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章 流血

第一百四十章 流血

    所谓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COM拳崇的情愫在我不知道的时候逐渐开花发芽,毕竟作为一个青春期的男孩,如果没有这么些变化,那才应该担心。而对于我来,有一个真心而默默地爱着雅典娜的人也是好事……初恋,哪怕是暗恋的对象,也不愿意她不幸福……再,按“常理”而言,他们将要打上很长时间的拉锯战,估计等他们修成正果的时候,我也该为自己孩子的教育问题烦恼,没心思去吃那若有若无的飞醋……

    只是,雅典娜似乎对拳崇的变化浑然不觉:“算了吧,那样市侩的事情我才不做,歌唱的艺术心境不能经常受到污染的。”

    “也对,但凡天才都有自己的一些坚持。”看到拳崇有丝神伤的样子,我忍不住转移话题,“对了,我们下一场比赛是什么时候?”

    “明天。”雅典娜招手带我们到宽敞的阳台,“按赛程安排,我们一共有四十场比赛,一天一场。其实这些不需要担心,我们只要能够战胜韩国队就是了。”

    看着雅典娜轻松的笑容,我有些不解——难道在她眼里,韩国队就那么容易打败,还是……他们真的有实力上的差距?“你这么自信?”

    “本来有些担心,但看了你今天的表现后,我的把握很大。”雅典娜眨眨眼睛,“这里也算宽敞,拳崇让开些,合冰,咱们练练手,我看看你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拳崇不反对的话,我就全力以赴了?”虽然刚才发生了法律意义上的杀人事件,但这是面对雅典娜,我需要担心的只有自己。

    “难道我需要担心什么?”拳崇哈哈而笑,“或者你想挑战我们两个?”

    “算了,你当观众吧。”似乎,在他们眼里,我不过从婴儿变成初中生——仍然还是孩子的范畴……

    “你进攻吧。”雅典娜虽然得很温和,却也不能否认她对我实力上的估计。

    “好。”既然她不在意,我也不留手,按着天国之门的步伐直冲而去,却在抡起拳头的刹那发现雅典娜的位置上只剩一个残影——心灵传送术!

    “速度提高了很多,但还不够。”雅典娜浅笑着拍拍我的身后。

    “是不是需要能够躲避子弹的速度?”我一边问,转身一记摆拳,却被雅典娜埋身闪过,与此同时,一种痉挛的感觉从胸口扩散开来,这是——超级精神穿透?

    闪念间,我飞向了天花板,却又突然被跳起的雅典娜一记空投仍在地上:“修天花板比修地板贵的。”

    “好了,不用打了。”躺在地上,哦不,是一楼的地上,我忍痛道,“我大概知道自己和真正的格斗家的差距是什么了。”

    “真的?”雅典娜从我砸出的洞中跳下来,伸手拉我,“可不要妄自菲薄哟!”

    我当然不会妄自菲薄,但在你面前,我的速度根本就是劣势,我的力量根本连发挥作用的机会都没有,在真正的高手面前除了挨打我还能做什么?至于三神器的水平……就不要过分打击自己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和他打一场?”拳崇从楼梯走下来,“你是不会心血来潮就毁坏东西的。”

    “我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雅典娜替我拍拍身上的灰尘,很是温柔,“从我们和韩国队的实力对比来看,真正需要在意的只有金家藩一个人。但是,他的两个徒弟也不是完全的外行,只靠我和拳崇不能保证获胜。而刚才,我考察了一下合冰的反应力,速度,爆发力以及抗打击能力,结论是——你绝对可以打败陈国汉,只要你扬长避短。”

    扬长避短……也就是我和陈国汉并没有质的差距,而似乎,那按吨位计算体重的人在KOF界并非在游戏中那么强悍,相反,是人见人欺的角色……郁闷:“那么,我应该怎么做?”

    “首先,你要克服对于铁球的心理负担,也许你认为自己并不害怕,但事实上没有频繁经历过生死考验的身体在极度危险中并不能完全按意志去行动,也许是一刹那的延迟,却也许便是战败的原因。”雅典娜叹着气,“虽然你不止一次在死亡线上徘徊,但从瞬间战斗意识的角度来,你根本是外行。”着,她一拳砸向我鼻尖,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挡,却差了几厘米的位置。

    “我刚才的速度其实和你能够达到的速度是一致的,结果,你无法格挡。”雅典娜又一次伸手拉我起来,轻轻揉揉我开始流血的鼻子,“接下来的比赛就让拳崇去应付好了,我们和韩国队的比赛刚好是预赛的最后一场。而这些天里,我要好好训练你。”

    “……谢谢。”我的血液留在嘴里,有股灼烧的感觉,但幸好没有离开身体,才没有自行燃烧,“不过,你可不可以下手轻些?我担心将来做一个没有鼻梁的爸爸。”

    “我国的军队不是提倡‘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吗?对于我们格斗家来是也是如此,而对于半路出家的你,哪怕是平时也不得不多流血了。”雅典娜掏出纸巾替我擦拭鼻血,“再,我相信你的恢复能力。”

    恢复能力……我的恢复能力应该算是比较强悍了,疯狂之血可不是而已,只可叹我将近的生活必然是痛苦的了……嗯,我会流多少升鼻血,如果雅典娜认准我的鼻子?

    似乎是不忍心见我忐忑不安的样子,雅典娜最后擦擦我的鼻尖:“好吧,我以后不打你鼻子就是了。”

    ……

    拳崇没有注意,或许合冰也没有注意到——雅典娜擦拭合冰鼻血的纸巾仿佛被浓硫酸浸染过,已然是一些黑屑,而雅典娜并没有什么,只悄悄地把那些黑屑处理掉,在看着合冰时眼中多了一丝叹息。

    击察看图片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