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倾诉

第一百一十三章 倾诉

    是的,我要到藤堂道场。 .COM

    或许,现在这个时候,在雅典娜和King都不在的时候,我能够去找的只有她,能够让我放心去谈论那些纷繁的,也只有她了。

    此刻已经是傍晚,藤堂道场的学员们正熙熙攘攘地离去,或许用这样的词形容有些夸张,但也的确很红火,也不知道是日本的氛围本就和中国不同还是这个世界的尚武精神更多一些。那些没有天赋或者没有多少天赋的人愿意来这地方,学习了,眉开眼笑地回家,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有这么浓厚的兴趣,藤堂锁可不是随便就能学会的,而降破,对绝大多数人来,是天上的浮云……不管怎么,这样的人,或者这样的气氛便是KOF的基础。KOF96上的盛况能够让台下的人为之疯狂,也能让台上胜利的人享受那遗世独立的感觉……也许,怒加打开了一个潘多拉盒子,奠定了一个让所有人趋之若骛的赛事……也是一个阴谋的舞台,借用KOF而展开的事情几乎反而成了KOF的标志,至少,我的记忆里是那样的……

    “香澄,在吗?”我直接走到内室打开了那属于她的房门。

    “合冰,你的身法越来越好了。”香澄正在床上看书,对我的到来有些吃惊,旋即微笑起来。

    “也许吧,也许是你现在还没有恢复。”经她一,我想起了在二阶堂红丸和草薙葵争吵时我的出现竟没让他们事先察觉……是我真的进步了?可惜,这样的程度……离八神庵仍然很遥远。

    “不用谦虚,你的成长是日新月异的。”香澄俏皮一笑,“我又不会嫉妒。吧,今天来又是为了什么?我可不想再当你的提款机了——昨天才把我卷入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中。”

    “昨天?你发觉了……什么?”我真对她的观察力敬佩!

    “地狱乐队……Chris才多大?他却有什么样的实力?”香澄坐在自己床上,看着我的眼睛,“你敢他是普通的人类吗?而且,如果仅仅是想听演唱会,你会这样执着地去搭讪吗?而且那么‘巧合’。”

    “……对不起。”我不知道什么好。

    “你倒不需要道歉。你之所以不愿意告诉我,其中的原因我多少能够猜到,我怎么也是藤堂家的后人。而且,我现在的情况也没有能力去参与那些事情了……我只想知道:三神器和大蛇一族的争斗会是怎么样的程度?”香澄下床站在我面前,脸上是那与年龄不符的冷静。

    “不知道……如果三神器成功,也许和KOF96差不多;如果……失败,我不能形容,也许……一切都完了。”我还真不知道如果大蛇赢了会是什么结果——游戏往往是所谓正义的主角经过有惊无险的坎坷之后在一偏废墟中迎接旭日东升,可现实中呢?哪怕是我,也是未知数……

    “这便是你这么不顾一切的原因?”香澄又问,“告诉我,这一次大战会在什么时候?”

    “我……”我也许算是知道的,但是我并不是预言家,谁知道蝴蝶效应是什么样子?

    “告诉我,我知道你知道。”香澄问得坚决。

    “……多半就是KOF97。”这个“预言”应该不会错吧,反正也应该不会有谁来惩罚我泄露“天机”。

    “KOF97……你确定KOF97会举办?”香澄思考着。

    “别的不,从商业角度来,稍微有嗅觉的人都已经从KOF96中闻到了芳香。”就那规模,天知道哪怕一个广告就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起码,现在藤堂道场的车水马龙就是充分里例子!

    香澄没有再话,绕开我走出门,走向那后院的池塘,再踏着那承载了许许多多的草地,最终停在老宅门前。

    “合冰,你,庵哥哥为什么要拒绝我?”她似乎正在出神。

    “这个……”八神庵那石头般的脾气我哪里敢评论?要是他现在就在旁边窥视,我乱了什么岂不是祸从口出!

    “曾经真的以为人生就这样了……结果,女孩的心思……肥皂泡总会破掉。”香澄着,像是自言自语,“情思百断千斩,不过百转千折……岁月匆匆,思量漫漫……为什么人长大得就那么快……他曾经给我胸膛,给我依靠,现在却总把自己关在这鬼宅……什么藤堂家族,什么三神器……豪门不过意味着历史的责任,又有什么意义!”

    “香澄……”见她开始激动,我忍不住开口,却被她打断:“合冰,为什么我就不能当一个败家子!”

    她回过头来,满脸尽是泪水。“香澄……”可惜我没有带纸巾或者手绢,“没有人要求你承担历史,但是在蕴涵历史的家族成长的你……或许本身就是历史的一部分。”

    “……”一朵带雨梨花从我身旁奔过,大概是往卧室,向枕头宣泄情绪……哦不,是委屈。我没有跟去,毕竟我不可能代替八神庵……

    算了,反正香澄和草薙葵关系很好,我也不需要交代太多,只可惜本想对她倾诉些什么的,结果反而当了听众……

    既然到了这个地方,临走前,还是再进老宅看看吧。

    宅子还是那么安静得阴森,虽然开了灯,仍不过是给这压抑的氛围多一层渲染……嗯?那几案上是……有一段绸!

    谁放的?香澄?不,应该不是她……那么,是八神庵?我心捧起绸子……嗯,上面有毛笔字……是一段文字,笔迹苍劲而洒脱。

    “尼罗河,幼发拉底河人类首度繁荣,争斗自然。当地万物之意识觉而怒,遂与之战。败而崩,逃遁而与它处融,渐强。

    时逝,古印度亦繁荣。万物之意识复起,虽强,亦败。崩而东逃遁,与中原万物融,大强。

    时黄帝战蚩尤,蚩尤造强兵而盛,触怒万物之意识,于逐鹿之战发难,蚩尤权衡,终舍黄帝而持三神器与之力战,封之而败与黄帝。蚩尤死,临终分传三神技与三子,命其隐,永世守其封。

    印加,玛雅人类繁荣而斗败当地万物之意识,使之崩而逃遁于蚩尤之封,与之融,更强。封渐弱。

    东汉末,蚩尤裔睹中原戮,兵戈繁而自然毁,觉封将解,遂挟三神器东渡,觅徐福后裔所处之蓬莱,以免封解而祸中原。时持神器者神技强,虽封解而战败之,旋复封。蚩尤裔议,定居蓬莱,改之称日本,称所封地球之意识为“大蛇”。家族三分,姓草薙、八尺琼,八咫。

    时三神器族强,草薙,八尺琼不隐,争武之极。八尺琼家主败,终舍族责而契约于大蛇,获大蛇技八稚女,改姓八神。

    日本战国间,八咫族果心居士仇于大名,遂举族迁海外,留于英吉利,改姓神乐。

    人类征服全球,地球之意识终逃遁于蚩尤之封,大蛇融于一体,极强。封渐弱,神乐族觉,甚焦。

    世人视八稚女为邪,故八神族日益衰,至单传八神庵,神技八酒杯不详,所习已伪。庵觉,遂漂泊而求古籍以自研。”

    这是……我的思维全乱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而且,那最后一字的墨迹正鲜,那字迹间似乎颇为犹豫,难道是才写不久的?

    突然,身后传来声音:“合冰,看了,有什么感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