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爽的草薙葵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爽的草薙葵

    阿葵给的信用卡仍在怀里,我却几乎没有动用过。 .COM一来是没有什么直接花钱的时候,二来,我不愿意和草薙家存在太多账务上的牵扯。不过现在,我将它拿在手中。

    这张能够承受暗黑大蛇薙的卡不仅能够付帐,也是在草薙城中的通行证。在草薙城门口的商业街上随便吃了顿中式早餐,看看时间,估计草薙城哪怕是懒虫也该醒了,我便向那城门口的明哨走去。

    “请问,草薙葵姐在吗?”着,我出示卡片,“我想把这东西还给她。”

    “在,你就……您就是……”门卫的神情随着认出卡片的来历而变得恭敬而暧mei,“请稍等!”

    看着他掏出对讲机之类的东西神神秘秘地私语,我不觉有些哑然,不就是一张信用卡吗?如果为此就把我当做贵宾,也未免过于势利。想着,似乎听到他什么“就是那个人……”“葵姐的……”反正隐约听到,却听不清。其实,如果他真不想我听到,直接鸟语就是了,何必这样明显?哦,大概他并不知道我的语言能力。

    几分钟后,一辆悍马疾驰而来,是草薙葵:“上车再。”

    上车……就上车吧,反正她的车技远没有千鹤那么惊心动魄:“怎么这么急?有事情?”

    “三神器正在这里集聚,我可不想被殃及。”马达声声声几许,草薙葵丢下句解释便全神贯注地飙出了草薙城。

    “他们?不会又打架吧?”直到车速逐渐稳定,我才心翼翼地问她——谁知道她有没有千鹤那种有惊无险的技术!

    “打架倒没有,但是……不爽。”草薙葵咬咬牙,当真是不爽的表情,“那个神乐千鹤,当草薙城是她的神乐宫啊?随心信步地就跑到我卧室,吓我一跳!那个八神庵更气人,神情冷漠也就罢了,看谁都一副‘我不屑你’的嘴脸!”

    草薙葵骂骂咧咧的样子让我笑出了声,这明显更让她气恼:“你笑什么?”

    “没什么,仅仅觉得现在的你很可爱,更适合你的年龄。”真的,草薙葵本是天真烂漫的年纪,我却从没见过她简单而摔性的时候,“能够在瞬间深思熟虑然后行事是一种能力,但偶尔像这样将直接的感受干脆地出来不是很好吗?”

    “……也是。”草薙葵想想,笑了,依旧咬牙切齿,“可是,我还是不爽他们,做客也该有个做客的样儿!”

    “理解一下吧,毕竟大战在即,他们耍一下大牌儿也是情有可原。估计,你哥哥也有这样的情况,只不过你太熟悉,反而没有察觉。”

    “哥哥?是有些不对劲儿,一天到晚都在写他那劣质的打油诗。”草薙葵终于干净地笑着,“吧,找我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却不得不找你。”这究竟该骄傲还是痛苦?当我无奈地诉着关于Leona和King的事情时,草薙葵不时欣赏风景般的笑意让我很是郁闷。

    “……讲完了?”草薙葵似乎把我的事情当成了故事,“按剧情的发展来,即将到来一个**,你怎么能打住呢?”

    “拜托,我这不就跑出来找你政治避难了?”生活和故事的区别在于——故事需要离奇,而生活不能故意如此。

    “把师门当避风港啊?”草薙葵大笑起来,“似乎,我又在你穷途末路的时候拉了你一把。”

    “就当是债多了不愁。”苦笑间,我不禁想起什么,“你打算把车开到哪里?”

    “……不知道,光顾着生气了。”草薙葵诚实起来和Leona有一拼,“倒是你,不会真想把信用卡还我吧?”

    “这……又有什么深层次的含义?”我不由习惯性地开始联想。

    “本来是没有的。但是我时侯对外人比较吝啬,把信用卡借你的事情在草薙城里被人当成了传奇,明里暗里流传了不少版本的故事。”草薙葵呵呵笑着,“总地来,他们认为你和我之间有不可告人的密切关系。”

    “啊?”天啊,怎么会这样!

    “我懒得一一澄清,反正就字面意义来,他们并没有推断错。所以,如果你现在把信用卡还给我,不定家族里某些人会为了‘情窦初开’的葵姐避免遭到始乱终弃的待遇而对你搞些动静出来——信用卡你还是自己拿着吧……我不缺钱,你却需要,起码,我不能让我的徒弟潦倒。而且,我相信你有飞黄腾达的时候,而今借给你的将来收个高利贷也算是一次风险投资。到时候赚得多明我慧眼识人,赚得少就当是挣零花钱。”草薙葵得有鼻子有眼,我却几乎吐血——这和血吸虫有多少区别?“对了,阳姐挺想你,叫我给你带一句话。起来那事情真麻烦,一句话用莫尔斯码交流愣是花了一个多时。”

    “什么话?”费时间?你是生手当然了。

    “她你的鹤摘还存在破绽,面对高手的时候最好不要勉强将攻防连贯。”草薙葵似乎又不高兴,“合冰,是嫌我当不好师傅吗?竟然背地里找阳姐请教?”

    “你不也承认她是‘阳姐’吗?”按草薙阳的话,你还是半吊子功夫……

    “所以我这次不追究你的阳奉阴违。”草薙葵头,旋即又咬了咬牙,“不过,还是不爽。”

    “……那你今天想怎样才能有好心情?”

    “……代替我打一架好了。”草薙葵将车开到一所学校里,“又是一个让人不爽的后辈,出手教训的话,手笔太大,憋在心里却又难受。”

    “……我不太能控制力道,不定会死人的。”

    “拒绝无效。我叫你出手,必然是经过考虑的。”草薙葵停车跳了出去,“你的对手也很有天赋,但我命令你,一定得赢。”

    “你的意思是,其实我很有可能输?”草薙葵又回到了往常的风格——让我警觉,“对手是谁?”

    “矢吹真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