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看书 > 其他小说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好人与坏事?

第一百七十一章 好人与坏事?

    面对我时,你敢于主动进攻,明你在压力之下能够保持清醒的头脑与执行的勇气;你的步法虽然存在破绽,却足以让我察觉危险而中途变招,明你在实战中有天赋的敏锐与准确。 .COM诚然,你诸多的摇摆不定让我几度犹豫于你的生存,但考虑到葵与你之间的关系,以及这次你表现出的素质,我将继续放任你们的交往,前提是你好好照顾葵,就算不屑于草薙家的立场,也得以葵的利益为重。否则,便猜测一下代价。

    以上,便是草薙京留给我的话,当阿葵一边喂我喝粥,一边笑脸如厣地讲述时,我当真吓了一跳。

    “你……的是真的?”虽然颇有些吃力,至少,我现在能清句子——不一样的血液就是不一样啊!

    “有什么不妥?”阿葵就差挤眉弄眼。

    “不……可是,这不像严格大家族族长的口气,倒似……一个托付妹妹于他人的兄长。”

    “他本就是我哥。”阿葵众忍不住破口而笑,“你知道他在交代这些话时有多焦头烂额吗?”

    “……什么意思?”

    “当时,我,矢吹真吾,以及哥哥的女朋友雪都在场。”阿葵仿佛在回忆那让她开怀的场景,“因为雪,哥哥不敢将话挑得太明;因为矢吹真吾,哥哥不好过分威胁;因为我,哥哥……他究竟是我的哥哥。”

    她倒是一脸幸福,却失手将粥洒在我下巴。

    “……值得如此失态吗?”看着阿葵歉然中仍隐不住笑意替我擦拭的样子,我不解。

    “我高兴。哥哥的那些话,你不觉得真的像在托付吗?”阿葵的声音格外响亮,“他即将置生死于度外,他本是到学校和雪道别,却因为一些误会而出那样的嘱托。多么可笑的误会,却让我真正的感动!哥哥,始终是关心我的,哪怕我一直……”阿葵再不下去,完全沉浸于自己的喜悦。

    这,便是阿葵的亲情?

    阿葵的出人意料虽然是家常便饭,但我还是第一次见她如此洋洋自得,如同摔在了蜜罐里。那放肆而真实的笑声回荡,那脸上映着窗外金色的阳光,那红唇白齿一张一翕,她……就像一个邻家妹妹。

    这一刻,她成了一道风景。而欣赏着这道风景的我,心绪牵扯着联想了许多……比阿葵更多。

    由于语言障碍,我与草薙京从没有过正面的交流,却彼此观察了很久。我观察他是理所当然,因为他是拳皇;他观察我,却是处于什么目的?哦不,更直接些,是始于什么时候?第一次见面?我和香橙潜入草薙城?还是,我第一次随雅典娜到日本便落入了他的视野?

    不同的答案意味着草薙京不同的心思与抱负,我不可能知道那答案,因为哪怕现在,他对于我来仍旧过于神秘,我对他的所知不过出于之前的游戏。

    那么,在草薙京的眼里,我又是怎样的一个形象?路人甲?角色?阿葵的配角?一个格斗者?有天赋的新人?有煽动性的危险份子?不管怎样,他对我动过杀机,而且这杀机几乎一直都存在,只不过我的所作所为始终都还没有突破他执行的底线……而现在,他终于直接告诉我这些。

    因为阿葵吗?看着阿葵依旧的幸福状,我却没心思去分析大家族的亲情是如何脆弱而珍贵,我只想弄明白,所谓的“以阿葵的利益为重”究竟是什么含义。阿葵的性格我是领教过多次的,可草薙京短短几句话便让这个理性得近于疯狂的女孩兴奋得忘乎所以,这……是他的能力,还是仅仅是他们的兄妹之情?

    从另一个角度,就我了解草薙家的两个女人来,就我知道的草薙家的滴来,能够成为草薙家家主的人绝对不能是平庸之辈——优秀仅仅是基本素质。可是,到了草薙京头上,这个优秀又是个什么程度?既然雪果真是他的女朋友,那么有一个似乎平凡的灰姑娘的爱情故事又表达了草薙京的什么信息……

    想着,我近乎混乱,但我又不得不去思考。因为我得生存,而我又没有什么生存的实力,想在夹缝中生存,我只能去了解那些有实力的人,并得到他们认同,至少,不让他们想干掉我——事实上,从我卷入八杰集与三神器的恩怨起,生存便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而草薙京,便是在与八杰集的对立最尖锐的代表——历史遗留问题,却必须按这该死的历史轨迹为起而继续演绎。

    于是,他为什么想杀我多少就顺理成章了。而今天他宣布放任我,多半是对自己与大蛇一战的不自信以及对阿葵的关心导致的产物——如果三神器最终战胜了大蛇,他绝对会掉过头来找我算帐——要么,画张鸳鸯图强行安排我与阿葵的事情做交代……这条路,阿葵肯定不愿意,我也不愿意;要么,他知道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然后……为了草薙家的名誉,杀掉我——毕竟,拥有疯狂之血的人想被允许成为草薙家的一员……算了吧。

    可是,我在思考草薙京的时候,究竟该侧重于他代表草薙家的立场,还是一个我尚不太了解的格斗家?

    “在想什么啊?”阿葵的话打乱了我的思索,而她,已经略微平静,又喂来一勺子米粥,“快吃吧,难得师傅喂徒弟。”

    “阿葵……你哥哥,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实在推测不了,我只好询问。

    “……一个好人……却一直在做坏事。”勺子停在半路,阿葵想了很久,终于憋出句微妙的话。

    做坏事的好人……品味着米粥,我依然不确定——这是指草薙京因为家族的有利益而不得不做很多违心的事?还是他想把事情办好,却达到了相反的结果?或者……

    “阿葵……你哥哥真的想杀我?”

    “我不清。”这次,阿葵答得很快,“不过,昨天嘛,哥哥本是想干掉你的,但我离你们很近,他担心波及到我才没有使用无式或者大蛇薙,而他所谓的一次攻击,便是他将手中的书卷抛在空中,直到落下的那段时间。所幸,你撑了下来。”

    “也就是,鬼燃烧、毒咬三式、独乐屠……他完全没有放水?”如果真是那样,起码可以明我的抗打击能力。

    “没错。不过,独乐屠是我帮你接下来的。”阿葵轻轻摇头,“我们离哥哥都还太远……而且,你还是先担心另一件事情的好。”

    “什么?”

    “今晚上,麻宫姐与King姐将来这里吃晚饭,顺便带你回去。”

    ;