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疯狂的香澄

第一百五十一章 疯狂的香澄

    “开赛前,你还有选择的机会。 .COM”八神庵站起来,“最后一杯。”

    下逐客令了?碰杯间,我的杯子被震得炸裂!

    “不必这样吧?”看着自己手上的酒渍,我有些骇然——八神庵的杯子完好……这可不像武侠描绘得那么容易!

    “果然,”八神庵确认的眼神中有些寂寞,“苍炎与赤炎……还只有我一个……你走吧。”

    “……嗯。”大概,在他的眼里,我还是不入流的水平……就在跨出雅间时,我终忍不住回头一问,“为什么惟独和我那么多?”

    八神庵自斟自酌着,没有回答,仿佛我已经走了。

    好吧,我走……离开酒吧时,打扫着的谷间近卫的微笑如此亲切而恬静,然而,在走出酒吧的一刻,我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

    是的,不对劲。前前后后很多事情,仔细一想,很有问题。雅典娜睿智得完全不似她的年龄,要有那样的思索,绝对需要一生的阅历——雅典娜可不像八杰集那样可以轮回;千鹤我体质超越了怒加,分明意味着她知道了我有疯狂之血的事情——Vice麦卓和神乐家谈判,她们为什么在这样的当口谈判?又究竟交换了些什么情报?我的鞋尖虽然坚硬,但希顿那匕首上的断口明显不是从刃口处折断的——他一开始就没想对付我,但作为一个军人,这样的行为很不正常;八神庵没有对任何人过如此多的话,哪怕是和香澄或者那个近卫,可是,我有什么值得他如此耐心的?

    越想,几乎每个格斗家都有他们的秘密——是我完全不知道的!

    似乎,我快混乱了……

    回家的路上,空荡的公路上偶尔掠过一辆车,带起的风肆意吹拂着。努力擦拭了鼻血,想让它自己风干,却成了手上的荧荧火光,我很想由这风的抚mo或者火的刺激而清醒,却最终不得不爬进那理论上属于我的被窝……哦不,首先在一楼的冰箱里找了些吃的。

    ……

    第二天我直到下午才醒来——雅典娜和拳崇没有叫我起床。他们早各自出门了,留下一张便条和一桌凉菜。

    KOF96的时候他们可没有如此神秘过,吃着凉拌三丝,我很有些郁闷,按理雅典娜他们应该和大蛇一族没有关联的,但现在的种种迹象似乎在诉他们早知道某些风声。

    也许,我该去问问谁……

    当洗完最后一个盘子时,我决定又去一趟藤堂道场——在日本,除了阿葵那里,我能去的地方也只有香澄家了。

    出门,上街。人流在今日颇不寻常,游客猛然在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中多起来——因为KOF97;而本地人显然对如此带动经济的赛事很高兴,更有不少人因为KOF的主赛场几乎从来都是在日本而自豪——似乎也的确值得自豪,日本队历年的成绩好得不是一般嘛。

    但是,在这大街上没有人知道每次KOF背后的旋律,哪怕KOF96造成了大规模的死伤也掩不了民众的热情。这是因为什么?如果是现实的社会,危险系数如此大的赛事早会被禁止——但在KOF的世界却是越来越兴旺……是因为某神器在日本的超然地位和威望让日本政府不得不允许KOF的举办?还是因为那些举办KOF的财团势力足以影响世界的足迹?

    ……我宁愿认为这是KOF世界在历史上滴滴所积累的文化导致了群众对待格斗界的心态有更多的认同。嗯……难道!

    猛然间,我想到一:既然KOF的世界中格斗界是自古存在的,那么这些各个流派的格斗家族或者独行者不可能从来没有交集!这便是为什么大蛇一族和三神器的决战将近的时候几乎所有格斗家都显得神神秘秘的原因么?

    也许吧……想着,我到了藤堂道场的大门口。

    道场里依然是训练得热火朝天的学员们……嗯,这次门口的接待姐认识我,直接放我进去。大概,我也有了知名度了,只可惜那姐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惧怕……

    “请问,藤堂姐在哪里?”拉开木门,放眼去,不见那巧玲珑的美丽身影。

    “藤堂大姐下午在后花园独自练习。”里面的人倒不怎么怕我,反而又些尊敬,就在我头离开时,有人忍不住话,“龙白教练也在那里。”

    ……龙白?藤堂龙白!一呆之后,我跑向后花园……

    未见其人便有惊鸟跃树,香澄的娇喝声不时响起——当我看清时,香澄正满脸大汗地举着手,打出超降破……哦等等,这超降破的威力也太了儿?

    与此同时,香澄旁边正一左一右两个中年男女喋喋不休地着鸟语,似乎在劝阻什么……这就是香澄的父母?

    “合冰?你来得正好,帮我把他们弄开,我一个人得好好练习!”香澄不奇怪于我此时的到来,反而给我派命令!

    “请问……”既然香澄会汉语,她的父母至少有一个人会,“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合冰吧?”中年妇人抢先话,“我是香澄的母亲,拜托你也权权她吧,这样玩命地练习太超负荷了!”

    “哼!别管我!”香澄秀眉一皱,“今年我连上场的实力都没有,不笨鸟先飞,明年怎么办?我凭什么去和极限流叫板?难道让已经老去的父亲去徒增耻辱?”着,又一个降破,伴随着长长的喘息。

    此言一出,旁边的中年男人,几乎可以肯定便是藤堂龙白,老脸立即红了起来:“香澄……你怎么能这么……”

    “让开!”

    看着香澄近乎歇斯底里的样子,我怀疑她最近受了什么难言于口的刺激……不过首先,还是先止住她的疯狂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