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分水岭?

第一百六十六章 分水岭?

    晚餐的氛围还算和平,Leona与雅典娜虽然明显存在着冷战式的交流,但至少在餐桌上打机锋的行为始终没有升级为肢体语言——雅典娜的微笑贯穿始末,无论从她口中吐出的字眼是冷还是热。 .COM

    之后,我便陪Leona到屋看月亮——这是我答应了的,无论我此刻有多想避开她。

    “今天的星星不少,看来明天是一个艳阳天。”冷场不是办法,却实在不知道该什么,于是,天气便成了话题。

    “是的。”露天的花台边上稀落地有几张凉椅,Leona随便挑挑,仰躺在上面,很是享受,“麻宫雅典娜很会布置自己的家,也许,我得向她学习。”

    家……又是那样的话题……我坐在花台边沿的青瓷砖上,与她对面,望着她惬意的模样:“雅典娜很了不起,以她的年龄,懂得那么多的事情,就我的头脑来,无法理解,或者,我只能把她看成天才。”

    “无法理解便看作天才?”Leona依旧看着漫天星斗,“那么,你便是我的天才。”

    “……你又来了。”三句话不离表白的Leona让我无措。

    “合冰,过来,好吗?”Leona轻声一笑,略带请求地问。

    “怎么?”

    “可以抱抱我吗?”Leona一下起身,背靠在我怀里,“很久了,我都不知道完全没有戒备,却很安心的感觉是什么样儿了,甚至我的记忆已经不能告诉我是否曾经有过安心的感觉。”

    “……”我终还是将双手环在她腹上,温暖而清香,那披散的蓝发在晚风的牵引下几乎迷糊了我的眼睛,“你应该也有过无忧无虑的时光,起码……当你父母健在的时候。”

    “那个时候……我不记得了。”Leona几乎将整个体重都交给了我,“每当我试图去回忆时,心底总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劝我放弃,似乎,在告诉我,那是一个潘多拉的盒子。”

    潘多拉……还真有些贴切……暗叹间我不觉有些拥紧她:“既然如此,就暂时不想了。该来的,迟早会来。”

    “是的,我这些年永远就是那个‘暂时’。”Leona几乎起了哭腔。

    “你怎么了?”

    “我高兴,高兴今天我的背后不再是冰冷的墙,高兴你给了我的一丝光明。”Leona仿佛将我的手当成了抱抱熊,“我已经记不请父亲的样子,再不能错失一次了。”

    “父亲?我可没有这么大的女儿。”如果Leona缺少的父爱,对我来也许是件好事。

    “哈哈……”Leona一愣,旋即大笑,“我已经有义父了。而你,是和我一辈子在一起的人,按你的理论来,应该就是我丈夫。”

    “别,你当我解释错误好不好?”把爱情当证明题推导,Leona真了不起……真想吐血。

    “不可能的,义父随时会发出追杀令的。如果不管你的死活,我做不到;如果决定和你同生共死,一辈子相亲相爱不正是最好的选择吗?”Leona简直头头是道。

    “……我反驳不了你,但我可以拒绝。”我松开手,扶着她站稳,“追求一个人就像一场战役,也许轻松,也许艰苦,也许成功,也许失败,但首先,在进行战役之前,得确认这场战役是否在战略上有意义。而我,在你一辈子的战略中不值得如此,心成了越南战争。”

    “你不是我的错误,而是我的分水岭。”Leona猛然探头而来。

    这次,我躲开了。

    “当初你不是情不自禁想吻我吗?”Leona一击不中,也不强求,“现在却躲得坚决。”

    “诚然。情不自禁归情不自禁,清醒时,有所不为。”我头也不回地下楼了,因为……我怕我一不心真的情不自禁,那样的话,问题就大了。

    一楼里,拳崇看着当天的KOF97比赛录象,电视机中正是千鹤潇洒对付极限流的场景,那接电话的瞬间竟然也被拍成了完整的慢镜头!

    “下来了?和Leona的进展如何?”某人的八卦兴趣强过对录象的研究。

    “不如何。”一看他的嘴脸就知道无可奉告才是最好的武器,我指着电视机,“千鹤的速度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境界?”

    “神乐千鹤?她的速度我不感兴趣,反正我短期内不能企及。”拳崇不以为意地摇头,“我反复看这一段,是因为她那看似瞬移的动作总让我觉得眼熟。”

    “眼熟?”

    “无论是她的天神之理还是神速之祝祠,或者其他什么具有分身般的视觉效果的招式,在我看来,”拳崇有些沉思,“在本质上与雅典娜的心灵传送术区别不大。”

    “心灵传送术?”我喃喃地咀嚼着这话,仿佛察觉了什么,却又想不清晰。

    ……

    “今天的晚餐还不错吧?”花台边,Leona仍静静躺在凉椅上,那河汉格外明亮,而在一旁,雅典娜正用她的超能力修剪着花台里的植物,看那驾轻就熟的样子,似乎也算习惯。

    “值得我学习。”

    “想学?我教你。”

    “好。但我不会放弃合冰。”

    “为什么叫你放弃?我希望的是他幸福,又不想什么鸳鸯谱。只不过,现在的你,对合冰的将来而言,不如King。”

    “……那你认为我该做什么?”

    “首先……今晚洗澡的时候学会洗半个时,而不是三分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