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关心则乱

第一百三十六章 关心则乱

    草薙阳有什么九九我不知道,我只深刻体会到阿葵什么叫关心则乱。 .COM字我按草薙阳的意思委婉而模糊地把写名字事件解释为意识自我修复时的错位或者变异后,她的思索一下跳跃起来:“也就是,阳姐对二阶堂色狼的感情错误地转嫁到你合冰身上……嗯,也好,阳姐根本不知道你长什么样子,我们可以把你塑造成阳姐心中的完美形象……嗯,据我所知,你至今没有对King姐作出什么实质性的表示,而且她的家庭情况也让你们的前景堪忧……合冰,你就从了我家阳姐吧?她可是绝代佳人,虽然目前还是睡美人状态……”

    “阿葵!怎么你也在乱鸳鸯谱?”嗯?我怎么会“也”?算了,眼下要紧的不是这个,“虽然你是我师父,但现在已经不是包办婚姻的时代了,我的恋爱是我的私人问题!”

    “你和谁恋爱过我无权过问。”阿葵丝毫不被我的厉声所动摇,反而双眼如炬地直视我,“不过,你觉得你和King姐有几分希望修成正果?极限流可志在必得,占据了天时地利,除了King本人的感情你有什么比得上坂崎良?”

    “那已经足够了。”

    “足够了?”阿葵的声调满是嘲讽,“有多少男人女人是嬗变的?有多少女人男人是嬗变的?所谓的嬗变不是对方背叛,而是自己在时间中一一滴的过错引起了质变!看看,就你现在的样子,凭什么一辈子维持你们的感情?在你为了成为一个格斗家而奋斗时,人家坂崎良早有了无数近水楼台的机会!在你为了感情而沾沾自喜时,人家早筹备了婚姻的方方面面!King的梦想是成为一个拳皇还是一个酒店老板娘?你能给她的是一个没有后顾之忧的修炼环境还是在和她一起为生计奔波间给上一个吻?”

    “别了。”阿葵无视我的请求,嘴唇直翻,“你可以在男权社会中强调男女平等,但你在让你和妻子为了生活而无暇梦想时也能问心无愧地自己给了对方幸福吗?你的……”

    “别了!”我拳随心生,几乎是无意识地向阿葵砸去,却打了个空,紧接着被摔在地上。阿葵的食指燃烧着,按着我的锁骨,嘴里的连珠炮根本没有个停:“别了?谁没事儿去对别人的感情指江山般地三八?可是,妖言惑众的哥白尼赛过无数马后炮的专家;可是,我是喝过你敬的茶的草薙葵。日心不过也是一个错误的论,但有人为之赴死;你找不到幸福地球不会停止转动,但我有责任为此三八一回!”

    “……阿葵……”锁骨上的灼伤让我一个激灵,冷静之下我看着阿葵随呼吸而起伏的鼻尖,那脸蛋因为激动而有些泛红,我却能从那双晶亮的眼睛中品出真正的关心……终于,我忍不住偏过头去——毕竟,她的话句句戳到了我的痛处。

    “流泪的时候躲避我的目光也是你保持尊严的方法吗?”阿葵伸手捏住我下巴,扳着与她相对,“流流泪,活百岁。男人就因为把那虚无飘渺的面子当成尊严而比女人的平均寿命差了老远。而且,我草薙葵的徒弟绝对不是那种连哭也要偷偷摸摸的家伙!”

    “阿葵……”我终还是达不到她的要求,顺势拉她倒在,紧紧抱着她,或者将她按在自己身上,让她无法看到我呜咽的样子。

    “终究是男权社会的产物啊!”阿葵叹了口气,任由我的纷乱,“你连香澄都能开导,这样浅显的道理怎么就看不开?毕竟,初恋更适合成为美丽的回忆,而不是残破的开局。”

    我没有力气回答,只有滑落的泪水打湿了她齐肩的黑发。

    “……我,哭够了也就差不多了。”不知过了多久,在我心情平复时,阿葵的声音响起,“把我的脸按着和地板保持亲密接触总是件失礼的事情。”

    “对不起。”我连忙松手托她站起,“你怎么知道我哭够了?”

    “好吧,既然你问了。我们之间也本无所谓面子。”阿葵整理双鬓,顺便瞄向我腰部以下,“刚才更适合叫色狼然后给你一耳光——似乎普通女人是那么处理的。”

    “这个……”尴尬间我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那问题……这不是自找麻烦么?

    “不过也好。”阿葵的话几乎让我吐血,“至少证明你有真材实料。”

    “……主要是你发育得好。”神啊,这是什么话题啊……

    “哪里哪里,比起阳姐什么都不是——怎么样,听我的,从了阳姐吧?绝对不吃亏的……”

    “阿葵!”

    ……

    虽然想来个金屋藏“娇”,但我得参加KOF97,阿葵中开着那银色奔驰一言不发地载着我离开了酒店。一路上我也沉默着,因为她的那些数落……嗯,数落,让我几乎从一个白日梦中清醒,哦不,其实这个白日梦从我来到这个世界便存在着,时光的洗涤让这梦逐渐淡去,但只有今天,阿葵在那梦上刺了个洞……我的思绪也许在回忆,也许在整理,也许……

    “停车,阿葵。”路过一个地方时,我心中突然一动。

    “这里?”阿葵一个急刹,“有认识的人?”

    “也可以是想散步。认识的不一定是人,也可以是其他的东西。”下了车,我冲阿葵挥手,“谢谢你给我那么多,虽然,我和草薙阳什么也没有。”

    ……

    傍晚时分的斜阳打在奔驰的前车窗上,照在草薙葵洁然的脸上,那美丽的眼睛不像在数落合冰时那么清澈,在喃喃自语间反是露出一丝迷茫:“合冰,对不起,以你的天赋,我的诘问不过是纸老虎……你只是不自信罢了……而我……我只不过……想和苍司哥哥在一起。而且……阳姐真的很可怜……真的……”

    (我现在最新更新在江湖文章网http://www.18wx.com/Zpsyym.aspx?smid=1719——请大家给我捧场击,因为击和稿酬挂钩,谢谢各位一直以来的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