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四章 审问

第一百三十四章 审问

    我没有完整地听过雅典娜的演唱会,所以我始终不明白她是如何安然退场的,KOF95时为她呐喊的拥趸就已经如此规模……所以,当她一脸欣容地开门时,我几乎猜测她是否用了心灵传送术!

    “雅典娜,合冰回来了!”拳崇大呼叫着迎上去,“快来给他三堂会审!”

    什么?我做了什么?无辜的眼神与拳崇的鬼脸相遇,我才知道什么是惴惴不安。 .COM

    “先做饭了,有的是时间敲打他。”雅典娜的决定彻底让我茫然——我怎么了我?

    不过,大半年不见,他们的默契更浓就是了……

    晚餐,久违的雅典娜牌儿,绝对的美妙,可惜气氛不对……眼前的这对师兄妹全是想把我吃了的神色。

    “我有罪,我悔过,可先让我明白我错哪儿了好不?”终于,我受不住眼神的摧残。

    “吧,这段时间你上哪儿去了?”雅典娜自然充当主审。

    “千鹤家。也就是神乐宫。”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听是被软禁了?犯了什么事儿?”拳崇一旁帮腔……连这都知道了……神乐宫的保密能力啊……哦,大概他们是从麦卓姐那里了解的……

    “没……”慑于他们的表情,我真不知该不该实话,或者,多少实话,“……可以不问吗?”

    “不问?”雅典娜一愣,拳崇立即发话:“也可以,你拿一亿美圆出来。”

    “为什么!”天,封口费这么贵啊?

    “不是为了救你,我们也不至于代言别人的服装!”拳崇愤恨道。

    “如果……别人提供的质量不错,这也是好事吧?”我相信麦卓姐的供货能力。

    “你……从开赛起到下一届KOF之间,我们在公开场合都没了自主穿衣权!”拳崇快要抓狂了,“天知道趁火打劫的赞助商会叫我们穿什么东西!”

    ……至少不会是皇帝的新装就是了……我无奈地想着,却什么也不能。

    “拳崇,算了。合冰安然回来是最划算的报酬。”雅典娜的话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可紧接着又让我想跳楼,“合冰,听Terry代言一帽子就是一千万美圆,我们全身性的价格定个一亿应该很合理吧?所以,你欠我们一亿美圆。”

    “……你把我卖了吧。”兴许,现在的我也不便宜。

    “卖了?”雅典娜一笑,狡黠而漂亮,“一亿可是卖得太贱了!知道草薙葵给你开的身价吗?”

    “阿葵?”我愣了,她给我开什么价?

    “五亿,而且她眉头都不皱。”雅典娜竟也有八卦的一面,“吧,什么时候攀上的高枝?”

    ……越描越黑。

    “雅典娜,借我电话,确认一下。”

    “感动了?”雅典娜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喂,阿葵吗?我合冰。”无视八卦,我只想和阿葵谈谈究竟怎么回事。

    “合冰?”阿葵惊喜。

    “一会儿有空吗?在……藤堂道场见个面怎么样?”

    “好!”

    看来,她挂电话挂得是雷厉风行,大概……我没时间吃饭了,除非我有意让她等待——让师父等待……还是学习张良同志的好。

    “去吧。”雅典娜玉手一挥,“不过,King姐那里你得早些决断,脚踏两船的话我会揍你哟!”

    无视……坚决无视这些误会!无比郁闷间我飞奔而出……

    不过,阿葵会为我开价五亿……一个徒弟,哪怕是开山弟子也值不了这个价吧?但她又从没过喜欢我的迹象,还是豪门女的思维诡异?

    罢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师徒之间,在日本应该也不算禁忌吧……什么跟什么啊!

    藤堂道场已在眼前,草薙葵早显眼地倚在一银色奔驰的车门旁……漂亮,真的是车香,女美,连作为背景的道场大门也被比下去了。

    “阿葵!这个……”我刚一开口便被她冲上来一把拎住:“跟我来。”不由分就塞我上车。

    随着汽车启动的轰鸣,我终于回过神来“我……”

    “知道我满世界找你吗?”阿葵气鼓鼓地打断我,“你还真厉害,没事儿招惹神乐家,当真你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可以为所欲为肆无忌惮啊?”咬牙切齿间顺势一个甩尾,颠得我东倒西歪。

    可是……“我又没结婚……”一人吃饱不正是真实写照吗?

    “结婚?你结婚了又怎么样?”阿葵很有开F1的潜质……真的。

    我怎么了我?算了,轻松气氛先:“徒弟我不卖身的……”

    “没心情和你玩笑!”大概,她今天铁了心不让我哦个完整句子了……这车速早该罚款了,可惜她是草薙家的人,我也只有忍受着无安全带的飑车行为。

    “究竟,出了什么事情?”似乎,自从被麦卓姐打昏后,我就什么都不顺……莫非真有传中的诅咒效果?

    “你马上就知道。”阿葵面沉如水,“到时候不给我个法你休想过关。”

    ……我的确有一门心思逆天的嫌疑,但怎么也不可能犯到你阿葵的头上吧……郁闷,外加疑惑,我沉默了。

    阿葵把车停在一家酒店的后门,拉着我快步进去,穿梭与华丽的楼梯走廊之间,偶尔所见的工作人员对我们视而不见,也许,这里变是她草薙葵的私人产业?

    就在我快晕头转向时,她终于站定在一扇暗门前。

    “合冰,”阿葵突然一脸歉意地回头……这让我条件反射地冒冷汗,“对不起,我刻意隐瞒我们的关系,让草薙家对你产生不利的意象。”

    “这倒没什么……”不利的意象而已,真有行动的话我早没命见你了。

    “哪怕从此得过上如履薄冰的生活也无所谓?”阿葵越是认真越让我担心之后的话题。

    “就算我不服气又怎么样?”既然重视生命多过尊严,就得忍受生活的压力,“我既不打算出卖你,也没有能力挑战你草薙家,逆破天也不过找草薙京提亲——那和找死没区别。”

    “也就是你其实心有不甘?”阿葵想要确认。

    “没,从向你敬茶的时刻,我就不打算怨恨这些。”我摇头。

    “那……你跟我进去吧!”阿葵伸手开门的瞬间情不自禁地叹息,“其实……或许你真的可以向我哥提亲,现在,那不见得就是找死……当然,会遭到另一个人的怨恨就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