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六十四章 家

第一百六十四章 家

    雨不知不觉间下了起来,蒙蒙的样子犹如灰色的轻纱,那些从屋檐下涓涓而下的水滴也叮咚作响,好似为行人奔走而演奏的配乐。 .COM而我与Leona的路也终于到了。

    家。

    远远看去,几分恬然的色调,似乎平凡得与周围的环境水乳(天杀的起,居然这个词语违禁!)交融,或许有人会偶然发觉从这别墅日日进出的人们的背影颇为熟悉,但没人会感兴趣甚或将这隐约自有格调的主人的来历查个水落石出——东京,生活的压力早扼杀了普通人的闲心。

    “这,便是你的家?”随我推门而入,Leona四下打量起来,眼神有丝悸动,仿佛什么也不认识,仿佛什么都是新奇。

    沙发为什么放这里?饮水机为什么搁那里?墙上的画是谁的作品?古老的钟又产自何方……仅仅在客厅中扫了一圈,Leona的问题便如连珠炮。

    “……你到其他人的家也是这样?”她的表现让我目瞪口呆。

    “不,换别人的家,我得视情况而定。”Leona想了想,回答得认真。

    “具体。”

    “如果是为了处决,我会直接破门而入;如果是为了暗杀,我会先用远距离摄象机观察;如果是为了盗取,我会……”

    眼见她就差扳指头,我当机立断开口:“我差不多明白了。”Leona几乎没有向目标询问的经验——或者,在她的潜意识中,不自觉地就把我当成了往常的一个目标……“这里的摆设是雅典娜他们决定的,我不清楚。”

    “也就是……你根本不了解自己家的格局的用意?”Leona很是诧异,“……要是有人袭击,你怎么利用自家的设施对应?连安全都不能保证,这……还算是你的家吗?”

    “没有安全感的确不能称为家,但安全感并不完全如你想的那么定义。”似乎,需要给她普及的东西很多……比我想象的还多得多,“在军营里所谓的安全多半意味着人身安全,可是在普通的社会中,遇到**上的袭击的概率相对来,非常,我们需要的安全感更多的侧重于精神层面。”

    “精神?”Leona喃喃而问。

    我突然一拳挥向她的鼻子,虽然我不会真打,虽然她的眼睛出现迷茫,但她的身体没有躲,而是瞬间抽出了匕首。

    “这是你自己的反应还是你身体的反应?”收回拳头,我握住她的手——那匕首仍旧让我害怕。

    “我不知道……我从来都是这么做的。”Leona呆呆看着自己的手,“我没想伤害你的。”

    “我知道,你也知道,但你的身体不知道。”我带她坐在沙发上,“在你执行任务的时候,如果出现危险,有你的战友帮你分担——在战场上,足够了;可是,当你在普通社会中,如果遇到伤心的事情,遇到一个人不能承受、承担的事情,又有谁与你分担?”

    “你。”

    “我?”Leona的脱口而出让我心中一酸,她竟如此信任我,“可是,我一个人够吗?”

    “够。”

    “不够,你的一生还有许多值得你去经历的事情……”

    “每一件事情都和你一起经历。”

    看着她认真的眼睛,我喉咙几乎卡住——拜托,换一个场合,这可是求婚的话啊!“似乎……你弄错了一些东西……我没有资格走过一生……”

    “你有。”Leona的手突然发力,坚决得让我痛,“如果不是你,我不会对生活如此渴望。虽然我什么都不明白,但我知道只有和你一起时我的心才能宁静……虽然我不能控制我的手,但刚才,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而其他人,在如此近的距离,我根本不会给对方出手的机会——除了你和义父,没有人让我放心;除了你,没有人让我安心;除了你,没有人让我有勇气去面对一个陌生的世界。”

    ……乱套了,完全乱套了……我的手挣脱不开:“我明白你的意思,可……你明白你的话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这是我的实话。”

    “但你的话可以理解成甜言蜜语,可以当成是求婚。”我忍不住躲避她那干净的目光,“你也知道,我有女朋友。”

    “女朋友,King姐……可是,你为什么需要女朋友?”Leona的话几乎让我吐血。

    “因为……我需要一个人,让我赏心悦目,让我有依靠的感觉,让我愿意为之付出,让我看得比自己更重要。就像所有爱情故事中那样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像所有婚姻历程中那样同甘共苦相濡以沫。”

    “赏心悦目?依靠?付出?重要?一日三秋?同甘共苦?相濡以沫?”Leona似懂非懂,怔怔出神,“你解释完了吗?”

    “……差不多吧。”

    “可是这些词语,不是形容一个家吗?”

    “我本就打算……哦,这个地方也是我的家,但我不可能永远在这个地方,那会妨碍到雅典娜他们的生活……迟早,我需要自己组建一个家。”

    “哦。”Leona深吸口气,“好吧,我们组建一个家吧!你的那些要素,你一直在给我,而我……也一定能给你!”

    ……

    合冰百米冲刺般地逃回了自己的房间,落下不知所以的Leona。她有些发呆地看着那紧关的房门,良久,微微一笑,起身给自己倒水。而就在接水的时候,Leona突然眉头一皱。

    与此同时,门开了,是雅典娜和拳崇。

    “原来你到我家做客了。”雅典娜轻笑着,“拳崇,你先去洗澡吧,我和Leona姐谈谈……嗯,去阳台怎么样?”

    阳台的风很柔和,伴随着雨水带来的土壤的气息。雅典娜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背对着Leona:“做人要厚道!”

    “你那饮水机造价多少?”Leona突然问。

    “也就几十万美金。”答着,雅典娜回头,“合冰需要幸福。”

    “我能给他,他能给我。”

    “事情没那么简单。现在,他仍是我的亲人,我不会不闻不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