “帅,但是在草薙城里不过尔尔。”七枷社明显理解她的意思,“那么,草薙家的女孩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重培养?爱屋及乌?心血来潮?”谢尔美连猜几次,却都立刻被自己否决,“合冰,还是你自己吧。”

    “是很好……”好啊……好到我都得感激涕凌了……救命恩人啊……但这些我能么?“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女孩的心思我猜不了也没有打算猜,格斗家少女的想法更是如此。”

    “……好吧,你不,我们也不为难你。”七枷社倒像是认定我言不由衷,“不过,你去草薙城时,得调查一下草薙京的事情。”

    “草薙京?还是,无式?”我猜测他的目标。

    “如果你真能知道关于无式的消息当然更好。”谢尔美插言道,把信用卡递给我,“好了,你的身体应该恢复得可以走路了,起来吧,这是Chris的床。”

    “嗯……”真的,我发现眼前这两人的默契好得不是一般!

    “合冰,快要吃晚饭了,你在这里还是有什么安排?”走到门口,整理着床单的谢尔美偏头问我。

    “……不了,免得Chris看我不顺眼。而且,我还得去一趟藤堂道场。”

    、

    、

    、

    、

    、

    、

    、

    、

    、

    、

    (突然之间,才知道这书被;的人强推了……残念……加上受了某人的贿,面子上不好拒绝,于是……估计在起更新不了多快了,渐渐地会把阵地转移到;了,请大家理解。反正赚不了钱的书,没有合同,无所谓,就算起真要找麻烦,我TJ掉再给书换个马甲就是了。虽然〈KOF的幻想〉感觉听上去没有〈KOF的遥想〉那么有意境,但是……也差不多,呵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