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惊变

第一百二十二章 惊变

    “我……比利,”早进院子的时候,我斟酌着开口,“为什么……对吉斯忠诚?”

    他略微愣了一下,随即指向房门:“你没有问的资格,带路!”

    问的资格么…看来Leona得对,我还没有干涉的实力,终究是急噪了……争取能够四两拨千斤吧!

    门开了,但里面的景象出我意料——Leona不在,Vice也不在,只有吉斯安然坐在床边,虽然那身血衣依旧触目惊心!

    “吉斯大人!”比利激动着冲上去,“您……”

    “我没有大碍。 .COM”吉斯摇摇手,顺便……他怎么搞到的伏特加!“送我去医院……把这子也带上。”

    “是!”比利执行得很忠实,只是这过程一儿也不温柔……对我而言。

    难道这是我折磨吉斯的报应?

    ……

    坐在车上,没有人话,司机肯定是个普通而忠心的人;比利在后座扶着吉斯,简直让人联想到断背……至于吉斯,一上车便入定了似的。

    而我,早已陷入问号——吉斯竟然没死!那眼见就要咽气的伤势……难道Vice救了他!可为什么呢?他们之间还没有过交集吧?“朝闻道,夕可死。”莫非他们有什么交易?如果吉斯不死,南镇倒是安宁了,但Terry那帮人就不得安宁了!Terry、安迪、东丈、不知火舞、Mary……等等,连Leona都来趟这浑水了,身为特工的Mary怎么一直没有露面?

    怒加身死时便有暗波洪涌的味道,吉斯的分量也应该算同一个量级的了。可我……渺,真的渺!连知情权都没有!

    或者,现在的我早不是偷看了“神喻”的作弊人士,一年多的时间足够蝴蝶效应肆虐了……起码,Vice本来是不会待在南镇的!

    不属于我的世界啊!当我真正融入其中的结果竟然是发现自己的微不足道!

    “吉斯大人”,比利的突然开口打断了我的遐思,“有人跟踪。”

    “我知道。如果没有这些事情,反而让人不安。”吉斯淡淡地,“在我康复之前,一切靠你。”

    “我……”比利欲言又止。

    “相信你自己的能力。虽然你不可能战胜所有的对手,”吉斯微微睁开眼睛,“但打斗并不是绝对的解决方式。听莉莉很手人追求?我知道你疼爱她,那就利用这层关系尝试与博加德那些人和解好了。你不是我,没有必要牵连到自己亲人的生活,就让那姑娘恋爱吧。”

    “您……言重了。”比利有些惶恐,“可是,您和那些人真的能够……”

    “我们的眼光曾经是南镇,当我们站在吉斯塔俯视这个城市时,局限就产生了。现在,我们要纠正这个错误。”吉斯的声音有山雨欲来的味道,“美国和英国能够淡忘莱克星顿的枪声,我们为什么不能放弃和博加德兄弟的恩怨?”就在我诧异地回头时,吉斯迎向我的目光,“朝闻道,夕可死啊!可惜这段聆听晚了十年。”

    十年?吉斯微妙的神色让我心念怦然一动——十年前,正是怒加试图条找高尼茨的时候,也是麦卓与Vice追随或监视怒加的开始,更是怒加把目标面向整个世界的时候!难道Vice决定把吉斯作为继怒加之后的……可吉斯与大蛇一族并没有关系,严格地还有儿仇,怎么可能做交易?

    “不用猜了,你迟早会知道原因。”吉斯又闭上眼,“这段时间你就不用回那间酒吧了,跟着比利做事吧。”

    “什么?”貌似我并没有被雇佣吧?

    “答应的结果是——在我吉斯有生之年,保证幻影酒吧的安宁。”

    保证?你活着的时候King就酒吧本来就安宁……这分明是威胁!但是……“好。”我不得不答应。

    “那就用行动证实你的承诺。”吉死示意停车,“我旗下的医院差不多到了,你和比利去会会后面的车子——被跟踪那么久都不辉映一下就是不尊重对手了。还有,如果你真的做得让我满意,之前你的一些行为我可以一笔勾销。”

    看来……我得努力了。只是……“一笔勾销?你确定?”就我给他的那些待遇,换作是我,早开打了!

    “我吉斯对弱者的承诺还是有保障的。”

    “不然你也统治不了南镇。”我还是不放心,“可要是哪一天我成了强者怎么办?”

    “如果你真有了逐鹿的资格,还会在乎这些?承诺,不过是强者对弱者的一种统治手段。”

    统治手段……你牛还不行么?悻悻地跟比利下了车,我看着那渐行渐远的车尾灯:“不愧是一代枭雄。”

    “这样的感叹只能明你的后知后觉。”比利的棍子压在我肩上,“那辆车开近了。”

    “嗯。”转身看去,那从吉斯上车开始便跟在后面的车子正加速朝我们冲来,还不忘亮起前灯干扰我们的视线,“他打算从我恶魔内身上碾过去?”

    “找死!”当车身临近时,比利暴喝一声,钢棍变作三节鞭,仿佛万千条蟒蛇,以独劈华山的姿势猛得砸去——大旋风!

    “轰!”大礼花般的爆炸不仅造成了巨大的声响与气浪,也产生了耀眼的瞬间光芒,这恰好掩盖了金属破空的细微声响与反光。

    可我还是事先闪避了一下——假如对方不是菜鸟,用汽车直冲比利这样愚蠢的方式分明意味着有后着——事实上,我的预防性行为让我剁过了一柄指向咽喉的匕首!

    “呵呵,吉斯的手下果然不是无能之辈。”烟光的效果很快被眼球所适应,不远处的一个蹲着的身影正逐渐站起来,还有这嘶哑而嚣张的声音。

    那是……山崎龙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