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三章 雅典娜队vs韩国队 下

第一百四十三章 雅典娜队vs韩国队 下

    不出雅典娜所料,在我与拳崇擦肩而过时,他轻轻拍我肩头:“看了我的表演,有信心没?”

    “雅典娜告诉我——尽力而为。 .COM”我的话让他无语,良久才给我一拳:“要是输了看我怎么操练你,我可不像雅典娜那么顾你的死活!”

    我没搭理他,因为我没打算输——如果竭尽全力仍然赢不了,我也不信拳崇会对重伤的我有什么埋怨。而当我进入那密闭的赛场时,蔡宝健正呵护着自己的钢爪,场外那短暂寂静后此起彼伏的嘘声也很快被隔断,裁判也征询似地看着我。

    我轻轻头,随即是“fight!”的声音响起,蔡宝健立即飞跃着后退,然后静静地盯着我。

    想恢复体力吗?随便吧,反正我追不上他的速度,而且,我不相信他的体力和95年的时候会有多大的飞跃。

    可惜,蔡宝健也不是笨蛋,我不动,他也不动……等了好久,连裁判都忍不住发话提醒,我无奈一叹,好吧,我过去吧……想着,脚步轻移,我走得比散步还慢,但也逐渐靠近他。十米,五米,三米……突然,蔡宝健埋头急冲过来——疾走飞翔斩?不对,这速度……应该是——凤凰斩!

    难道他想一蹴而就?我在他眼里就那么菜吗?算了,没时间想那么多了,那么多的连击我不可能一一格挡,最好的办法是在第一时间打断他——鹤摘·虎伏!

    电光火石间我有了对策,却在动的瞬间发现自己已经开始下蹲,出拳……难道,这就是雅典娜口中的身体的反应……

    “嘶!”蔡宝健的钢爪划破我左臂的衣服,却在下一个瞬间被我一拳砸趴在地上——没办法,他本来就比较矮,又是低伏着冲来,我的拳头刚好揍在他帽子上——“砰!”

    又一个闪念,我的身体又在想法产生的同时动了——山崎龙二的施虐!刚好一脚砸在正努力爬起的蔡宝健的脊椎!

    接着,ralf的乘马机炮拳!一顿饱揍将蔡宝健的帽子打得不知道哪儿去了,而我却没有如ralf那样打出最后一拳,而是站在他身后,扎好马步,侧身,右拳后缩——坂崎良的天地霸王拳的起手势!

    “我……认输。”蔡宝健没有站起来,甚至根本没有动弹。而这个声音也让我从一种亢奋的状态中清醒……哦不,似乎还没有那么严重……不过,我却意识到一件事情——当初被我放弃的那些招式其实在身体素质达到要求时完全可以用!哪怕我不知道其中真正的精髓,但我却能在恰当的时机用这些不标准的招式克制对手的动作!而且……似乎,在我的潜意识中仍然没有放弃那些招式吧……一个闪念想到的结果便是身体同时催动出来……似乎,我真的也有格斗天赋……似乎。

    “可是,为什么?”在裁判出胜负后,蔡宝健一边爬起来一边阴森地问,“为什么我第一次在正式场合使用的凤凰斩会被你完全破解?为什么!”

    面对他的质问我还真不知道什么……真话是不可能讲的,但任何别的解释……绝对会成为明天新闻的头条……算了,保持神秘感吧:“因为我比较擅长对付跆拳道。”金家藩同志,这也算是我配合你的炒作了吧,你可不能怨我……而且,我真有些不愿眼看李梅在你手里埋没……

    “你保证你没有偷看我的训练?”蔡宝健沉吟着冒出的话让我差儿岔气,但看着他不甘的眼睛,我只能一边在心里为打破他的墨镜而道歉一边为自己的名誉辩驳:“如果你给我报销机票,我或许会有兴趣参观你和你师兄是怎么被金师傅鞭策的。”

    “……你给我记住——我是老陈的师兄。”丢下再次让我目瞪口呆的话,蔡宝健擦擦嘴边的血丝,捡起残破的帽子,一深一浅地下场离开。

    似乎,麦卓姐给我的衣服真的是很好的材料,被钢爪命中的结果除了疼痛和衣服的破碎,竟连皮都没破!

    “想不到你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习了草薙流的武术……不得不承认你是一个格斗天才。”金家藩果然识货,一边进场一边淡淡笑着,考虑到他刚才轻拍蔡宝健的矮肩头的动作,估计这笑容是为两个徒弟不像去年那样出工不出力而高兴,“不过,你确定你真有资格自称擅长对付跆拳道吗?”

    ……我收回刚才的猜测,他的那笑容明显在是运作一轮现场炒作……一定是那样!不过,还是配合他吧……我也有些需要被关注:“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跆拳道的代表,金家藩师傅。”

    “好!我今天就让你见识什么是真正的跆拳道,也算是教导你什么才是正义的格斗。”看来到他一副纯粹是为了摆造型的姿势,我只能认为他还没放弃我失手杀人的噱头。

    “fight!”

    金家藩一个高跃跳到我头,这是……飞翔脚!

    鹤摘?不行!这个角度会被打中头,而他的速度太快,我也躲不开……只能防御,不过幸好,藤堂锁不是白练的,虽然不能直接反击,至少可以卸掉大部分力道。

    然而,哪怕不是硬挡,金家藩的力量也让我够戗!半月斩,流星落,空砂尘……金家藩的攻击根本没有间隙,我的手却逐渐痛得麻木……他的力量和速度简直都快追上他俩徒弟各自的强项了,不愧是师傅!

    空砂尘的朝天三连踢之后根本没有停顿,又是一记飞翔脚!这次,我的手连藤堂锁的技术都发挥不了,动作也一缓,露出破绽——遭了,是飞燕斩!

    金家藩空翻踢的力道让我腾空,而他落地的瞬间双腿微蹲,这是——凤凰脚!

    没有任何悬念,我被完全命中。但剧痛中我憋着一口气,直到他打出最后的空翻踢时才反击——这也是我唯一可能的机会,希望我残存的力气能产生效果吧……

    所谓反击,其实不过是藤堂锁的投技,硬撑住金家藩的腿劲,左手夹住他的腿,借助自由落体的加速度和他一起下落——以我身体的重量和下落的触地情况,他的腿应该会骨折。

    可是,金家藩奋力地挥腿把我甩成了风筝。“砰!”我砸在了赛场的内壁上。

    当我跌落在地上艰难地爬起来时,一口血蓦地喷在低垂着的右手的袖子上,染红了拳头,一股躁热逐渐漫布全身,远处的金家藩正从空中疾弛而来——又是凤凰脚!

    不能坐以待毙……头脑中几乎只有这个念头,我站了起来,按着麦卓姐训练的天国之门的步法奔向金家藩……

    和他相撞的刹那,我的猛然侧身似乎躲过了他的重踢,但本就剧烈疼痛的我分辨不清……唯一能确认的,是右拳砸在他腹部的实在感……

    击察看图片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