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分别

第一百三十一章 分别

    神乐宫有不少树林,而其中最广阔的一片正是最宁静的一片。 .COM这所谓宁静绝不是寂静,而是人在是身处其中时往往能达到物我两忘的境地。比如,这地面的枯叶所铺成的道路在透过叶缝映射其上的阳光中显现鸡脚般的沿绵星,却被某些大胆的松鼠缀上一份倩影;比如,这林间的微风中渗透着原始的生命的潮湿,如同万里晴空下柔和的海浪,却被早起的喜鹊无知的清啼掀起一处漪涟。

    可是此刻,我虽身临其境,却颇不宁静。倒也谈不上心潮汹涌,只是……因为我刚刚与Leona分别——如果仅仅是分别却也无妨,毕竟她总是会归队,总是去参加KOF97,总是会再见,可关键是她一大清早就着装整齐地踢开我卧室,拉着我在这林子里一言不发地散步,直到半时后突如其来地冒一句:“我得归队了。”在我一愣之间冲我额头一记响吻!然后,只留一个一闪即逝的背影。

    于是,我呆在风中,连她今天的神情也不曾细看……

    为什么……这古怪的行为……考虑到她的思维角度,这必然有她独特的逻辑,可是……这还残留在额头的温暖代表了什么?普通女孩子也许可以解释为好感由量变到质变,但她是从培养的军人!莫非,我该尝试用相良宗介的思维模式来分析?可仍然无法解释!

    ……

    “怎么了?”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寻找到餐厅的,反正在我无意识地狼吞虎咽时,千鹤注意到了我的异样。

    “没……什么。”我仿佛露馅的孩子,“对了,Leona归队去了。”

    “我知道。”千鹤瞟了眼一旁沉默的八神庵,“草薙京也回去了。眼前这位,吃了早饭也要走。”

    “什么?”看向八神庵,他只稍微头,继续对付手里碗中的浓粥。

    “KOF97可不是一般的凶险,身为草薙家家主的他怎么可能不回去安排一些可能需要的事情?”千盒淡然而言,“倒是八神庵,无家一身轻。”

    “无家一身轻?”我再次看向八神庵,却因为那红发而看不清他的眼睛,“每个人都有牵挂,区别仅仅是多少以及能否放下。”

    八神庵略扬扬头,眼中的精光一瞬而逝:“好了,千鹤,就此别过,开赛时我会找你。”完,迅速消失。

    “千鹤?”我一惊,旋即八卦起来,“昨天你们发生了什么?一夜之间连称呼都变了?”

    “你希望我和他发生什么?”千鹤含笑反问。

    “这个……”仔细一想,这也无可厚非,除了感情的培养过程必然诡异,“难道真的……”

    刹那间,一副景象油然而生:话昨天初ye时分,力战败北的八神庵无助而迷茫地望着苍月,与田地相顾无言之间,一只雪白的手伸现而出,接着是神乐千鹤一副红颜知己的微笑:“需要我吗?”然后,夜凉如水,尽职地反衬着某两人的无声胜有声,两对眸子相互把对方穿透,直到夜黑风高完成了酝酿温度的任务,于是,神乐宫的后花园的历史上也书写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给我停住!”突然间的全身性麻痹让我返回现实,千鹤的两根指头正戳在我胸口,“一见梯子你就上啊?”

    “这是……传中的零技之础?”

    “什么传中的?”千鹤哭笑不得,“虽然是神技,却也代代相传。再,就我炮制你的程度,是神技简直是丢脸。”

    “我又没错什么,”我真觉得她此地无银,“你凭什么……”

    “需要我把你刚才猥琐的嘴脸昭示出来吗?八咫镜可算是超级照相机!”千鹤不知是怒还是气,“退一万步,神器之间虽然也有通婚的案例,但那至少是旁支,八神庵是独苗,我和他根本不可能——就算我和他愿意,草薙京也会阻止,哪怕造成三个家族的全面火并也不是危言耸听。”

    “因为……平衡?”我不由想到权势的因素。

    “以及三神技的传承。”千鹤补充道,“好了,你也该吃完了,我准备赶你走。”

    “……”眼见她不似开玩笑,我沉思起来,“草薙京急着离开,是要立遗嘱之类的事情?”

    “高尼茨的能力给了我们一个切实的参考。”千鹤头。

    “而你,也要这样做?”草薙家和神乐家可是一个量级的!

    “不仅如此,神乐家更侧重与商业,需要过渡的手续更多。”

    “这是……你打算放手?”商业上的移交不是来就来的,而且,神乐家在英国也不像草薙家在日本的地位,或者这是两地民族的文化导致了特权阶层的差异,再者,商业上的瞬息万变也不可能允许拖泥带水的行为,千鹤一旦放手……“还是……隐居?”

    ——————————————公告分割线————————————-———

    也许,我要转移阵地了,如果真的签约了的话,请大家去我的新地方看我的更新吧……不需要花钱,如果嫌麻烦,连申请帐号再给我推荐都不用,只需要机就行。以前的事情就不了,我自己都觉得我和大家像当初打拉锯战的万历和群臣了……除了歉意我只有坚持,毕竟是人都要吃饭的。不过,如果真的签约了,你们的击和推荐就和我那虽然很微薄的收入挂钩了,我也应该会恢复已经成为传的一日一更以上的岁月——似乎,是双赢。

    以上,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按我的跳票历程,我相信大家的支持!等真签了,我会告诉大家我的新地盘的~~

    再次谢谢!

    ————————————————正文分割线——————————————

    “隐居?”千鹤一愣,“得轻巧!现在还没有真正可以继承零技之础的人,我退不下来的。”

    “结婚生孩子不就……”没等千鹤反应,我已经从她的话中联想到一些东西,“难道是……十神宝?”

    “啪!”

    没有任何朕兆,更没有反应的时间,我就被千鹤一个干练的擒拿手按在地上,真是迅猛到了极——绝对是千鹤的真功夫,恐怖的实力!

    “,你是谁?”

    “我是合冰。”千鹤的脸色异常恐怖,我心中异常无辜。

    “我知道,但你怎么知道这事情的?”千鹤的零技之础当真是出神入化,举手间就让我动弹不得,“你知道三神器与大蛇族的辛秘,这可以解释,毕竟遥远的真相易于面目全非同时也易于广泛泄露;但十神宝是我和姐姐的绝密,你怎么可能知道!”

    “我有必要解释吗?”她的眼神严厉,却矛盾,我的眼神遗憾,却坦然,“一个优秀的提审官是从犯人口中挖出东西而不是自己透露情报,你的表现只能明你已经决定不让我活着离开。”

    “需要。”千鹤脱口而出,“……因为,我不忍心杀你,所以,给你一个相互坦诚的机会。”

    “为什么?”虽然生死一念,但我不解,“哪怕我是你的好盟友,但比起神乐家的安全,并不值得心慈手软。”

    “因为……你拒绝了麦卓。”

    麦卓!

    “当时,你的人也在场?”

    “南镇那么大的事情,神乐家就算没兴趣也不可能不理会,”千鹤苦涩地,“不仅如此,草薙家也了解甚详。不然,草薙家的姑娘与你胡闹的事情怎么可能到现在还风平浪静?他们是要给自家孩子留面子,所以不好在日本动手!如果不是你那天拒绝麦卓的事情让他们犹豫,昨天你就已经是死人了!”

    “……草薙京?”我大吃一惊,“他几乎没有正眼看过我!”

    “他要杀你也不需要正眼看。”千鹤的话不是讽刺,“虽然你在我神乐宫,可要是他摆出家丑不可外扬的名义,我也只能两不相帮——我只是神乐千鹤,可不是神乐家族。”

    “可是……”什么家丑不可外扬?我是阿葵的徒弟!

    “不管你和草薙家的姑娘是什么关系,你在她的屋子里住了两个多月却是事实!”千鹤见我不甘,只淡然摇头,“草薙家已经出了草薙阳的悲剧,你这神秘的身份足够让他们草木皆兵。”

    我……我还风声鹤唳呢!满头大汗间我只觉得气结,是固有一死,可死于莫须有的误会也太冤了吧!或许,我真的翻了个白眼儿。

    “所以,你必须坦白你的身份。”千鹤摊牌了。

    “……假如,我保持沉默呢?”无论是穿越的身份,或者是草薙之血,还是疯狂之血,都不是我能透露的。

    “你真那么决定?”见我决然的眼神,千鹤长叹一声,“希望三神器能够再度封印大蛇吧,不然,你就不仅是KOF97结束之前得在我家做客了。”

    软禁?一辈子?那不等于包养了?看来,我仍然无法逃脱软饭的宿命啊……

    不过,我挣扎着抓住千鹤的衣襟:“谢谢。真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