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五十三章 联姻!

第一百五十三章 联姻!

    为什么?没有再看落水的藤堂龙白,只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手——虽然不清楚坂崎琢磨的实力,但拳崇和极限流在KOF96上的一战我是近距离观察的,而且,我更明白香澄的实力到达过什么样的程度——可作为她的父亲,就在我身旁不远的藤堂龙白,竟连我的一招都敌不过?

    “果然,我真的老了!”水池中露出那正在光阴的雕刻下逐渐苍老的头颅,却有丝玩世不恭的味道,“伙子,你的确掌握了藤堂流的精髓……是那丫头教你的?”

    “……算是吧。 .COM”虽然更多的时间是我自己摸索,但香澄的教导也让我受益良多。

    “算是?这是什么意思?”藤堂龙白一下激动起来,手舞足蹈地在水中溅起浪花,“是就是,不是就不是!”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看着他有些可笑的模样,我忍不住激他。

    “如果是,你得给丫头一个交代;如果不是,你得给藤堂家一个交代!”藤堂龙白的话让我一愣,而正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从水池中爬了出来,“合冰,似乎你也知道八神家的孩子和丫头的纠葛,你得为此作为——无论是对丫头还是藤堂家,总之,你有一份需要补偿的亏欠。”

    亏欠……看着他义正词严的样子,我有一种拂袖而去的冲动——但我没有,因为,严格地,我的确欠香澄一些东西。“……无论我有没有亏欠,偿还的对象也不会是你。”

    “是不是我不重要,关键是你得偿还。”藤堂龙白坚定而缓慢地向我走来,丝毫没发觉自己水淋淋一身的样子颇为滑稽,“我们藤堂家到我这一代,就这么一个女儿,绝对不能让她和三神器家族的人联姻,我们世代都保持着暗中的协调,不能在我手里破坏。”

    “……你究竟想什么?”藤堂龙白此刻的眼神丝毫没有刚才的痕迹,简直是个自信的外交家,我不禁有些戒备,虽然刚刚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他扔在水里。

    “确切地,我希望你帮我一个忙。”藤堂龙白突然跪在我身前!“让香澄对八神庵死心,让藤堂流在全世界扬名,让藤堂家继续在暗处协调三神器家族的关系,在最近KOF97中帮助三神器家族度过难关……另外,以藤堂流的名义战胜极限流。”

    ……他一口气完倒不累,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我,但我早目瞪口呆:“你……你这还仅仅是一个忙?”

    “是的,这仅仅是一个忙,而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足够了。”藤堂龙白突然抓住我的手,“只要你答应我,香澄的无能父亲的唯一一个请求就够了!”

    “什么意思?”他的目光几乎让我有被灼伤的感觉!

    我的手上一松,看去,那身躯正低伏在我眼前,藤堂龙白竟然对我大礼相向:“请你成为我孩子她妈的女婿。”

    孩子她妈的……女婿!我怀疑我的耳朵,但我又不能怀疑,因为它的使用记录是100%的优秀,可是……“你疯了?”我和香澄?且不其他的,八神庵首先会剥了我的皮!

    “我可没有疯。你的资材在普通人中我生平罕见。”藤堂龙白依旧伏在我脚边,侃侃而谈,“我虽然是个不合格的父亲,但作为一个资深的武者,我对自己的眼光还是很自信的。而你,能够在一年之间掌握藤堂流的真谛,能够成为丫头亲密的朋友——这如何不让我决心将藤堂流托付于你?你不要看轻了我藤堂流,虽然及不上三神器家族,但除开血脉的作用,我自信藤堂流绝对是第一流的;你更不能看轻了我家丫头,她的优秀你不是自称比我更清楚吗?那么,请你答应!”

    “白痴,现在早不是包办婚姻的时代了!”我连King那里都打算暂时偃旗息鼓,哪有心思考虑什么香澄?再,她的心尖尖上住的是八神庵,而八神庵的心尖尖上也有香澄……好吧,不是心尖尖,半山腰上总没错!

    “我白痴?”藤堂龙白自信地抬头,“我的确白痴,没有先下手为强!你根本不知道你在所有格斗家眼中是什么样的存在,你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打你的主意。但为了丫头的幸福和藤堂流的未来,我不得不参与到这群雄逐鹿之中!而且,以你和香澄的关系,我的请求也并非无稽之谈,更是一场双赢。”

    逐鹿……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成了鹿了?不爽,极度不爽,因为,他的很可能是真的!“有哪些人打我的主意?我又有什么样的价值?”我俯身凑在他耳边轻问。

    “为了藤堂家的存在,我不能告诉你你已经进入了哪些势力的视线。”藤堂龙白有些无奈,“但你的价值……我也只能简单地——你是史上第二个能够一眼看透对手招式并且瞬间学会进而找到破解方法的人——而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不被任何一个流派垂涎?我之所以斗胆对你直,是因为你的武学基础便是我藤堂流。”

    一个BUG而已……哦不,这在他们的眼中可不是BUG,而是天纵英才!这么……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成了香馍馍了?可惜就算如此,这个什么天纵英才也不能转化成一般等价物……

    等等!史上第二个?这么在我之前还真有那么个天才?还是……又一个穿越者?

    看着藤堂龙白那软猬甲般的表情……算了,估计问了也没用,再,我找他话的目的可不是什么当香澄她妈的女婿——差儿被这老家伙牵着话题走!刚才他被我摔到水里……绝对是故意的,绝对!

    想着,眼前这个湿露露的中年大叔形象一下脱离了平庸,我也心起来:“让香澄对八神庵死心,需要的不是你我的努力,时间的冲刷自然能让她清醒;让藤堂流名扬天下,这是香澄正玩命努力的事情,我插手不过是越俎代庖;让藤堂流协调三神器的关系,这恐怕不能轻易办到了,香澄早在KO96前正式表态,站在八神庵一边;至于极限流,恐怕我和那个流派迟早有一战,但与藤堂流没什么关系,香澄所希望的多半也是由她亲自办这事情……如果你真打算服我,那就请在三神器的难关上做文章——在KOF97上,究竟会发生什么?”

    虽然我知道故事,但我不了解历史,而眼前这个有求于我的中年大叔,是一个恰好的窗口……让我探询那冰山下的隐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