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四十九章 约定

第一百四十九章 约定

    老裁缝的家不是很远,如果事先注意,也容易找到。 .COM但当我带着千鹤到达那略显破败的店面前时,她仍是吃了一惊:“他……他那样的人……竟然如此落魄?”

    “是否落魄我不知道,但有句话叫中隐于市。”掀开门帘,老裁缝正准备打烊。

    “子,你怎么来了?”突然,老裁缝见到我身后的千鹤,一下惊惶起来,“你……你怎么……子,是你带她来的?”

    “老先生,我的确是我求他的,但我没有恶意。”千鹤连忙挡在我身前,忐忑而戒备着。

    “你……不用防备什么,现在我不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头子。”老裁缝一愣之后,神情逐渐变得委顿,“……你……还长得真像……是她的女儿,还是孙女?”

    “……孙女。”千鹤的脸有些红,很是忐忑。

    “孙女啊……看来还是隔代遗传。”老裁缝的话几乎让我吐血,“她现在如何?还是那么冲动?”

    “……已经过世一些年了。”

    “性情太要强,早逝也在情理之中……”老裁缝虽然话不留情,眼中却有不少伤怀,“那么,你在找我干什么?以你的身份还是神乐族的身份?”

    “只代表我。”千鹤瞄瞄我,“请问,合冰是您的徒弟吗?”

    “不是……”老裁缝摇头否认,又忍不住补充一句,“也许以后会指他一些东西。”

    “嗯……合冰,你能先离开吗?”千鹤转向我,“我有些事情想单独问问——你不也希望我能好好保密吗?”

    ……罢了,一个大蛇降临的大背景就让我焦头烂额了,那么些历史……我还是不八卦了:“好……但你欠我一顿饭。”

    “我本请你吃一辈子饭的,是你逃避了。”千鹤的俏皮话瞬间让老裁缝的脸色光棍起来……还是赶紧离开的妙!

    ……

    千鹤……神乐宫……老裁缝……八杰集……回家的路上,我的心绪有些混乱……当然,我是不担心老裁缝的安全的,毕竟千鹤的人品还是值得相信的。但是……

    我所知道的东西越来越像是时光女神的内裤——华丽,却隐藏着真正的**。可即将发生的那些事情又让我不得不用这冰山一角去推测事情的全貌……老裁缝可以隐居,可以独自安安静静地对前半生的往事一笑泯恩仇,但我却不能自拔地先天下之忧而忧……

    可我,连一个真正的格斗家都不算,或者,这正是我成为一个格斗家的过程?

    ……

    再拐个弯就是雅典娜的别墅了……或许,只有在家里,看着雅典娜和拳崇,我才能有塌实的感觉……

    “别动。”突然,一个声音从我背后响起!

    瞬间,我的身体率先反应——埋身,回旋踢!

    “谁!”

    “铿!”伴随着一声清响,我也看清了来人的脸,却也让我极度诧异——希顿!

    “不错的脚力,竟然将我特制的匕首一脚踢断。”希顿看着自己手中匕首的断口,淡淡地赞扬着,“果然值得我亲自一见。”

    “找我有什么事情?”看着他难以捉摸的表情,我有些后怕——要不是有麦卓姐给我做的装甲般的鞋尖儿,我的脚铁定成流血事件!

    “想和你谈谈。”希顿了等于没——就一个雇佣军统帅而言,这很不寻常。

    “谈什么?”

    “关于Leona。”希顿停顿了一会儿,终于开口,“她为了你的事情,第一次对我撒谎。”

    Leona?撒谎?“发生了什么?”

    “能见你激动,她的谎言也不算犯傻。”希顿的话又开始不着边际,“不过,作为一个军人,向上级汇报虚假情报是重罪。”

    “她……怎么了?”Leona谎,因为我谎?为什么?为了什么?

    “南镇大混战时,她隐瞒了关于你的事情,这是其一;她休假时和你在一起,这个虽然不寻常,却不算问题,但之后在神乐宫里发生的事情,她又隐瞒了不少。另外,自从和你相识,Leona的性情改变了不少。”希顿一一列举道,“我且不谈这些导致了什么,我先问你——你打算做什么?”

    “我?我能够做什么?”我很是诧异——我可从来没有计算过Leona,都是为她好的。

    “十九年来,十一年军旅生活中,她第一次流露出对普通生活的向往!”希顿咬着牙,坚硬地挤出字来。

    “这是好事啊!”

    “好事?Leona根本不知道在普通社会中怎么生存!”希顿一下怒了,“你难道要看到她在某个城市中造成误会般的大破坏,进而拒捕,最终在铁窗中过完一辈子还是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独自终老?”

    不知道为什么,希顿时常那高深莫测的样子让我隐隐害怕,但他真生气起来了,我却莫名地生出勇气来:“Leona本就是个善良的姑娘,让她一直在血雨腥风中生存才是对她的不公平,我就是打算让她脱下军装!像一个女人一样活着是她的权利!亏你还是她义父,你看看她,哪里是她,分明是他!”

    “这些我当然知道,但又有谁能带她融入普通社会?”希顿的语气终于平缓下来,“……又有谁能……”他终没有完话,只沉沉地盯着我。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了半天,他的来意还是没弄清楚。

    “确认一下,究竟应该给她定什么样的罪,定什么样的惩罚。”希顿逐字逐句地,“也许……很严重。”

    很严重……看着希顿阴沉的面容,我很有种把他囚禁起来的yu望,但我知道,哪怕希顿失踪了,巴西雇佣军的系统仍在,Leona的事情仍旧存在:“如果……我承担她的罪名,可以吗?”

    “你?怎么承担?”

    “起码,我可以带她融入社会。”

    “你?且不经济问题……你不是和King姐快结婚了?你不觉得Leona在你们家里很尴尬?”

    “我和King……”希顿的话不心戳到我的痛处,“我和她短期内不会结婚。”

    “你保证?你所的短期又是多久?”希顿神色一动。

    “……至少,在Leona可以独自正常生活前不会。”以Leona的聪慧,到时候估计我的存款依旧还是可怜状态吧……

    “那好,既然如此,我对Leona的处理方法是——开除她的军籍,在KOF97之后。”希顿理理自己的军帽,“这是我们的约定。如果我发现你不能履行你的诺言,你将代替Leona本该受的处罚——换句话,你将被巴西雇佣军追杀。”完,军大衣带起一阵风——他走了。

    ……追杀吗?我自嘲地笑笑,慢慢向雅典娜的别墅走去……等过了那么久,如果我连巴西雇佣军都不能对付,死掉也是活该吧……

    ……

    “李斯密吗?”夜空下,希顿对着对讲机低声命令道,“把对于Leona近期的调查资料销毁,已经不必了。”

    “……是。”

    “Leona啊……”放下对讲机,希顿似乎有些感慨,从大衣内摸出一张泛黄的照片,仔细凝视——上面有年轻的希顿,以及一个微笑的女人,和一个蹦跳学走的女孩。

    良久,他终于将照片收起来,喃喃自语:“你是我的义女,你的心思我又怎么可能猜不到呢……你要把握我给你的机会啊……希望……合冰真的是能够让我从手中将你交付的人吧……哪怕……King姐将来要找我麻烦……呵呵,我也是父亲啊!虽然……不怎么合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