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六十七章 情诘

第一百六十七章 情诘

    心灵传送术……为什么取这个名字?是因为心灵的能力?深层一些地,雅典娜的超能力究竟是什么样的能力?

    似乎,一直以来,我忽略着这个疑问。 .COM

    超能力也不过是力量的一种,无非是现有自然科学无法解释的东西,而这样的东西,在KOF的世界中,泛滥了。疯狂之血和三神器之血我已经有了亲身体验,而那几乎被所有格斗家操练的气功虽然对我还算一种神秘,却明显是实在的存在。或许,我没有精力也没有必要去研究疯狂之血的成分,但至少得明白它的功效,至少,得对各种力量在概念上得有一个模糊而真实的理解。

    拳崇在观察良久后将神乐家的招式和雅典娜的功夫联系在一起……那几乎肯定是有些理由的……天神之理究竟是一种招式还是神乐家特有的能力?明确一儿——那是神乐家血液的能力,还是所有人通过特定的努力方式都能拥有那幻影般的武功?

    这几乎可以归结为一个问题——血统的因素对一个人的影响到达了什么样的程度。那会是一种事半功倍的辅助,还是不可或缺的条件?在以前,形形色色的人和事让我认为拥有血统或者其他什么的人与普通人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但今天拳崇的话却预示了另一种可能——究竟,什么才是对的?

    躺在自己的床上,我睡不着。一半是因为困惑,一半是担心Leona可能真来个暗夜突袭……恋爱,结婚,生孩子……三部曲如果一步登天,那简直是人生的过分浓缩。不过,对Leona来,她的渴望其实很朴素,唯一让人哭笑不得的仅仅是她认为获得那幸福的途径……那对她来已经是一种幸福了!

    可惜的是,我不是什么救世主也没那么无私。从一个男人的角度来,Leona是一个天然的美女,个性鲜明而淳朴。这很值得一个男人去追求,可值得和需要是两回事。如同弱水三千的种种佳丽自古分门别类,或许自诩杂食动物的男人有兴趣也有能力和各种各样的女人纠葛,但那样的心态又与多大的概率明白爱情的定义?再优秀的男人在女人的历史中也不过是分门别类之后的一种描述,能够做到的除了让一个或者一些女人刻骨铭心之外,又有什么在追忆时值得一?而且,那些也不过是值得一罢了。

    风liu成性的二阶堂红丸仍然为他的阳子心存悸动,拳崇正在追求雅典娜的路上逐渐踩出脚印……我呢?

    一时间,我竟不能确定我和King的感情究竟是不是一笔划算的赌注——用光阴,用生活为筹码。我一开始淡淡地爱上雅典娜……的确是心动过,仿佛便是爱恋;俄而,我被King阴差阳错的执着感动……的确是润物细无声的体态,仿佛便是爱情;现在,Leona多半也是个锲而不舍的主儿……我也为她的笑容惊艳过,仿佛便是一见钟情的基础。

    无论而今我拒绝还是接受,要是将来,又碰上了谁,又发生了许许多多的渊源,我又将如何抉择?在人的一生中,爱情具有唯一性还是仅仅存在一个最大解?或者,在与自己的命运产生交集的众多异性中,真爱的门褴有多高?

    两个?一个?一个都算不上?

    ……

    不知道什么时候入睡的,但我醒来的原因是外面争吵的声音,迷迷糊糊间,发话的人们……很耳熟?

    “……冰对我很好,我也会对他好,他给予我的,我也决心让他拥有。”

    “你不要太过分。”

    “我没有过分。我只想和他一起幸福。至于你的目的,我不清楚,但据我调查,你和他之间有太多的阻力,如果真的是爱他,你应该放弃一些东西——原有的生活,或者和他一起的未来。而显然,你是不可能放弃你弟弟的——结论是,我更适合他,你出局。”

    这是……Leona,和King!

    慌乱间,我一个激灵,飞身起床,来不及穿戴便夺门而出——没有成功,被雅典娜堵在了门口。

    “King姐受麦卓女士的委托给你送新的格斗服来的,但是,你现在最好不要露面,那样对所有人都不好。”雅典娜的用的是唇语,神态很温和,却是决定的口吻,“甚至,我不给你出声的机会,想反抗的话,请便。”

    “……为什么?”我不是雅典娜的对手,但我还是用唇语询问。

    “如果你出去,你很可能不得不在她们之中做出一个态度上的选择,而事实上,现在的你恐怕还没有办法选择吧?”雅典娜微微一笑,“爱情,可不是先来后到那么简单。”

    “……那我应该做什么?”

    “离开这里,随便去什么地方。”雅典娜指向我身后,“就从这窗户跳下去。Leona与King姐的针锋相对我会替你暂时处理,而你,只要保证在后天晚饭之前回到家里就行了——KOF97的半决赛程安排在三天后的早晨。”

    雅典娜的命令往往干净利落,我更是不得不遵从——毕竟,她是对的。

    跳窗而出的动作也许潇洒,但这是清晨。行人纷纷的注视很是调侃,知道我的人脸上多是暧mei,或许他们以为我是因为有了什么过错而被什么人扔了出来,但更多的人则很常理地推测我是得手的梁上君子——从那眼神中就可见一斑,如果我再提个包裹什么,不定已经有人报警了……

    嗯,话回来,我该去哪里呢?藤堂道场似乎也不适合了,龙白大人的虚席而待绝对不是什么荣幸;地狱乐队的虎口更是能避则避……难道,我不得不去早我那师父?应该……应该不会给她造成什么大麻烦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