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五章 草薙家规

第一百三十五章 草薙家规

    提亲?我有些犯晕,难道草薙京从根本上改变了对我的认识?可所谓的另一个人会是谁?

    “别愣着不动,进来。 .COM”阿葵拉着我的手一摆劲儿,我一个踉跄就扑在床头——这是……草薙阳!

    “合冰?你终于来了。”果然是那音乐而熟悉的声音。

    “怎么会是她?”我诧异回头,难道阿葵所谓的“法”和她有关。

    没等我哦和草薙阳交流,阿葵早一把揪住我:“还好意思问,自己交代你对我阳姐做了什么?”

    ……难道思维交流也会留下蛛丝马迹?我斟酌了好久:“她……怎么了?”

    “自从你离开后大半个月,阳姐突然有三根指头能动了。”阿葵的话让我瞬间联想到传中的斯蒂芬·霍金,“之后,她就不停地用手指写字——写的是你的名字。”

    石化……良久。

    “阿葵,你这房间的墙结实吧?”估计这多半是密室。

    “还好。怎么?”

    “我想撞。”

    “你……”阿葵食指喷火,“给我个法先!”

    我能有什么法?我自己都一头雾水!思索间,草薙阳忽地飘来句话:“合冰,阿葵知道我会莫尔斯码。”

    闻弦歌而知雅意,我立即冲阿葵长叹:“你可以先回避一下吗?我想和她交流一下。”

    “交流?”阿葵眼睛喷火,“你你能和她交流!”

    “只要一根手指能动就可以写莫尔斯码,何况现在是三根?”我故弄玄虚,“再,她瘫痪不等于就完全没有感觉了。”

    “我要……”阿葵紧盯着我,想了一会儿,“别让我等太久。”

    “对现在的你而言,一分钟的等待也像一个时。”我还是打个预防针的好。

    当阿葵关门出去后,我假模假样地将中指搭在草薙阳的手腕上,终于开始了安静的交谈:“为什么?”

    “想你。”草薙阳直言不讳,“以前心灰意冷,一个人寂寞也就寂寞;可你成了我朋友,寂寞时,时间就走得慢了。”

    “于是你一直画圈?”她的解释我接受了,可……我也太无辜了吧?“难道你耐不住寂寞的结果就是恢复了三根手指?那你继续寂寞下去就能正常如初了?”

    “能够保证在那之前我的精神不会崩溃?”草薙阳有些幽怨,“我思故我在不过是一句笑话,无法与外界交流和死亡几乎没有区别。”

    “好吧,你赢了。”我无奈道,毕竟她的有理,“你写一下我的名字,阿葵就给我开五亿的身价——这算是一子多少金?”

    “毕竟,我是草薙阳。”她对自己的潜在影响力很是自信,“如果我恢复如初,草薙家的格局将天翻地覆。”

    “你指的是家主之位?”我不明白,“就我对你的感觉来,那位子应该没什么吸引你的地方了。”

    “有的时候有种事情叫黄袍加身。”草薙阳的情绪颇是无奈,“希望我成为家主的大有人在,眼下就有阿葵。”

    “什么?”怎么可能?她和草薙京的关系应该不错啊!

    “合冰,你错了。作为草薙家的一员,首先考虑的是整个家族的利益。而在这个大前提下,人人都有自己的九九。”草薙阳大概也视我为其中之一,“比如阿葵……草薙家近几百年来有个政策,每一任家主确认之后,就要派遣一部分也有成为家主的资质的同辈人反三在世界各地隐居,而且对外以惩罚的名义执行。”

    “这……也谨慎过分了吧?”这其中的心思,聪明人心照不宣,“难道你们还担心日本哪天突然沉没?”

    “以一个家族的长久繁荣为目标,再谨慎也不为过。而在当代,草薙柴舟硬性规定隐居的那一批人必须保持与家主的地理距离在最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效果直径以上。而阿葵的亲哥哥现在便隐居在埃及,公开罪名是私自修习招式神尘。他们兄妹俩已经三年没见面了。”草薙阳停顿一下,“那名单是草薙京的,要改变,就得换家主。而有代替草薙京的资格的人,只有曾经的我。”

    神尘?那么阿葵的亲哥该是草薙苍司了?我暗暗猜测……不过,这也算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了:“所以阿葵见你有恢复的迹象,就毫不犹豫地给我开了五亿身价?”果然,值这个价格的人不是我本身……

    “很对不起,给你添了如此麻烦。”草薙阳道歉的诚意怎么感觉也比阿葵强,“事实上我也没有争那位子的打算,草薙京现在当得不错。家族在明面上有一个好家主就够了。”

    家主吗?也许在KOF97之后你就会义无返顾了,当然,前提是你能恢复你所谓的当初的实力。看着草薙阳光洁的脸上高贵的气息、淡然的心情与隐藏的责任感,我不得不承认草薙家的繁荣并非巧合。可眼下不是感叹的时候:“那么,一会儿怎么解释我们的关系?阿葵连让我找草薙京提亲的心都有了!”

    “就我恢复意识时是你在照顾我,所以想见你。”草薙阳用手写出我的名字,“植物人到苏醒之间的过程在目前自然科学中还没有定论,你得模糊,阿葵也没办法,只要让她知道我有希望醒来就够了。”

    “这样岂不是在骗她?”想着,阿葵终是我师父。

    “人人都有自己的九九,阿葵如此,我也如此。”这句话中,我感受到了一丝俏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