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五十二章 教训龙白

第一百五十二章 教训龙白

    急冲上前,我不可能把拳头往香澄身上砸,只好去抓她的手腕——这很有班门弄斧的嫌疑。 .COM但幸好,她此刻早已劳累不堪,虽然我的擒拿技术不如她,却因为力量上的优势而得以和她四手交错地相持起来。

    “放开!”香澄一时不能挣脱,急得大叫,“你信不信我叫非礼?”

    ……这……我的余光中似乎看到香澄的父母正在擦冷汗。

    “叫你放开!”香澄见我没有反应,一脚踢来,来势虽不算迅猛,却是我不得不在乎的根源性部位——条件反射般地侧身,趁她一只脚离地而重心不稳的时刻将她举在空中……大概,现在这样子她总可以投降了吧?

    “你抢亲啊?”香澄气急败坏地呼喊让在场的人不约而同地目瞪口呆,而我,差儿有向她爸确认这是不是什么孪生妹妹的冲动!

    “你给我冷静儿好不?要是误伤了你,我会被你的庵哥哥追杀的。”在她胡乱的挣扎中,我的头几乎成了靶子——虽不会受伤,但也痛啊!

    “庵哥哥……庵哥哥他……”香澄闻言,眼泪一下倾泻起来,“他……”

    眼看香澄的父母脸色又是一变,我却松了口气,起码,她不挣扎越来越微弱,最终,趴在我肩头啜泣着……

    “我,你们怎么就不亲自阻止?”虽然拎着软软的香澄,闻着那幽幽的香气很惬意,但在人家父母面前干这样的事情难免有些尴尬,而更尴尬的却是,这动作的源头来自他们的请求。

    “我……我阻止不了。”藤堂龙白很难为情。

    “为什么?”

    “老头子的白山桃直接被孩子的杀掌阴蹴反击,要不是躲得快……问题就严重了。”香澄的母亲见藤堂龙白扭扭捏捏,替他把话完——当真是难于启齿。

    可是,那可是香澄的父亲,居然下手如此六亲不认?疑问间,我把香澄交给她母亲:“香澄,先睡一觉吧,真有什么想不开的,哭了,暂时也就过了,别太苛求自己。嗯……对了,龙白先生,我们可以谈谈吗?”诚然,他是香澄的父亲,但以他的离家出走形象,要我叫他伯父之类的称呼——免谈。

    “……谈谈?谈什么?”藤堂龙白明显一愣。

    “关于你的教育问题。”着,我轻轻擦擦香澄的泪痕,对她母亲微微一笑,“请好好照顾她,将来,如果我真的将藤堂流发扬光大,还等着她找我讨论知识产权的法律归属呢!”

    “合冰,庵哥哥是不是真的在kof97里不想活了?”沉寂中的香澄突然闷声而问。

    不想活了?不会吧?昨天他还活蹦乱跳地唬得我心犯寒!“……我不知道,但据我所知,他一直在你可能有危险的时候在你不知道的背后。”这,也算是实话吧?

    八神庵,谁叫你平白无故地两次弄得我流鼻血呢?以后香澄如果缠着你,别怪我。

    这样一想,心情似乎好了一些,我朝藤堂龙白招手,向水池走去。

    就是这个地方,vice的手在水里轻轻晃荡,震得我强颜欢笑,那漂浮了一池子动物尸体的场景依然历历在目。也许,把这里作为和藤堂龙白“聊聊”的地方也算是潜意识中的恶搞吧……

    “藤堂先生,请坐。”坐在水池边沿,我伸手指指我身边。

    “这里是我家。”虽然脸色不好,但他终还是坐了下来,也许,是因为刚才我制服了香澄吧……也许。

    “你家?”我没放过他的声咕哝,“以前是你家,但最近,还是你家?我来这里也不止一次了,却还是第一次见到香澄传中的父亲。我真怀疑将来我来参加她的婚宴时能不能也看到你的身影。”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仅仅在——你作为一个父亲,不及格。”能让他生气,差不多是我成功的第一步,“或者,哪怕是现在,你知道你的女儿在想什么吗?”

    “……我的女儿是我的女儿,不必你指手画脚。”藤堂龙白语塞之下,憋出句任性的话来。

    “你确定?”我哈哈大笑,“在你离家出走的时候,把香澄一个人丢在家的时候。你不要告诉我那是你故意给她一个锻炼自力更生的机会。换句话,让自己老婆丢下女儿不管而去寻找你的下落——你觉得在藤堂夫人眼里,在你和香澄之间,谁更让人不放心?”当初我可从没见过香澄的母亲,除了去找藤堂龙白,实在想不出别的理由。

    “你……你倒,香澄一个人在家里做了什么?”

    “你先你知道些什么?不可能你出门在外是到深山老林里修炼去了,完全不了解新闻吧?”

    “参加kof96,输了;参加kof97,直接弃权了。还有什么?”

    ……他是怎么当父亲的啊……难怪当初香澄要把八神庵当成从恶魔手中救下灰姑娘的白马王子了……“你回家时难道没看到藤堂道场的兴盛吗?我第一次来这里时可没有现在这么几乎接踵磨肩的热潮!kof96上香澄虽然输了,但她让全世界知道了合气道有个藤堂流!你们父母不在家的时候,香澄不仅把藤堂流推向世界,还一个人将道场的运作维持得井井有条,还没有耽误自己的学业!相较这些足以让你无比汗颜的成绩,你竟然不为此骄傲?没有一个好父亲的能力可以原谅,但没有一个好父亲的心态,你怎么叫人尊重你?你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像尊重香澄那样尊重你?”

    “你……”藤堂龙白猛地出手抓我,却被我一下摔在水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