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小别胜新婚

第一百一十八章 小别胜新婚

    “那我真了,”King又犹豫了一下,“简这两年在极限流生活的,这回和我见面了,居然……居然他找到了个好姐夫……”

    “没猜错的话,是坂崎良吧?”亲口这些事情,真难为她了……不过话回来,这究竟算我穿越时空来横刀夺爱还是他走舅子路线曲线救国?“极限流的加西亚对尤莉感兴趣,其他能够入简法眼的光棍也只有他了。 .COM”

    “你……”King呆呆地看着我,一时不出话来。

    “在KOF96上我就遭到了坂崎良的警告,你又三番五次地为简的态度担心——我不是傻子,这些,我老早就有预感,只不过在和简相处之前我没有能力去做什么,也就没有直接过问。”我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我腿上,感受着她的重量和气息,“不过现在,我也许必须问清楚一件事情——简在你心目中的分量究竟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在他长大成人前后你是否一样的在乎他的所有愿望?”

    “合冰……我……”King有些挣扎。

    “King,我爱你。但是婚姻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你不可能放下简不管,那么,我也不能。”我搂住她,让脸贴在她的肩上,“决定一辈子的事情,就得用一辈子的眼光去打量啊……有些时候我真的感觉我们相逢恨晚,天时地利都没有,仅仅是人和有希望一统天下吗?”如果是历史上的大耳朵,不能,我呢?我闭上眼,吐尽气息,却无法吐尽心绪。

    “我……不知道。”King颤抖着,似乎有些害怕。

    “算了,该面对的总要面对,但现在,我要记住这个怀抱中的味道。”

    时间就这样静静地流淌了,我和King都安于这样的姿势,或是享受着,她惬意地靠在我身上,我悄悄拨弄着她的发丝,空气间有一种让人绵绵的稠腻,虽然,不远出有个杀风景的伤员。

    “虽然打断你们的缠mian不怎么好,但是在这个当口你们是不是该警惕一些?”有人故意在门上敲着。

    “我……”我和King同时惊叫一声,不约而同地回过头去,正见笑得暧mei的Vice。

    “没兴趣理会南镇的事情,但你们的事情还是稍微参与一下吧。”着,Vice走过去坐在床角,“现在比利带着人准备把南镇弄个底朝天,Terry兄弟也关心吉斯的生死……真是的,我才出门半天,整个城市就快乱了。”

    好象你出现在这里都是个意外吧……我这样想,但绝不能出来:“你是我们得把吉斯藏起来?”

    “是的,既然你把他弄回家,明你没打算让他死,也就是你认为他还不能死,所以,他不能被Terry兄弟发现,同时,你没有把他交给比利,明你没打算救他,所以,他不能被比利发现。”Vice的分析完全到位,那有条不紊的口吻似乎明她很精于此道……还真是个好秘书。

    “那么,藏哪里?”King思索着,“吉斯在南镇的既有势力不是着玩的,我们知道的地方比利绝对找得到……”

    “不,地头蛇虽然厉害,但也仅仅是地头蛇。”Vice摇头笑笑,“刚好,我知道一个办法。”

    “哪里?”我问,连King都不知道的地方,她能知道?她才在南镇待多久?

    “跟我来吧,”Vice站起来,“后院的车子已经准备好了,你把吉斯弄到后座去。”

    “啊?你似乎一切都安排好了?”我有些吃惊。

    “不是似乎。见你们难得重逢,腻在一起也不容易,怎么?不满意?”Vice大笑,拉起King便往外走,“King,我把合冰带走了,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不会怪我吧?”

    “酒吧总需要人在,不然比利也会起疑心。”King明白她的意思,颇为不舍地看看我,跟着出去了。

    看着她们的背影,我不由叹了口气……相比之下,King和Vice的管理才能就是有差距,才半年,King就隐隐有言听计从的倾向了……将来我和她谁来持家啊?

    烦恼归烦恼,那不过是比较遥远的事情,我提起吉斯,扛在肩上,不够温柔的动作引起了他一声轻微的冷吸。

    “不用装了,也许你没有打算装。”心情不好,脸色自然也不富裕,“吧,现在你考虑得怎么样了?愿意让南镇平稳地进入后吉斯时代吗?”

    “后吉斯时代?”背上的人自嘲地笑了一下,“我吉斯,没有人继承。”

    “是没人能够继承还是不值得继承?”我没好气地,“实在的,之所以把你多活一些时间,白了就是因为我懒,不想在风起云涌的地方过活,如果你实在不听劝,我也只有勉为其难,大不了我像你当初奋斗那样重新来一次,只不过我不喜欢学了人家的功夫反过头把人家干掉。”

    “懒?”吉斯不明白,以他的人生观估计也不可能明白,“可惜我赢不了他们,不然我也不会放弃南镇。”

    “你可以给南镇稳定,但南镇并不是永远都没你不行,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迟早死在沙滩上。”我摇头,“就算你能够战胜Terry,我也会在什么时候找你麻烦。”

    “你?为什么?”

    “嗯……这个嘛,”我想了想,“报仇,因为你触犯了高尼茨。”或许,这样的理由刚好……

    “高尼茨?你是……”吉斯惊得身体一振。

    “这个,上车再好了,也许,车上那位在是正主。”终于到了后院,虽然没打算温柔,但我也不能太粗暴,不定那真会折腾掉他的性命。

    把他扔上车,我回头抱抱King:“记得把我回家过的痕迹处理了,还有……等我回来。”

    “放心。”

    车子绝尘而行,从这线路来看,我只知道是往郊外,但是……那又有什么用呢?只要还是南镇的范围,比利迟早都会知道。

    “告诉我……你和疯狂之血有什么关系?”吉斯忍不住问。

    “死到临头了还保持这么旺盛的好奇心?”开车的Vice听他提起这个,清朗而笑,“也是,当时你还处心积虑地想来个黄雀在后,是不是到现在你认为如果你获得了疯狂之血就能赢回来?”

    “没有人在能活的情况下找死。”吉斯得很坦率。

    “可惜,你所知道的信息更多的是谣传,疯狂之血虽好,却不是你的东西。”镜片中Vice的目光颇为复杂,“人,首先依靠的,是自己,不然,也没有被人帮助的价值,而你现在,死是你的最好归宿,让你苟延残喘几个时不过是让你记得在临走前擦好自己的屁股——估计,这就是合冰你急冲冲地跑回来的目的吧?”

    “……姜,真的是老的辣……”我不得不佩服。

    “我还比较年轻。”Vice略为不满地纠正,“对了,吉斯,如果你听话的话,我让你死得比较随意,反之,我可以让你死得华丽。”

    “死而已。”吉斯显然不是会被吓到的人。

    “等你获得足够的信息再自信吧。”Vice不以为意地笑笑,将车停住,“下车吧,这里绝对没有什么眼线。”

    “这里是哪儿?”打开车门,我伸头四望。

    “合冰?”一个声音略有诧异地在我旁边响起,虽没有敌意,仍吓我一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