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当局者迷

第一百二十八章 当局者迷

    这才是真正的MAX零技之础?果真是泰山压的气势!而那无式的火暴更让人震撼……对了,三神技得见其二,八神庵呢?至少也该露一手八酒杯吧?伪神技也是伪神技啊!

    Leona学着千鹤的跳跃,以V字金锯的动作跟着飞去,而我,是最后到达的人,映入眼帘的恰是无式刚打完,身体硬直的刹那间被千鹤击中而倒飞出去的草薙京,浑身包裹着淡淡的紫色荧光;另一个方向上,八神庵翻滚着后退中……

    “有儿生理学知识行不行?饭后不宜剧烈运动!”千鹤立在一个半米深的坑中,一脸不爽,“都是二十好几……”大概是想到草薙京听不懂汉语,她终把话咽了回去。 .COM

    “这就是传中的三神器啊!”Leona感叹着,且不她感叹的含义,至少我怎么听怎么别扭——当真是二十好几的人了,怎么也不该在KOF97前夕……

    八神庵率先站起来,看样子无式算是被他勉强防住了,虽然他的双手不自然地低垂着:“合冰,你在干什么?”

    “来观察观察三神器是怎么组队的,看样子命途多舛呀!”有千鹤在,八神庵自然不方便再动手,我也不必太过心用词问题。

    草薙京身上的淡紫仍在,但也没有什么大的不妥,一边走近,一边沉声着鸟语。

    “神乐家的,别和我教,该组队我自然明白,但他这么纠缠我我怎么安心,今天一定要和他分个胜负!”Leona声翻译着草薙京的话。

    “谢谢。”我回头对她一笑,却成了会心的对视。

    “神乐千鹤,我和他的事与你无关。”这是八神庵的话。

    “无关?”千鹤气得鼻尖一歪,“你们打架我不反对,把我的练功场搞得乌烟瘴气我也笑脸相迎,但你们用什么神技!等你们两败俱伤了让我一个人去封印大蛇?”

    “他不是我对手。”难得这宿命的两人异口同声,连翻译的Leona都忍不住莞尔。

    “好好好,”千鹤哭笑不得,“现在你们一个中了零技之础,一个架住无式,双手还麻木着,要不要我把你们一勺烩了,看你们怎么打?”

    Leona还在翻译,千鹤已经分出了两道飞影——神速之祝词!

    难得一见,真的难得一见!几乎算得上最强的两大高手被同时打得……好听些叫连滚带爬,难听些就是屁滚尿流了……

    千鹤的招式非常单一,但频繁的神速之祝词压得他们难以站稳。也许Leona没什么感觉,可我……那两个狼狈不堪的是谁啊?拳皇!合着他们是这样暂时放下个人恩怨而组成三神器队的?

    感叹千鹤的强势的同时,我突然想到另一件事情:也许我对真正的草薙京一无所知,但八神庵绝对不会如此孩子气,可他们的确在这个当口性命相搏了……难道,他们预感今后没有对决的机会了?或者他们对于封印大蛇其实没有自信?还是八神庵至今没有学会神技?

    似乎,问题严重。

    也许是千鹤累了,也许是她觉得教训够了,至少她终于停手:“怎么样?神器对神器的感觉让你们满意了吧!”

    “Leona,该你上场了。”我知道,千鹤只能让他们安静,却压不住他们心里的疙瘩,“至少,要让他们在KOF97之前不再私斗——他们会给你这个面子。”完,我就离开了,看见他们被千鹤欺负不定就有被灭口的可能了,如果继续待下去,只会让这危险系数上升……生命诚可贵!

    上次千鹤给我安排的卧室离得不远,附近也没人来打搅,估计千鹤早已清场。可是,有个问题——门上了锁。

    “我们的午餐还没吃完,你就想睡觉了?”门突然开了,是千鹤笑吟吟的脸。

    “有那两个人在,我还敢做什么?”我直走进去,往那熟悉的床上一躺,“不过,你可真猛,依我看,你当拳皇更好。”

    “拳皇?呵呵。可以当饭吃吗?”千鹤无奈调侃,“他们啊……真不争气。”

    “我倒不那么觉得,毕竟对手是大蛇,是人都有压力,何况是对大蛇了解颇多的神器?而对于他们来,彼此一战恰是可以忘却重任的方法。”

    “所以他们见面就开打,我也没有阻止,只要求他们到即止。可他们呢?”千鹤仍是恨铁不成钢状。

    哎%千鹤果真是和平主义者……感慨中我叹了口气:“你一开始就错了。以你那平和的心态是无法体会他们的心情的。就一个致力于武学的人来,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无疑能激发战斗的本性,如果这样的对手唯一,那就更无法自拔。要他们不再争斗,除非有人参与进去并展现出足够的份量……你是目前唯一的人选,但你会那样做吗?”

    “……不会。”千鹤若有所思地,“这就是所谓的知己?”

    “等他们好好打几年不定真是知己,可现在,不过是两个心高气傲的高手突然发现世上还有人与自己一样如此接近峰罢了。”也不知这样的比喻对不对,“可惜的是,他们的家族恩怨直接就是导火索。而你又表现出一副只对大蛇一族感兴趣的样子。”

    “莫非……我真做错了?”千鹤心翼翼地问。

    错?你怎么会有错?你要是也成了好斗的主,这世界就复杂了……“不必。只要他们在KOF97里不内讧就够了。以后的事情……格斗界反而需要他们的对决。特别是在你不打算出手的时候。”

    “你……”千鹤有些吃惊,但旋即懂了,挺高兴地俯在床边,揉起我的头发,“知我者,合冰也!”

    或许我应该高兴,但此刻我却一个激灵:“你……不会把和Leona的话当真吧?”

    “哦?”千鹤一愣,马上笑得不怀好意,“难道你嫌弃我这神乐宫?”言语间,我的头发已换了好多种“造型”。

    “别,你知道我的想法。”美女归美女,但我对“软饭专家”的雅号敬谢不敏。

    “可是,你不觉得你有些事情能够很摇摆吗?”千鹤的眼睛离我很近,仿佛在穿透我的肺腑。

    但我不明白我有什么问题:“你指的是……”

    “听你的订婚戒指是赝品,如果一直不换真货,海枯石烂不过是个愿望。”千鹤见我想话,伸手堵住我的嘴,“我虽是巫女,却不喜欢占卜姻缘。”完,轻按一下我的腹部,离开。

    ……难道这就是零技之楚?我只觉得浑身不对劲……可无论是不是,她为什么炮制我?

    ……

    “合冰啊。”走出建筑的千鹤回头望望,心中暗叹,“聪明如你,为什么没有发觉自己和Leona走得很近?还是……算了,这是你自己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