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光阴的威力

第一百二十四章 光阴的威力

    比利终于摔在公路上滑行,就那速度而言,倒不存在受伤的概念。 .COM再,这已经不是我所关心的了。

    “麦卓姐。难道你偏好用天国之门带别人兜风?”我三步并两步地凑上去,细细打量起来——今天,她可没有穿那黑白秘书装,暗紫色的连衣短裙显得她像个贵族……哦不,是一个逆经叛道的皇族!估计,为了这身衣服着想,她才没有在欺负比利时使用火。

    “我比较喜欢风的感觉,恰好,能苏活筋骨的机会不多。”麦卓轻笑一下,抚mo我的头发——以她的身高,这样的动作很自然,却显得我不成熟——颇为不爽,“对了,有没有成功打入某个神器家族内部啊?似乎那个叫葵的姐对你别有用心哟。”

    苏活筋骨?你的强项似乎从你的战斗服的类别上就昭示了吧?你哪里是专业打架的……当然,那是从八杰集的理解范围而言。“别有用心?如果真能入赘神器家族,我倒可以考虑以下贞操的价钱,可事实上我压根儿就没有那贵族气息。”我不想把阿葵和我的关系给涂抹得面目全非,“对了,风的感觉虽好,但究竟是什么风把我的麦卓姐吹来来?”

    “难道你没有从南镇的空气中嗅到钱味儿?”麦卓附耳轻语,“NESTS想分一杯羹。”

    “什么!”震惊的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却只在那天然般的脸上读到忧虑:“南镇是一个可以自由调配资源的城市,如果一个非官方组织成为其统治者……这对一个暗地里的组织来是什么样的诱惑?”

    诱惑?以NESTS的角度来,一个可以随心所欲的城市以为着无数的白鼠、资金来源、建设场所——简直是浪子遇浪女!

    我明显色变,因为KOF2000就是以这里为背景的,谁知道那变态的大炮会把哪些街道从地图上抹去?不定就包含幻影酒吧!“那么,需要我做什么?”

    显然,麦卓姐对我的主动请缨颇感意外:“你?你还是思考KOF97的事情吧!南镇,就让我和Vice处理好了,反正有那三个天王,我们也没有出手的必要。”

    “可是,King在这里。”我逐渐走向缓缓撑着棍子站起来的比利,“我不可能什么都不闻不问吧?”

    “你要做什么?”比利见我神色不对,警惕非常。

    “我没有打算毁坏与吉斯的承诺,但是,眼下的形势似乎已经不是吉斯能够操控的了。”我丝毫不担心他的棍子,反正麦卓姐就在旁边——KOF96成就了无数声名,而她,绝对是名扬四海的一位,“请你告诉吉斯,我不能给他打工了——麦卓姐,我得对吧?”

    “打工?”麦卓轻蔑地,“吉斯还没资格雇佣你。”着,她轻步晃到比利面前,“你最好极力赶回吉斯身边,如果他还没有被绑架的话。”

    “什么!”比利瞪大了眼睛。

    “Vice已经带人在路上帮忙了,但不一定能赶上。”麦卓那故作关切的模样让比利心惊肉跳,“你的吉死大人可不能就这么死,不然,我到哪里去收益?”

    “收益?”比利瞬间联想了许多,却也知道那不是他应该过问的,微微顿首之后便飞奔而去。

    “Vice带人?”比利的离去倒不重要,我更在意麦卓的字眼,莫非是伯恩斯坦家族的力量?甚至……

    “别慌,你不久就会参与。虽让你把精力放在KOF97上,但能够锻炼的时候也不会落下你。”麦卓如习惯般地把我揽着,如那往常令艾迪尔海德飞醋横生的姿势一般暧mei,“山崎龙二,你打算获得力量吗?”

    “力量?”山崎龙二知道麦卓的实力,所以一直默默站在一旁,直到现在,“有什么代价?”

    “凭性而生的轨迹遭遇古老的重责;从头奋斗的过程败给记忆的延续;归尘随土的完整变成不朽的轮回。”麦卓此刻仿佛在吟唱魔咒,“八杰集经不起再一次的失去,所以,我给你选择的权利。”

    似乎,麦卓比高尼茨开明多了!

    可惜的是,山崎龙二并不领情:“听不懂你这疯婆子的话,你他妈明白儿!”

    ……该这是神经大条的嚣张还是八杰集骨子里的傲气?我不知道,但麦卓没有动怒:“那么,愿意从我这里学儿功夫吗?”

    “你?”山崎龙二重新打量起麦卓,或者任何人面对这种来自陌生人的倒贴并有收徒倾向的诱惑时都有条件反射似地怀疑,“代价!”

    “没有代价……嗯,如果真要代价,事后你必须参加KOF97,而且你的对友由我来选择。”麦卓想想,又看看我,“就这样。”

    “KOF?”山崎龙儿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你最好不要耍花样。”

    拜托!这是多少人挤破头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啊……虽然,你的血统有那资格……

    “呵呵……”麦卓对自己的族人宽容得恐怖,“我知道,对于你来,自由第一,但有些时候,你必须因为一些东西而负起一些责任……不要骂我又絮叨些奇怪的话,如果你真能明白我话的意思,我也不可能仅仅是让你参加KOF了。”

    “哼……奇怪的疯婆子。”山崎龙二虽然顺从地跟在麦卓身后,却不忘狠狠地随地吐痰。

    瞧见他的动作,麦卓眼珠一转:“看来,有个更适合教导你的人。”着,从上衣口袋里掏出纸笔,写上便条,扔到他手上,“你自便吧,五天后到这个地址去,有人会教你功夫——以今天的经历,想必你也明白,要自由,你现在的实力还不够。”

    “哼!”山崎龙二丝毫没有感谢的脸色,光棍儿着脸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合冰,是不是对我的行为很奇怪?”麦卓喃喃地问。

    “你想抒发qing绪就直,我是一个好听众,但不喜欢设问设答的客套。”看着依旧燃烧的那堆汽车配件,我拉着她的手,却不知道走的方向。

    “对于八杰集的一员来,自由的可贵不是你能理解的,所以,他的行为在你眼里,或者绝大多数人眼里几乎是疯子,但其实,那不过是他在没有觉醒的时候潜意识中追求自由的一种比较扭曲的结果。”麦卓把我的手捧在胸口,得平淡,我却在她眼中发现了泪花,“记得在上次我和他相遇的时候,他对我过他希望隐姓埋名地带着孩子或者徒弟,带着一门刚好可以讨生活的不太高雅的手艺,住在一个有山有水的城镇,不去和短了自己工钱的客人斤斤计较,不去向往那山的背面水的终,吃着自己在天擦亮的时候起床做的早饭,看着打在建筑上最终顺着屋檐流下的雨水,欣赏太阳落山时那昏黄的天际处的云霞,如果能够有隔辈儿的孩子缠着下棋扑鸟什么的就完美了……可现在,他成了什么样子?”

    “时代变迁了,他却和变迁作对。”我本来还想麦卓描述的景象绝对是至少百年前的生活,现在的社会是绝对不可能有那样的香格里拉,但感觉到从她腮边滴在我手上的液体,我终没有得那么直白。不过……

    Leona她爸选择了逃避,高尼茨索性烟消云散,山崎龙二……你也倦了么?

    “所以,我们不得不全力执行主人的意志。”麦卓,或者我,都没有发觉我的手所处的位置的暧mei,“合冰,你愿意站在我的身边吗?几年前时常得到他的资料,我还没有太大的感触;今天又看到他这个样子,我……不打算留什么后路了。但我知道事情并不是没有转机,只是,我们八杰集实在敌不过光阴……合冰,答应我好吗?我真的不想与你为敌……”

    簌簌的泪水让这坚强的女人在我眼中有些陌生,但我还没有自恋到以为自己有什么能力足够让她靠眼泪来欺骗我:“在回答之前,你可以告诉我大蛇一族的最终目的吗?也许我会背叛人类,所以我需要确认我的背叛的价值。”

    “我们……笼统地,会让地球的没有毁灭的危险,可如果在短时间内严格执行,人类就算不会灭绝,也会锐减到所有人类都不能承受的数量——不过,我可以保证,像你这样的人绝对可以存活下来。”麦卓擦擦眼角,终于把我的手从她胸口移开,让我下意识的脸红了一下。

    “我这样的人……”我是什么样的人?穿越型的?那全世界就我一个。男人?那人类如果不能无性繁殖,迟早也是灭绝。心灵纯洁?我可不觉得自己心灵纯洁,也不相信大蛇有能力来个最后的审判……“我可不是什么好鸟,似乎没有脸皮蹭上那诺亚方舟。其实……可以考虑……”本来想通过政治经济什么的来和平演变,但联想到NESTS那庞然大物,我自己就否决了人类本性中的善良会成为发展主旋律的概率。

    似乎,没有个三五百年,大蛇一族和人类的理念是调和不了了。

    “我不敢支持你。”我做了决断,“如果我答应了你,最终不过是把人类放到你们八杰集今天的煎熬之中——我没有那么坚强。如果你现在要干掉我,请出手,我会死得很安详,起码会感激你给我选择的机会。”

    “合冰……”麦卓怔怔地看着我,嘴唇颤抖,把我的手握得几乎骨碎,“不要这样……不要……”

    “对了,在我死后,请对King隐瞒。”

    “为什么,你其实是个怕死的人啊,为什么不珍惜生命?”见我淡定而决绝,麦卓失神地吼问。

    “因为,你是我麦卓姐。因为我不能判断斗争的对错,只知道我做不到和King对立。”忽然之间,我的脑海中闪现Leona清新的笑容……祝愿她能够坚强地活下去吧,我是懦夫……什么穿越,穿越的人也是人,KOF的世界也是世界,选择的道理从来不会改变,哪怕是选择放弃。

    “这不是原因,不是你的原因!”麦卓抓着我的胸襟,那红唇几乎就和我的鼻尖来了个亲密接触。

    “当然,这只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但,请给我一些**。”我只想让她在回忆我时得到的是轻松的笑脸。

    两对眼眸一个坚决一个倔强……最终,移开视线的不是我,但我还是闭上了眼睛……因为,在她放开我的瞬间,从我腹部传来钻心的痛……

    我打赌,这是到达KOF的世界以来最钻心的一次,只可惜昏死过去的人无法找到打赌的对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