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三章 诡异的赛规

第一百三十三章 诡异的赛规

    其实,我思考了很久。 .COM千鹤软禁我不过是为了十神宝的事情,但这很不对——我不可能告诉大蛇一族,不然老早就了;草薙京我是避之不及;八神庵知道了也没有危害——能够对这情报作出反应的势力都被排除,只能明千鹤有别的顾虑。可是,她知晓了多少?NESTS、遥远之彼地、飞贼族……我已经尝到了爆聊的后果,却也不愿与千鹤隔阂。相较之下,就近原则,我选择了NESTS,希望,押对了筹码。

    “NESTS?”Vice对这事情很有兴趣。

    “还不是你们那欲还羞的争斗弄的?”我无法责怪,只好郁闷,“两大势力决斗前总是会清场的,如果有第三着的间谍虎视耽耽,你们能安心吗?”话,最终草薙京还是被人黄雀在后了……

    “……也是。”Vice欲言又止。

    “高来高去的大人物哪知道下面人的辛苦?”实力啊……该死的马太效应!

    “你对NESTS又了解多少?”Vice询问道。

    “没多少。”这不仅是实话,而且我也不敢再随便泄露天机了,但考虑到Vice自信的眼神,我终于妥协……了一儿,“……从实力上估计,在你们与三神器两败俱伤之前,他们不敢有什么动作。”毕竟,那首先是一个生化医学组织。

    “两败俱伤吗?”Vice若有所思,不再话。

    ……

    Vice再厉害也不至于没事招惹日本政府,让我偷渡上岸却也不符合她的身份。于是,在伯恩斯坦家的航空母舰上,我安静地看着她用对讲机与日本海关交涉。

    是啊,KOF的世界并非只有KOF,一个势力的强大并非单纯的暴力强横,只不过我没有亲眼见证他们日理万机的时候……哪怕是我身处的航空母舰也是数以百计的员工在操控协调;诺大的草薙城不知“埋没”着多少精英。

    而我,却只是一个人。

    “好了,你可以登陆了。”Vice交涉完毕,向我指指东京湾,“下船之后,你就是一个普通的格斗者。”

    也就是不再参与普通版KOF之后的事情?我顾左右而言它:“从今之后,我就被日本机关挂号了吧?”

    “能参加KOF的人多半不是普通人——迟早会挂号的。”

    “嗯,那么再见了。”我冲她头,“替我好好照顾麦卓姐——这样,就不会嫉妒了吧?”

    “哈哈……”Vice笑得突然,而且让我毛骨悚然,“从甲板到地面也不远,我送你一程好了。”

    “什么意思?”见她温柔地俯身抱着我的腰,一丝不安忽地闪过,却来不及了——侧面袭击!

    猛地被砸了个七荤八素,大概甲板得维修了,不过,我没有机会去考证,已然被抛在空中……接下来该是悲观厌世者了吧?不就一句调侃么?至于下此重手吗?

    结果,悲观厌世者倒不错,却是改版的——Vice轻跃而起,空中接住我,以标准的掷实心球动作把我朝陆地扔去。

    ……

    “没什么好看的,大家该干嘛干嘛。”充分验证了身体的抗打击能力后,我从深深的坑中露出了灰头土脸,对围观的路人道……但愿他们懂英文吧……妈的,Vice也不想想,要是咋到了花花草草怎么办!

    不过,还真通!没伤筋骨总伤皮,嗯……要不是触地前有规避从做,不定得骨折!

    “喂,你这回归方式也太壮观了儿吧?”一只手抓着我一下跃出了坑,那动作……很是熟悉。

    “拳崇!”

    “海关通知我来接你。”拳崇抓起我的手,“嗯……身体素质提升得很快,不会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

    灵丹妙药……算是吧,但是药三分毒罢了。我左右望望:“雅典娜呢?”

    “暂时告别之演唱会。人山人海呢!”拳崇无奈摇头,“你是这就去捧场还是先回家?”

    “……回家。”就我现在,整一个中东难民样儿。

    ……

    这别墅有多少时候没来了?却是如此熟悉。软软的沙发我与拳崇争过,透明的茶几放过雅典娜给我沏的茶,连饮水器也没挪过。二楼的阳台依旧洒着阳光,为我而设的卧室还是那个样子……

    “老人家呢?”观察一圈后我有些疑惑,“莫非又留在广西?”

    “没办法啊!”拳崇苦叹,“包已经把精神力球当废纸团扔了,不定明年师父就决定让他上KOF练手。”

    “不是吧……”提前了一年?哦不,有我替老人家,他也的确能安心教导孩子……但三年变两年,这天赋也太……难道包真和飞贼族有渊源?可他的天赋是超能力方面啊……

    “别嫉妒,”拳崇拍拍我肩头,“你这两年成长也迅猛,根本不是人啊!”

    被看出来了……我本就不算普通人类了啊……暗叹一声,我掏出邀请函:“今年我们需要参加预赛吗?”

    “是的,而且这次的规则有些变化。”拳崇头,“赛场是三百平方米左右的圆柱形密闭擂台,有二十米高。比赛时除了认输与死亡,没有别的结果,当然,丧失认输能力也视为认输。”

    “得签生死合同?”密闭擂台……为了收集能量?还是避免大范围招式误伤?“对了,如果长时间不分胜负呢?”

    “在双方都同意后逐渐降低密室中的氧气浓度,直到分出胜负。”拳崇的解答让我一惊——这岂不是变相削弱火焰的威力?这是麦卓的意思?“而且,这次的预赛分八组,各设立一个种子队,单循环。”

    这样一来,就有尽量多的强强碰撞,而且比赛也精彩……比千鹤的运作更上一层楼了,大蛇族真是一箭双雕。不过,普通人只会在乎视觉享受罢了:“那么,我们是不是种子队?”

    “是,也不是。”拳崇叹气,“三神器队,日本队,饿狼队,龙虎队,雇佣军队,地狱乐队,特别邀请队,还有我们。看上去也没什么,但事实上和我们一组的还有韩国队,特别邀请队也需要面对女性格斗家队。”

    “日本队?谁替草薙京?女性格斗家队又是怎么回事?”也许我知道答案,但还是要确认。

    “一个叫矢吹真吾的学生代替了草薙京,据是草薙京的徒弟;女性格斗家队还是原来的队员,有什么奇怪?”拳崇不解。

    “香澄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适合参加KOF!”我真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要强也不必这样啊……等等,千鹤组了三神器队,如果没有香澄,女性格斗家队根本缺员,难道这就是香澄参加的理由?

    “那又有什么区别?”拳崇无所谓,“KOF又不是一个人,再,有那个什么三神器队,冠军根本就没有悬念,我们能进四强就不错了。”

    原来你也知道啊……看着拳崇略微无奈的样子,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要去为KOF的真正大餐甘当开胃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