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什么是格斗家?

第一百四十七章 什么是格斗家?

    录象完了,我郁闷了。 .COM

    见我几乎是一脸死灰地倒在沙发上,端着糖醋排骨出来的雅典娜迷茫地用眼神询问拳崇,却只得到拳崇无奈的感叹:“我终于理解金家藩的个中苦衷了!”

    “究竟怎么了?”雅典娜将盘子放在茶几上,附身拉拉我的手,“Vice女士并没有伤害你啊?”

    “弄他这样的不是Vice,他受伤的也不是身体。”拳崇故意不明白,“我出门散步了……男人,真苦啊……”

    目送拳崇感叹着出门,雅典娜终于坐在我身边:“话吧,心里不痛快应该和人分担而不是独自酝酿。”

    “我……”我不敢看她,只盯着她拉着我的手,“我是不是很没用?”

    “为什么那么想?”雅典娜很惊诧,“以你的成长速度,将来绝对可以成为一代拳皇,哪怕是现在我都羡慕……”

    “我指的不是这个。”我打断了她的话,“格斗可以是人生的追求,但并非生活的全部。我是想成为一个格斗家,一个级格斗家,但我首先是一个男人。”

    “你是指……”雅典娜果然冰雪聪明,一下联想到问题所在,“刚才的录象里发生了什么?难道是……King姐遇到了危险?”

    “没,King变强了!”雅典娜担心的样子让我暗暗感动了一把,“但她的话……其实她的都是实话……只是……”我语无伦次起来,始终不完句子。

    “你……因为你现在还身无分文,因为King女士深爱着你,所以气馁?”雅典娜轻轻地问,见我默认,猛地一把抓着我衣领,将我举在半空,声音变得严厉,“你不觉得你这样的想法很蠢吗?”

    “雅典娜……我……”一下悬空的感觉让我一个激灵。

    “什么是感情?什么是爱情?什么是婚姻?什么是生活?”雅典娜一连串地质问我,“你知道吗?你了解吗?你经历过吗?你失去过吗?你根本没有。那么,你为什么那么畏缩?如果你不在乎生活的窘迫而挚爱感情的温暖,那你现在就拿那赝品戒指去找King女士求婚,我保证她一定会答应,你来去的机票我出;如果你更在意环境的认同而执意在万事具备后再谈婚论嫁,那你现在就去告诉King女士你们先做好长跑十年的准备,我也保证她不会拒绝,电话号码我帮你拨。无论你怎么决断,我都会支持你——但你这样把所有可笑的顾虑藏在心里表现得萎靡不振,我看不下去,我为此心痛!”

    雅典娜用力把我扔在沙发上,狠狠盯着我的鼻尖:“你的底气哪里去了?面对韩国队时的气概哪里去了?当初你被尤莉追得团团转时仍然没有放弃反击,你和安迪对垒时也想方设法弄了个平局,你一次次被我打得泪流满面却没有哼过一声……可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哪里像一个格斗家?难道你就以为一个格斗家仅仅指一个人单打独斗厉害?你这个笨蛋!”

    “……格斗家?”雅典娜的呵斥不仅让我心绪有些改变,更让我隐约想到了什么。

    “一个格斗家不仅意味着身体素质远远超过普通人,其意志也不是普通人能够比拟的,无论遭遇什么挫折,无论自己有没有办法解决,无论挡在自己面前的一座山还是一颗草,格斗家所对待的方式是同样的坦然而一丝不苟,同样的努力而充满勇气,同样的微笑而面不改色。”雅典娜的话语响彻我的心田,“我不管你是要拯救世界还是毁天灭地,不管是兼济天下还是独行其道,不管是恬然自安还是贪心不足……我只要你活得像一张弓,无论伸屈都有自己的准心。因为……你对我过,你要成为一个格斗家。”

    “雅典娜……”我终于抬头看向她,却见她的眼睛里闪着光,“可以……先让我静一会儿吗?”

    “好。”雅典娜起身离开半分钟,拿来只手机放在茶几上,压着一张便条,“想好了,就打电话吧,无论是给King女士还是给航空公司。你是一个天才……我不能容忍你在我家里泯然。对了,糖醋排骨凉了就不好吃了,趁热吧。我也要出门买些东西。”

    “哦……”看着雅典娜戴上太阳镜和圆帽开门出去,我长长地叹了一声。

    似乎,要当一个真正的格斗家并不容易,而我也更加明白为什么怒加能够成为一个BOSS,为什么八神庵能够受千鹤和麦卓尊重甚至尊敬。我,还差得远呢!

    想着,我抓起了手机,犹豫了很久,终于拨了号码。

    “喂,是King吗?”

    “合冰!我……”

    “我想问一个问题。”我打断了她欣喜的话,“假如……我现在郑重得用你给我的那枚戒指向你求婚,你愿意答应吗?”

    “假如……”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为什么是假如?”

    “因为这将决定我们的一生。”

    “如果仅仅是假如……我不知道。”

    “是吗?那……我明白了。”我挂了电话,没有什么互诉衷肠,也没有什么温声软语。端详着雅典娜做的糖醋排骨……或许,是该给彼此一个缓冲了……就像这道菜,酸酸甜甜,需要仔细体会才知道那适不适合自己的口味。

    可是,当我抓起盘子边上的筷子,刚刚触碰到那最晶莹剔透的一块时,门铃响了。

    是谁?在这个时候到访?连让我一个人收拾一下心情的孤独都要打扰……

    怀着牢骚,我打开了门,却呆立住了——这是,千鹤,还有她正冒热气的摩托车。

    击察看图片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