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真相?

第一百一十四章 真相?

    “感想?”虽然这声音足够让我吓一跳,但这绸缎上写的如果是真的,那它昭示的足够让我死机!

    “这也许不是真相,但绝对是最接近真相的了。 .COM”八神庵走到我身后,丝毫没有脚步声。

    “漂泊而求古籍以自研?”我喃喃地问,“这……就是你漂泊而达到的答案?”

    “为了这个,我和千鹤打了一架。”八神庵淡淡地着,从我手里抽回绸缎,心地看着,“真相啊……”

    “千鹤?”我瞬间联想到一些事情,“听三神器负责维持封印的是八咫家族,也就意味着神乐家收藏的资料中掌握着更多的事实?所以你就去要……但是千鹤对那些所谓的历史的责任比较厌烦,所以,你就抢了?还是偷的?”

    “我只要知道,但她以为我要较真什么公道。”八神庵摇头。

    “公道?你是……”我半懂不懂。

    “歪曲千年的真相一旦大白,将天下大乱。”八神庵走到几案对面,坐下,如他往常的姿势,“我没那兴趣。”

    “……这些无所谓了,反正这东西已经在你手里。”我整理着思维,“嗯……三神器原本是蚩尤血脉……”看来,藤堂家的那些先祖猜得还真靠谱,“也算是中国人……”

    “错。”八神庵又摇头,“蚩尤属于九黎,经过涿鹿大战、秦朝征伐、三国干戈、五胡乱华、草原南侵……血统上,现在的中国早已经和我们没有关系。所谓家国……草薙家创造了日本,神乐家生根于英国,而我,天下无归所。”

    “天下无归所?”他的语调淡定,但听在我耳里别是滋味,“那你……打算做什么?”

    “先度过大蛇族的事情,这也是我本身的问题。”

    “你想为从前的契约做个了断?”

    “蚩尤血脉,大蛇血脉,都是好东西,但混合在一起却是灾难。”八神庵的话吓我冷汗立出!

    “灾……难?为……为什么?”天!我现在似乎恰好就是这状态!

    “……不足为道。”八神庵脸色一瞬阴沉,旋即绕开话题,“告诉我一些事情——高尼茨临终前对你了什么?”

    “……我不知道。”我无奈地笑,“我只知道他对我了些什么,然后修改了我的记忆——如此而已。”

    “修改记忆!”八神庵似乎不敢相信,“……那么,有什么办法阻止血之暴走?”

    “……你怎么就问我?我自己都暴走了一次。”

    “Leona的暴走是你解决的,而且你知道她将要暴走。”

    “我真不知道……据那还没有控制的办法。”

    “办法不是没有,但我现在还做不到。”八神庵再次摇头。

    “那你还问我……你指的是什么方法?”

    “想知道?”八神庵的嘴角突然现出半丝笑,让我完全联想到——奸商。

    “……嗯。”现在的我也有暴走的危险,真是奸商也得做交易。

    “那你在KOF97中一起封印大蛇。”

    “开玩笑吧?我这水平有那资格?你真是太看重我了……”我一下就笑了,笑得受宠若惊,笑得心有余悸。

    “你答不答应?”

    “……我答应总行了吧?”我的决定做得很快,但在这非常短的时间里我想到的……非常多,“不过,我只答应我以封印大蛇为目标。”

    “足够了。”八神庵双手微撑在几案上,身子前倾过来,“所谓三神技,零技之础冻结能力,八酒杯准备封印,无式启动封印。你,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如果力量足够,一个人就能封印大蛇,就像记载中蚩尤所做的……而八酒杯则是关键,零技之础不过是为封印消除干扰,无式的作用不过是供能……”我猜测着,哦不,应该是推测。

    “一个人封印?蚩尤的死就是例子——那需要的能量和技术不是人类能够达到的。不过,仅仅是控制自身的血之暴走,八酒杯只需要不多的能量。”

    “可是……现在的你并不会真正的八酒杯。”我指着绸缎上的文字——“至单传八神庵,神技八酒杯不详,所习已伪”,“这是你的笔迹吧?”

    “所以,我问你。”

    “可惜,我不是什么先知。”

    “那么,为什么当初蚩尤选择的是封印而不是摧毁?”八神庵又抛出个问题。

    “这是个历史问题,怎么问我?”

    “因为你的分析能力。”

    “分析……”我瞬间语塞,“所以你就把我当免费精算师?”

    “是你自己走进来,阅读这绸缎的。”

    “那……”那是引诱,绝对是……算了,猫总有一天会死于好奇心,我又何必争这个呢,“封印……不过是一种保存手段。”这话我得很顺口,或者这几乎没有经过我的思考……似乎,是高尼茨告诉我的……似乎。

    “保存?”八神庵若有所思的闭上眼,“命其隐,永世守其封……永远保存?”

    “让你们保护大蛇?”我哑然失笑,如果真是那样,玩笑可开大了!

    “也许……至少,大蛇不能毁灭。”

    “不能?是不可能还是不能够?”这个歧义一定要避免。

    “……你呢?”八神庵反问。

    “大蛇这个称呼本就是三神器强加上的,它本来是地球万物的意识演化而来……或者,为什么在蚩尤的时候没有命名,但到了三国时期就突然命名了?”我不相信那是一时的心血来潮,“这多半是因为需要……至少,蚩尤的朴素时代没有条件吃饱喝足之后闲着讨论神的三妻六妾,那么,在那个时候,万物的意识没有必要命名;再考虑到现在的大蛇一族,比如那些可以轮回的八杰集……也许,大蛇这名字意味着万物的意识从意识上升为……人格,而产生这个变化的时间,正是处于封印期间——‘印加,玛雅人类繁荣而斗败当地万物之意识,使之崩而逃遁于蚩尤之封,与之融,更强。封渐弱。’这可以理解为蚩尤给了全球的万物意识一个彼此融合的良好环境……”

    “你是……蚩尤认为大蛇应该存在,当初在用自己的死换来这个封印?”八神庵依旧闭着眼睛,“为什么?”

    “不知道,这绸缎的记载还不足以推断。”拜托,时间女神的内裤是扒就扒的?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八神庵突然睁眼,那对眸子散发着光芒,“黄帝胜蚩尤,那么,黄帝的血脉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