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章 孤独

第一百二十章 孤独

    不得不这里的确是散步的好地方,性光,径幽窗……哦不,是吉普车的反光,但对Leona的旗帜来这反而更配合,只不过……我似有些多余。 .COM

    终于,我忍不住一言不发的气氛:“Leona,你怎么来的南镇?任务?”

    “是的,南镇多年的割据已经不适合政府直接插手,所以我被派来了。”Leona答得很快,却有些公式化,“我的任务就是防止大规模混乱。”

    “呵呵,异曲同工啊,怪不得Vice带我来这里。”笑声或许能掩饰我的惊讶——不就是接二连三的黑社会么,连政府都得退避三舍?不过,转念想到那两个神器的地位……似乎选择KOF很明我的歪打正着。

    “你为什么出手?”Leona突然回头,“现在的你根本不适合插手。”

    “我知道,如果不是受伤,我根本不是吉斯的对手,甚至连Vice都不够。”我打个哈哈,纵上两步,坐在吉普车头,“但我悲天悯人,身怀正义,一定要……”

    “噗嗤!”Leona笑得有些不雅观,却是很好的迹象。

    “终于又笑了。我还以为当初对你的唠叨已经成了过堂风。”我指着她那仍扭曲着的脸,“瞧,这才是真正的Leona嘛,明眸皓齿,清风拂面,灵气逼人……”

    “停!”她冲过来摁住我的嘴,“我不值得如此赞扬。”

    “谁的,你明明……”我“挣脱”开来,继续着。

    “我已经沾染了太多鲜血,没那么纯洁。”Leona反驳着,虽不像某些影视作品中的迷途知返的女人那样含泪哭诉,但那掩盖在平静面容下的自绝更让我哦窒息。

    “别……”我再做不到贫嘴的样子,面对各式各样的强者时都能镇定地信口开河的能力仿佛遭到封印,“你……你的家人因为能保持自己的选择而无撼,哪怕消逝并非最好的结局……无论他们在哪里,他们所希望的都只是你幸福而平静地生活下去……”糟糕,怎么能这些!

    果然,也爬上车头与我并坐的Leona将头埋在怀里,犹如寻找沙子的鸵鸟:“可我现在呢?我的生活平静?我仍然生活在血肉横飞中。”

    “嗯……那不是你的选择。”我努力选择词语,“或者那不过是你为了生存的选择。当你无依无靠的时候,能够活下去便是最基础的目标,你的父母可以选择放弃生命,可你不能——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所以,你不过是被迫选择了一个职业罢了。而职业,只要条件适合便可以更换——生命不能。”

    “职业?”Leona略微扬起头,也不过是发间一对微微闪光的眼睛,“我所懂得的都是和这职业相关的,我能换什么职业?”

    “翻译。”我脱口而出,“半年前的你根本不会汉语,但今天,你得如此流利。”

    “我……”

    “别谦虚,这绝对明了你的语言天赋。”也许这是大蛇一族的关系,但我绝不能这么,“这仅仅是你的一个优,如果主动去发掘,我可以看见一个天之骄子。”

    “不,我学英文便用了十年,那也并非母语。”Leona微笑着摇头。

    “那……”看来还真是血脉的关系。

    “因为,”Leona细细看着我,“你过,我们是朋友。”

    “我……”竟无语凝噎……

    她就这样温温地看着我,那蓝发飘扬着,在淡淡的星光下散着若有若无的微笑,没有当初那定格在我心中的阳光下清纯的样子,却如此恬然,仿佛等待着我,在遥远的时空中等待了太长久的时间,却胜过了尘埃的侵袭。

    等等,这温暖的感觉是……怎么回这样!那精致的脸盘如水,那蓝发拂着我的皮肤,那清澈的眼睛大大地睁着,可关键是,关键是……为什么,什么时候我和她的嘴唇碰在了一起!

    “啊!”我一个激灵后跳起来,却一脚踩滑,从车头摔在地上。

    “合冰……”Leona有些着急,忙跳下来蹲在我头边。

    “……”我刻意用后脑勺对着她,盘算着该不该开溜,毕竟这样的突发事件不好应付……绝无逃跑的机会!

    终于,她焦急的呼吸声让我哦投降:“究竟怎么回事?”

    “你自己知道。”

    “不,我不清楚。我只是因为你的样子而发呆,当回过神时就已经……就……”我暗自叹气——我究竟怎么了,第二次出神了!虽然,那样子的确很……天然;虽然,我正为她那简单的话而感动。

    “能够让一切短路,只剩下喜爱的本能的温暖?”Leona这话挺让我耳熟,“不过,这感觉挺好。”当然好了,从统计学观来,初吻最能留下回忆,我默默地解释着,也继续听她的言语,“而且,也只有你,让我接触到军人以外的世界。”

    “别客气……”我习惯性就了出来,但……客气个啥呀,生活可不仅仅是Kiss那么简单!我转回头正要解释,却见他无瑕的神情,终还是将话咽了回去——与其在她面前述自己的错误,还不如逐渐补偿。

    “对了,你究竟为什么参与南镇的纷争?”Leona重拾话题,似乎没有对我刚才的唐突有过激的反应。

    “这个……”我不能在贫嘴打哈哈,却又不好讲清楚。

    “因为King的缘故?”Leona问了出来,见我默认。确认般地头,“也是,如果不是为了恋人,你也不会弄险。”

    “恋人?”被她勾起这事情,苦水又涌到喉头,“浪漫的词汇罢了。我真不知道这会不会是个错误。”

    如果仅仅是苦缠痴恋,还不如止乎于礼。一颗外来的石头在水面上弄起波纹,但它真的成为了旋涡的中心么?不过是逐渐沉底而已。我改变的,不过是King一个人。雅典娜仍然与拳崇若即若离;八神庵仍然酷得辛酸;香澄、千鹤、红丸……这些当初耳熟能详的名字呼啦啦就成了眼前有血有肉的人,但他们的诡计并没有变,我的插入不过造成了些许波动——波动,不过是另一种不变。Terry兄弟不就义无返顾地登上吉斯塔了么?

    King啊,不经意间将你的命运联系上一个本不存在的人,这是爱情的执着还是自私的残忍?

    “怎么?你们吵架了?”Leona对我突然的黯然有些吃惊。

    “不,吵架的话,还可以修复……但命运的残缺呢?”我努力别过头去,因为担心会有泪水,但我的眼睛又忍不住看向Leona……她是孤独的,没有人清楚她真正的需求,哦不,我这个“作弊”的人知道,所以,她愿意与我促膝而弹;而我呢?又有谁知道我?清楚我的孤独?哦不,高尼茨知道,但他烟消云散。

    “合冰,你很伤心?”Leona察觉出我的心情。

    “伤心?我没有那资格。”我努力挤出洒脱——真不明白八神庵怎么就习惯了这种事情,“对了,可以问个问题吗——你恨不恨高尼茨?”

    “高尼茨?”她浑身一振,似乎这是个梦魇般的名字,“从前……我不明白;遇到麦卓和Vice以后……我不知道。”她忽地抓起我的手,“你认为呢?”

    “我?”从那手中传来的力道让我有些茫然,“你叫我则呢们呀?你们……历史遗留问题不是个人的善恶能解决的,身陷其中的人又怎能指道他人的对错?”

    “历史遗留问题……”Leona摇头,“我不在乎那些血统,因为……因为那已经毁了我的从前……你呢?”

    我……我又“圈里人”,这些问题本就不归我管,而且,今天的话题怎么老是这么沉重?“我只求像我这样孤独的人不会受伤,也不会伤害那些出现在我生命之中的人。”这愿望牛,严格执行的话估计足够论证全能的神不存在,呵呵!

    “哦。”Leona头,“好了,回去?估计吉斯已经死了。”

    吉斯……“你去好了……”把一代枭雄拨弄得生死不能也算我的业绩了。不过,那么久的痛楚都能忍下来,这样的人,我又有什么资格去瞻仰其死状?在吉斯塔上受了什么伤我不知道,但坠地的过程可是我亲手参与的,。眼看着血污满身而憔悴的他坚定加坦然地着:“夕可死。”时,我有些为自己的行为愧疚——起码,在酒吧时可以喂他一杯白兰地……

    “你去哪儿?”Leona叫住我。

    “我没资格面对吉斯,特别是在他死后。”当时只知道吉斯和南镇的厉害关系,却忘记了对一个BOSS本身的尊重……我啊!

    “孤独……吗?”似乎卖身后传来Leona的声音,但我已走远,听不真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