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隐秘

第一百五十四章 隐秘

    “你真想知道?”藤堂龙白迟疑着起身,“我只是希望拜托你替藤堂家尽到历史上该尽的责任,过于深入的纠葛不是你我能参与的。 .COM”

    “历史的责任?”这话看似简单,实则值得玩味——三神器与大蛇一族的争斗远远早于藤堂家东渡的时代,如果藤堂家的所谓历史责任与大蛇族有关——这几乎是肯定的。那么在这一千八百多年来,虽然大蛇没有再次现身,但三神器与八杰集的暗斗是绝对少不了的……大概,麦卓姐与神乐家的恩怨也是证据之一,“什么历史?如果没有猜错,是关于八杰集吧?”

    “八杰集?”藤堂龙白抖着湿湿的衣襟,“你似乎太抬举我藤堂流了。哪怕是祖上最厉害的人,也不是四天王的对手。其实,我们需要做的,是确保八神家的人在关键时刻成为三神器之一,而不是大蛇的手下。”

    原来如此!他的话让我一直以来的某些疑惑豁然开朗——八尺琼家族改姓八神是在六百六十年前,而那时的藤堂家对三神器的身份已有所察觉——老宅里有书为证。或许,这便是藤堂家长年奉行中庸之道的原由?可是……还有一个问题:“既然连四天王都不是对手,怎么左右八神?”

    “不,你错了,大错特错。”藤堂龙白笑了,却不像是在嘲笑我,“所有人都以为三神器天纵英才,所向无敌,他们都错了!”大笑间,他单手一劈,一记降破击在水池中,扬起无数水花,“三神器虽强,但如果没有真正的神器,决非大蛇的对手,甚至,连认真起来的四天王都不一定能赢!”

    “神器?你是真的存在三神器这东西?”这……这对我来无异于一道霹雳——血脉能力,精神力,气功……这些虽然诡异,但至少还属于勉强可一理解的范畴,可三神器……那样的东西不可能被能量守恒定律所容纳!

    “东西?也许吧……那可是三神器家族最深的秘密。”藤堂龙白摇头否认,“但根据祖上历代的记载……以无式为例,随着年代的推移,草薙家主能打出的火柱半径是严格递增的——谁会相信他们千年来都是一代更比一代强?不,我们宁愿猜测草薙家中存在一件东西,能够让家主的攻击力增强,而且,这东西的效果也是越来越强的……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这样的东西一定存在。不过……幸好,记载中,被加强的招式主要是针对大蛇族的,和普通人的格斗中,效果并不明显。”

    “不然,三神器就成魔神降临了?”我替他完那隐含的意思,脑中也映起KOF96上高尼茨出现时的排场,“是不是……八杰集的实力也是与日俱增的?”

    “从记载上推断,没错。”藤堂龙白一屁股坐在水池边,伸手示意我过去并坐,“所以,到而今,能与他们抗衡的普通格斗者寥寥无几。”

    他此刻的样子仿佛刚才我邀他的时候,但现在我们的姿态掉了个儿,我也早不再将他视为无能的大叔——能有条有理地分析这些事情的人不可能是傻瓜。可是,为什么他不亲自出马?“为什么,这些事情要交给我们后辈?”

    “不如此做,丫头能如此……按你的话,优秀?”藤堂龙白反问,“为什么离家出走?为什么允许八神家的人在我家研究古籍?为什么放任他和丫头日久生情?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回家?我打不过极限流不代表我比他们还傻。”

    “可是,为什么你打不过他们?”极限流是强,但也不像三神器那么离谱啊!

    “想知道?成了我家女婿就告诉你!”那没修边幅胡须渣渣的脸暧mei起来的样子……算了,尊重他吧!

    “……好吧,我去问香澄。”女婿?生命诚可贵,八稚女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丫头怎么可能知道?”身后传来藤堂龙白的大笑。

    “没问题,我去问香澄她妈。”姑且把他离家出走的行为称为别有用心,但藤堂夫人肯定是不知道的,不然,也不会放下香澄不照顾去追寻他了。

    “你真的不考虑考虑?”藤堂龙白又问。

    “大家心知肚明。”如果他真铁了心要我入赘,不可能把他自己的秘密当要挟,相对来,三神器的秘密更有分量——他却轻松就告诉我了,“不过放心,虽然大要求我不能答应,但要求我会逐条努力完成的——起码,我是香澄的朋友,还存在知识产权的瓜葛。”

    ……该拒绝的拒绝了,该答应的答应了,对秘密的好奇心还是有的。想着,我悄悄溜进香澄的卧室——不出所料,她正靠坐在床上,和母亲在一起,脸上的泪水虽然抹去,痕迹还在。

    “合冰?”

    “香澄,好好休息吧!”我朝香澄的母亲头,坐到香澄的床边,“我已经答应你父亲,尽力代替你完成藤堂家的使命;但是,发扬藤堂流的事情我会留给你亲自去做的,至于你的庵哥哥……有些事情是不能由别人代劳的。”

    “我知道……我早知道。”香澄没有再哭,却一脸憔悴,头几乎埋在被单里,“但我心里就是拐不过弯儿。”

    “慢慢拐吧,时间会带着你坦然一笑的。”能安慰的都安慰了,我别无他法,“另外,我有些奇怪——为什么你父亲会败在极限流手里?”

    “我也不知道。”香澄茫然,但她的母亲却不茫然:“这个是夫君的私秘,香澄的确不知道。”

    “能告诉我吗?”我和香澄异口同声地问。

    “你能保守秘密吗?”藤堂夫人呵呵一笑。

    “能。”香澄回答得比我更坚决。

    “我也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