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遭遇

第一百二十一章 遭遇

    幸好Vice开车来时走的都是主干道,只需要沿着公路回溯便能回家。 .COM

    从郊区到闹市,公路两旁自然逐渐繁荣,甚至当我能够尖刀那高楼林立时,天空也一并暗淡下来——豁然是工业污染严重。

    不过,我的感叹很快被人打断:“请问,你就是合冰吧?”

    这略显稚嫩的声音让我有丝惊奇——莫非在南镇还有我的Fans?可惜,偏头看去,那从墙角走出的身影中有两道复杂的目光。

    金发少年?略微苍白的脸上竟有着仇视,却也犹豫着,这年龄,这身材,这架势……难道是简?可我又不能断定,毕竟印象中……这样的非主流人士根本谈不上什么深刻的印象……

    “请问,你为什么要来南镇?”少年用了敬语,但语调并不客气。

    “这个嘛……”考虑到眼前这情绪似乎不稳定的孩子有可能是我将来的舅子,我还真得好好打打机锋,“那么,你又为什么在南镇呢?”

    “这里本就是我生长的地方。”少年直视着我。

    “可我却是个漂泊的人。难得有缘生活在这充满未来饿城市,这里……有我最大的追求。”加上坚定的表情,也许他能体会到我想表达的意思。

    “漂泊就必须干涉他人的命运吗?”少年增强了预期,也让我越发确定了关于他身份的猜测。

    “怎么能称为干涉呢?每个人的未来都掌握在自己手中,区别仅仅是你愿意去抓住还是托付于某个人甚至放弃。”我尝试诱导,“比如,关心你的亲人本是无可厚非的,但硬将亲人的命运视为己任就显得你不成熟了。”

    “我……我并没有打算决断什么事情。”少年沉默了一会儿,“我只是……多少有些关心……多少……有些矛盾。”

    ……还不承认自己的心事呢!不过,从此看来,我还是有希望的,也就不去破了:“怎么你也将成为一个男子汉,无论过去的时光给了你什么样的回忆,你总有一天得自己去天立地。有些事情就让它藏在记忆深处睡大觉好了,等你真正成熟时再去回首,或许能获得与今天不一样的感悟。”完,我不忘加上一个信任的微笑。

    “天立地?”少年喃喃地想了想,“或许你的道理对我有用,不过我得离开了,还有人等我回家,而且……”他没有明白便跑着进了那背街道。

    看着他的背影,我没有去追,虽然很想多与他交交心,但不定他是直接回极限流了——现在便面队那些人并没有好处。而且,在他离去的反方向也正好有些响动。

    是比利!他刚好用钢棍扇飞了某人嘴边刚上的香烟。本来作为一个倾向于禁烟的黑道人士,这样的行为颇算合理,但眼见那人也是黑发,加上比利此刻的心情肯定不轻松,我终于动了恻隐之心……或许是对待吉斯过火了而后悔吧!而且,早不到吉斯,他迟早会来过问我的。

    一个滑步冲上前去,拦住了比利挥出的巴掌:“就你这力道,不需要禁个烟就闹人命吧?”真的,这巴掌真有些狠,若打在普通人脸上不昏死过去也得大换牙。

    “是你?”比利瞟了瞟我,用棍子戳戳那可怜人的胸膛,“滚!不要让我见到你。”

    这多半是气话,可那人还有些茫然,如果不是吓傻了,多半就是英文菜鸟……“赶紧跑吧,另外……”如果他连我的汉语都听不明白,就别怨我见死不硫了,“如果想在南镇生存,你还是戒烟的好。”

    他动了,逃得干净利落——大概真是来旅游的,连声名远播的地头蛇也不认得。

    可是,比利没有给我感叹的空闲:“你上哪儿去了?”

    “好象我并非你的下属?”如果让他知道我对吉斯的折磨,多半连解释的机会都不会有,“或许,你现在应该关心的不是我吧?”

    “有人见你在吉斯塔下逗留。”比利看我的眼神颇不吉祥。

    “南镇的标志性建筑嘛,我要等着与King汇合,不在那里在哪里更好?”好象当时我周围的人都涌上吉斯塔了,怎么还会有目击者!“不过,听你King有些纠纷?究竟怎么回事?她不告诉我……需要我代她道歉吗?”

    “那儿口头之争没有意义。”比利的话题无视我的转移,“可是,你并非与King一起回家的。”

    “是的。我转念想想,以我的身手留在那里没有意义,就先回家了。至少可以打理下卧室。”

    “那么,”比利突然把棍子指着我下巴,“为什么我会在这里遇见你,而且你的身上有血迹?”

    糟了!偷懒没给吉斯半儿救治,搬运他时难免……“我去见了个朋友,才从郊区回来,”冷汗遍布全身,但我的表情仍是镇定,“至于血迹,我不想谈论,私人事情而已。”

    “朋友?带我去见你那个朋友。”比利随手一招,和快安排了车子。

    “你确定?或者你现在有这空闲?”我徒劳地争取。

    “我的作息不由你决定。”比利先上了着,“或者,你不愿意带路?”

    “带,反正我没急事儿。”估计下时间,Vcie也该处理好后事了。

    坐在车上,旁边的比利一言不发,紧盯着前方,握着棍子的手挺紧。但应该没有我紧……张。

    如果比利作出不合时宜的决定,南镇铁定翻天!可是,他究竟在想什么?我露出的破绽也算严重了,但他并没有直接翻脸……除了对吉斯的忠诚,比利没有流露过其他的性情,哦不,对他妹妹的宠爱倒是众所周知,但这与此刻的时局没多大关系……他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打算,有着什么样的选择?或者,他取舍的杠杆是什么,判断的支是什么?

    看着他的脸,除了与多数格斗家一般的坚毅外,我什么也不能发现,嗯……还有那深邃的目光。也许比利将命运托付在吉斯身上,但当吉斯生死未卜的时候,当他将影响整个城市的命运的时候,会怎么处理自己的命运?什么,他是否已经有了这样的觉悟?

    这……便是我紧张的原因。但时间的流逝总是不紧不慢,没等我平静,Leona的吉普车便如不久前我离开时那样停在幽静的空院子里,逐渐在我和比利的视线中变清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