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女性格斗家VS特别邀请队

第一百四十六章 女性格斗家VS特别邀请队

    录象开始了,首先入眼的是香澄的特写,大概是她在去年里大放异彩的表现让她首先受到关注吧……但镜头中的她明显有些憔悴,或者那不叫憔悴,毕竟在普通人眼里那完全在健康的范畴,但我明显感觉到一种虚弱的气息。 .COM

    接下来的是不知火舞,依旧是那惹眼的装束——作为女忍者的传统战斗服装,没有谁能对她本人指指,但实话,那视觉效果……这也算是安迪不怎么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吧……看着她自信地向镜头挥手的样子,我只能感叹天生丽质是一种快乐的负担。

    而King……好些日子没见,她似乎瘦了,但从那举手投足间的样子中,我分明感到她变强了……大概,没有为差劲的我操心,她的实力很容易突飞猛进吧……

    至于特别邀请队的赛前镜头,相对就有些索然,毕竟山崎龙二和比利的样子真勾不起我的兴趣,不管山崎龙二从前是什么样子,不管比利的内心究竟如何……倒是Mary的金发加绿皮衣让我耳目一新——美女,而且是我第一次见到的久仰的美女……传中的神交已久啊!那干练而充满嗅觉的眼神,那美妙而绝对精悍的身材……嗯?我怎么联想到了……Leona?

    ……大概,她们是一类人吧……哦不,是类似的职业……

    打第一场的是不知火舞与比利,由于安迪与吉斯的关系,他们也算是老相识了——一上场就不怎么感冒,“fight!”声一响便擦出了火花——实实在在的火花,一个转身就是龙炎舞,一个直接出火炎三节棍中段打!

    轰!两人都受了儿伤,却也在力量上分了个胜负——比利几乎是追着不知火舞打,但也不得不时刻警惕着她的反击——不知火舞很灵活,在赛场中毫不停顿地跳跃着,绝不在同一个位置待上一秒钟!

    当真是把飞鼠之舞运用得出神入化啊!我不禁感叹,如果我是比利,将怎么对付?

    不过,场上的比利已经有了动作:在不知火舞即将落地的刹那猛伸棍子——三节棍中段打!

    然而,有力的招式被不知火舞的轻轻一闪躲过,并且她更是贴着棍子的边沿浑身裹火急冲而去——超必杀忍蜂!

    赢了?不,我几乎可以肯定这摄影师也是个行家,在这么一个瞬间居然能捕捉到比利眼中的狡黠——在不知火舞到达之前他已经收回了棍子,那中段打根本是个虚招!而现在,才真正的发力?

    不,他没有发力,而是双手举着棍子防御……这是——水龙追击棍!

    不知火舞的攻击完全命中,但几乎是被比利防御住的,当她的前冲力与身上的火焰一同耗尽时,比利根本没有受伤!

    不知火舞危险了,连场外观众同时倒吸冷气的声音都可以证明。然而,比利接下来的动作让所有人跌破眼镜——他仅仅横着棍子猛然将不知火舞按倒在地:“认输吧!虽然我不介意对美女施暴。”

    虽然从远处看去,他们的姿势很是香艳,但录象带的镜头很近,从比利阴沉的眼神中根本看不出怜惜的味道,相反,倒有一丝残酷。

    可是……为什么他会手下留情?难道……是因为吉斯?猛然间,我想起吉斯的决定——他似乎打算和Terry兄弟和解,哪怕他们之间的仇恨不可能和解,至少也要休战……如果是因为吉斯的命令,那么比利此刻的行为倒也可以解释,但……吉斯所谓的朝闻道,夕可死究竟意味了什么……

    一种无力感围绕着我,因为吉斯没死,事情对于我来,开始乱套了——而这恰是我亲手牵线搭桥的!

    场上,不知火舞很不甘地认输了。也许她和比利在实力上没有太大的差距,但作为一个没落道场的继承人,她的格斗经验是绝对比不上在生死间滚打出来的比利的——这也证明了雅典娜的意思,千锤百炼也有不同的环境,也有不用的结果。

    第二场上场的是King,她只稍微整理了下头发,便保持着标准的泰拳姿势:“请。”

    “对不起,我不和你打。当初在吉斯塔上你的话值得我尊重,虽然当时我们剑拔弩张。”比利微微一笑,那笑容在他脸上出现得稀罕,也不怎么漂亮,却很干净,“而且,因为某人的原故,我也不会向你出手,哈哈……”大笑着,比利大步离场——没有多余的动作,很让人觉得洒脱。

    不过,他的话却颇让我玩味——King上吉斯塔是因为我的要求,她的话也是我教的,而那些话无非是劝吉斯放弃自杀的念头,从这一来,比利事后一想,对King印象不错也能得通,但他是因为谁而决定不和King对垒?吉斯吗?还是……Vice?

    我的思索还没有头绪,Mary却已经上场:“久仰了,泰拳真正的王者。”

    “你……”King吃了一惊,而我也一样——这声音分明在哪里听到过!“我们见过?”

    “交了手就知道了。”Mary的手指成手枪状,俏皮地指着King,“让我们开始吧!”

    “fight!”

    旋转下落!Mary先声夺人地低跃去出,却在快命中的刹那打空——King迅速的快速后翻不仅躲开了攻击,更是将Mary踢在了空中——这是沉默闪光!

    一开场就使用超必杀技……King是冲动?是自信?还是……真的有如此之强了?

    就在我诧异间,King已经开始追击——龙卷踢!

    似乎,刚才的沉默闪光并没造成大的打击,空中的Mary仍保持着平衡,一一格挡住了King的攻击,看上去还有些从容不迫的滋味。而在两人同时落地时,一对拳头“砰”的一声撞在一起!

    “……是你!”飞身后退的King失声叫道。而我,也猛地联想起一个场景——在King带我去Kate的旅馆里寻人时,那个和King对了一拳的女人也是这样和King不分胜负,那女人的声音也……正是Mary!

    “呵呵,知道我是谁了?”Mary轻轻甩手,“一年不见,你的实力上升不少。”

    “……彼此彼此。”良久,King从牙中蹦出句回答。

    “那么,我们就算平手如何?反正合气道的妹妹根本算不上战斗力,我可不能保证山崎龙二不辣手催花,想必,南镇的那场大混战中他的表现你也有所耳闻——今年可没有液氮医疗车在旁边侯着。”Mary似乎在……劝降?“或者,你自信能够在我之后又战胜山崎龙二?”

    “不试试怎么知道?”King拒绝了她的建议,用双毒蛇击作为回答的注解。

    对于King的攻击,Mary不以为意,直接一记玛丽蜘蛛固飞跃过去,却在快到达时遭遇King的落地击!

    不过,Mary本就使的虚招,King的攻击也没对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而在落地击完结的瞬间,她们竟不约而同地起跳——龙卷踢与垂直之箭!

    硬碰硬之下的声响不亚于型的爆炸,而结果……两人同时跌落在地。

    “怎么样?可以算平局了吧?”Mary再次询问,“我可要节约体力,不然后面的比赛赢不了——我可没有什么酒吧,穷着呢!”

    ……这……这可是要向全世界转播的场合啊!她怎么能得那么露骨?敢情……雅典娜和金家藩的心照不宣她没看到?

    然而,King的回答更是让我连死的心都有了:“开酒吧也不赚钱啊……连枚戒指都买不起……”

    场上的两个女人瞬间在彼此眼中品味出了同病相怜的信息,但我已经没心情观察了,连香澄直接放弃上场的过程都没正眼去看……

    King啊……你把我卖了算了……反正我的师傅开价不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