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残念的比赛服

第一百三十八章 残念的比赛服

    “好了好了,别一副前途黯淡的模样。 .COM”老裁缝挥挥手,“另外,我这破庙可留不了你,你还是趁早走。不然我的老骨头不定就被拖累了。”

    “什么意思?”似乎,我在东京没有得罪谁吧?

    “都最危险的地方是最安全的地方,我也的确按这个道理隐居了几十年,但如果在最危险的地方大摇大摆,那就是自作孽了。”老裁缝长叹一声,往自己的卧室走去,“我还有几件衣服需要赶工。”

    ……既然他都这么了,我也的确不好再待着。而且,他的话颇有值得玩味的东西——最危险的地方?难道他选择在东京隐居真的是为了躲避什么?而且就在什么人或者势力的眼皮底下……不由得首先想到某个在日本呼风唤雨的家族……

    嗯,下次一定要从他嘴里挖出些猛料!一定!

    怀着略带学术性的八卦精神,我回家了,阿葵的话所带来的震撼也稍稍压在了别处。

    “雅典娜,我饿了。”不得不,阿葵的待客之道真的有些……哦,似乎我是徒弟,不算客人……反正出门半天连一口饭都没进口,“真的饿。”

    “冰箱里有东西,自己拿吧。”雅典娜似乎很忙,正看着一份资料……有段时间没注意了,她又漂亮了!

    厨房的冰箱旁正见翻箱倒柜的拳崇,他正往嘴里塞东西,顺便回头:“你也回来了?有没有和豪门千金订婚啊?”

    “……怎么不把你噎死。”我还真没看出来他的八卦潜力,无奈地打开冰箱,“雅典娜在看什么?似乎很重要?”

    “生死合同。所有参赛者都要签的,以前的不怎么苛刻,但这次的得仔细研究一下。”拳崇有些担心,“今年的KOF更像是死斗而不是切磋。”

    ……当然了,八杰集的目的正是要收集力量。不过,没有出来的必要,八神庵都没急,我急什么?

    不久,雅典娜把我们召唤到客厅:“我看完了,只要见事不对立即认输,倒也没太大的生命危险,我签了,你们也签吧……我先去公司清理事务了!”着,手持挎包,戴着太阳眼镜,棒球帽掩盖发型,几乎就把自己掩藏起来,“对了,拳崇,给合冰他的新衣服吧……哎!”

    眼看着雅典娜出门前那无奈的眼神,我一下不安起来:“拳崇,雅典娜怎么了?”

    “怎么了?还不是你的问题!”拳崇挤眉弄眼地笑,“你的麦卓姐穿针引线,给我们的赞助商弄好了我们的格斗服。”

    “难道……有问题?”哦不,拳崇的神情中没有大的担忧,“还是……很难看?”

    “不难看,我的格斗服基本上没什么改变;雅典娜的嘛……每年都有新的,反正她穿什么都美。”拳崇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至于你嘛……跟我来好了!”

    恶寒……我大概能猜到什么了……

    二楼,我的卧室被打扫得很干净,而那洁净的床上正平放着一身服装,这是……

    “合冰,要不要穿上试试?”拳崇的笑自上楼起就没停过。

    “……给我手机!我要和她问清楚!”气急败坏下,我冲到客厅,抓起电话就是一通拨号,“……喂!麦卓姐……哦不,麦卓!”

    “怎么了?吃了火yao?”电话那头是Vice悠闲的语调。

    “不……麦卓在吗?叫她接电话!”

    “她现在在和神乐家谈判的路上。”Vice显然知道怎么回事,笑得肆无忌惮,“你想自投罗网的话,我不介意给你报销机票。”

    “你们……”我愤怒了,但除了愤怒也没有什么办法,三秒钟后,我努力平静下来,“难道你们真叫我穿那衣服上赛场?”

    “不好吗?我觉得很有特色啊!”Vice似乎正在吃冰激凌,“八月很热的,要不要给你寄一箱冷饮?”

    “别顾左右而言它!那哪里是什么特色,完全是劣拙的杂糅!”我又快激动起来,“我穷归穷,也不能被封个最没品位之类的称号!”

    “你不是为了三神器而迟迟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我们大蛇一族吗?”Vice反问,“让你成为三神器不是很好吗?”

    “我和八杰集保持距离仅仅因为我是人类,和三神器没有关系!还有,叫你穿那垃圾衣服上街,你愿意吗?”

    “很好,我会把电话录音给神乐千鹤的。”Vice大笑,“另外,你的新衣服一会儿会送到雅典娜的别墅的,至于你现在看到的那套,就当个纪念吧……嗯,为了我的耳膜,我还是赶紧挂电话的好,再见!”

    “……Vice!”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砸听筒的冲动,我怒吼起来。

    “怎么了?”拳崇笑咪咪地在楼梯上问,“交涉结果如何?”

    ……算了,他根本不知道我被摆了怎样的一道,发脾气也不该对他,再,打架也不是他对手……

    “我睡觉去了!”真的,我没有任何途径宣泄郁闷……麦卓的一套衣服就弄到我的口不择言,我真的太嫩了……回到卧室,又见那衣服,我一把抓起来,很想撕碎,但又下不了手。良久,终于放开手:“千鹤的款式,京的颜色,庵的皮带……当个纪念就当个纪念吧……人家司马懿连女人衣服都不嫌弃……现在的我还能做什么呢?

    我是穷人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